l4md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網遊之王者再戰》-1665 隱神熱推-l5277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朦胧的思绪在意识的逐渐回归中渐渐消散,苏尔图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那不断闪过自己眼前的白色的光却是在无法辨认清晰的感觉中充斥着他的视野,就连耳边传来的声音也如同浸染在水中一样懵懂而又鼓噪:“你到底用了什么药来替代?我怎么感觉好像不怎么管用呢?”
“这你就不用管了,除非你连自由大陆上生长的草药都认识,还有——”
“等等,我从中嗅出了一点不一样的味道……你,难道你用了那个?”
“没错就是那个,看来你还是很懂行的嘛——唔,他醒了。”
穿越一八五
有些无力地偏了偏自己的脑袋,躺在简陋木床上的苏尔图试图将自己的视野移动到声音的来源上,朦胧中的一高一矮两道身体的轮廓随后也在他的面前凑近,面容与表情却依旧是如同搅在一起的浆糊般难以辨认:“啧啧啧,看看这迷茫的眼神……看来你的实验药物一号还是失败了呢。”
“嘁,本来我还抱着一点点希望和自信来着——他现在的意识是清醒的么?”
“我怎么知道,这种难以验证的问题……你自己问问他不就完了?”
“咳咳,咳咳——喂喂,苏尔图?能听到我说的话么苏尔图?”
光与影的转换在苏尔图的眼前不停变幻,让这名瘫软在床上的男子意识变得更加昏昏沉沉了,试图将朦胧的意识集合起来的他随后也咬了咬自己的牙关,那干涸的嘴巴也跟着张开了少许:“你……是……”
“他说话了说话了!看,老子胡搅蛮缠……呃不对,是实验一号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吧。”
“不要高兴的太早,这种状态我可比你了解得多,不信你可以再问问他。”
“再问问他?问什么?”
“比如说……喂,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么?”
宛如海底传来的回响,那声音在不断涌入的脑海中不停地来回摇晃冲荡,再度张了张嘴的苏尔图半晌都没有再说出自己的下一句话,只有那虚弱的气息与颤抖的嘴唇在段青的面前不停地闪烁着:“这种感觉就像是——”
“就像是酒还没有醒呢。”
端着下巴不停地观察着对方此时的反应,段青一脸后知后觉地抬起了自己的头:“这是怎么回事?还能出现这种结果?”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微微地摇了摇自己的头,站在一旁的老人拄着拐杖的背影也随之转向了一边:“不过我倒是能猜测出几分原因,想必多半是你那半成品的醒酒药而导致的呢。”
“这可是按照你的配方制成的醒酒药,结果你现在却告诉我它不管用?”属于段青的声音率先以责难的方式响起:“你知道这东西耗费了我们多少材料和金钱,耗费了我们多少的精力吗?”
竊夢成仙 黑色熊貓
“关我什么事?我让你们最后合成这么一个半成品出来交给我了么?不好好听话就自己动手——我一开始就说了后果自负了!”
“别……吵……”
低沉的声音随后响起在了一老一少两个人的耳边,那比之轻微许多的声音却是在一瞬间就吸引过了他们两两个差一点掐在一起的人的注意力:“让我……好好……休息一会儿。”
“居然真的能扛得住这份后劲。”观察着眼神依旧浑浊、面色也依旧呆滞的苏尔图的脸,凑近过来的艾尔德老人颇感兴趣地评价道:“虽然是借着外力的作用,不过能达到眼前的状态,你的这位族长意志力的确有够强大呢。”
“在成为族长之前,他还是那苏族里的第一勇士。”段青一脸面无表情地回答道:“不过若他只能恢复到这个样子,那与我想象中的结果还是有所差距的啊……算了。”
魔法門世界
“只要能正常对话的话。”黑暗中的灰袍魔法师稳了稳自己的心神,那整理着情绪的声音也随之再度低沉响起:“喂,苏尔图。”
“我是临渊断水。”
双手交叠在自己的身前,段青的脸上逐渐摆出了严肃的神情:“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不过现在情况紧急,所以我希望你能回答我的问题。”
“临渊……断水……”
似乎在辨认着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意义,苏尔图那苍白的面色与迷茫的眼神也跟着颤动了少许:“你……是怎么……”
“好了好了不要多话,只要你能认出我来就好。”伸手向着前方按了按,段青打断了对方的话:“如果可能的话,我也希望你能用更加清晰的回忆和语言向我描述一下,不过——”
“能否重述一下你最后的记忆是什么?”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然后又指了指风车外的某个方向:“你还记得自己参加宴会的细节吗?你是怎么变成这副样子的?”
“我……记得……”
似乎正在用尽自己的全力,躺在床上的苏尔图颤抖的表情与挣扎的视线也变得越来越挣扎了:“我……记得……那一晚……我去参加宴会……”
“呼兰巴托……与我们一同畅饮……”模模糊糊地说着不连贯的话,苏尔图的声音中夹杂着更多气息虚弱的感觉:“我们……谈了……有关那苏族未来……和呼伦族的事情……还有……风路……神山的资格……”
“瓦布族……拥有进入神山的资格。”
英雄聯盟之巔峰王座
狭窄而又安静的风车内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打断苏尔图那自言自语一般颤颤巍巍的声音:“那是……瓦布族……最后托付给我的希望,也是我用来向……呼兰巴托……提出的……交换筹码……”
亂世傾君策
“呼伦族……已经在……梅里德亚草原边缘……徘徊了这么久,他们一定……一定想要……这份资格。”这位魁梧的壮汉歪了歪脑袋,转向段青所在方向的眼神也变得艰难了许多:“风道已经……消失,现在是……最佳的机会……”
“那么他们同意了么?”没有来得及理清对方口中所说的这些内容究竟代表着何种意义,段青声音迅速地继续问道:“呼伦族同意了么?”
“没有。”明显松动了少许,苏尔图那不停挣扎的声音也变得低沉了下来:“他们说……需要得到神使的许可,只有神使……承认这份资格,他们才可以……”
“神使?神山来的神使么?”忍不住打断了对方的话音,段青的面色也变得更加严肃了:“他们长得什么模样?是男是女?是不是有一个拿着弓,另外一个穿着黑色的魔法袍?”
“我,我没有见到。”苏尔图的声音变得更加低落:“呼伦族的人……也没有见到,他们只知道……知道……”
“神使就在族中。”
最后的这几个字,魁梧的那苏族族长仿佛是用自己梦呓的呢喃说出来的,望着对方双眼再度紧闭的段青随后也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最后才将自己的下一个问题缓缓地说了出来:“每一个族中都隐藏着一位神使么?”
“不知道。”回答他的还是艾尔德老人淡然的声音:“草原上没有这样的规矩,要是果真存在,那对一个部族来说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我原本以为神山是你们风之大陆上最为神圣的地方,也是所有的草原部族都向往的最终之地。”依旧凝望着再度陷入沉睡的苏尔图,段青声音低沉地继续说道:“不过现在看来,你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与这份想象有所不同呢。”
“神山的地位在草原诸族的心目中从来没有改变,但神山对我们草原诸族的态度却在最近这段时间里一直变化着。”艾尔德回答的声音也变得更加低沉:“对于呼伦族目前的现状,我本人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但如果神山对此还有什么想法和意见的话……哼。”
“我还以为这设定是所有部族都存在的呢。”于是段青也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这位潜在的神使代表的意义可能就更加不同凡响了。”
名門棄少
“但是呼伦族的族长反而知晓这件事。”忽然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这位灰袍的魔法师惊醒着抬起了自己的头:“呼伦族的族长是哪位,那个叫呼兰巴托的么?”
“没错,那就是我们的族长。”艾尔德老人点着头回答道:“但以你们的这位苏尔图之前所说的话来看,宴会中使用了‘龙逆之血’的也不一定是呼伦族这一方了。”
“你的意思是说,是那位神使下的手?”段青抬起了自己的头:“为了阻止呼伦族获得进入神山的资格?”
“我可没有那么说,这都是你自己说的。”枯瘦如柴的手向着前方推了推,艾尔德立刻摇着头回答道:“如果这种声音败露,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啊。”
棄妃墻頭桃花多
“你到底有什么用?”斜着眼睛望着对方,段青摆出了一股鄙视的神情:“这个不知道,那个也不敢保证,平时连族内的卫兵都吓得连滚带爬的存在,到现在却连这种事情也怕了?”
“我只是怕麻烦而已!”老人梗着脖子将佝偻的身躯抬起了少许:“那个潜在的神使要是知道了我的身份,说不定又要跑过来对付——”
如同被掐着了脖子一样梗在了原地,老人那抬起的声音也在段青注视的眼神中戛然而止,用好笑的眼神望着对方的灰袍魔法师随后也适时地收敛了自己翘起的嘴角,同时闪身躲开了对方的拐杖斜挥而来的一记棍击:“滚!别再来这里烦我了!”
“我怎么可能滚,我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
“那就带着这个叫苏尔图的一起滚!这里没有你们的位置!”
“我要是搬得动,我还这么费尽心思帮你收集草药制作解酒剂做什么?最后甚至还没有完全成功——”
混乱的争吵声随后也在这座风车内渐次响起,那越来越响亮的声音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吸引过来越来越多呼伦族族人的目光,各自躲在帐篷中的他们探着脑袋望着快要被掀飞的风车车顶,最后齐刷刷地将目光落在了几乎被丢出到大街外的段青的身上:“——你这家伙!给我把苏尔图看好啊!”
“看个鬼!你以为我艾尔德是干什么的,给你当奴隶和佣人的吗?”
“又不是让你一直看下去,今天的事情也算是给了我们一点希望……我会再带药过来的!下一次的实验品二号绝对可以成功!”
“谁要管你!滚!滚出我的视线!”
骂骂咧咧地爬起了自己的身,不再理会那暴跳如雷老人声音的段青也拍打起了自己被丢在草地上的时候沾染的几片草叶,他用回瞪的方式将隐约呈现在帐篷中的那些观察的目光封了回去,然后才大方地甩开袍袖离开了这个地方:“嘁,又让这个家伙给丢出来了。”
“……”
“没关系,至少这一次证明了我们的研究非常有效。”
再度陷入了莫名其妙的对话模式,抹着鼻子的段青自言自语地低声说道:“至于效果嘛……也算是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情报,不是么。”
“……”
“我也不知道那个神使究竟是谁。”
眉毛皱起了少许,段青的目光也随着叹息的声音而向着昏沉的天空中望去:“不过在我的刻板印象中,‘龙逆之血’这种听起来就非常高大上的东西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能够掏出来的玩意儿,如果呼伦族达不到这种奇怪酒品的级别的话,那属于这个未知神使的嫌疑度自然就会上升。”
“……”
“你看,这就是我想要说的话。”
不知是听到了对方此时回答了什么,段青的嘴角再度扯出了一抹笑意:“按照呼莫卑的话来说,兽潮与呼伦族之间的争夺由来已久,若是神山将一名神使放在了此处如此之长的时间,那他们就不可能对发生在此地的威胁毫无察觉。”
“从这一角度上来说,神山绝对不是什么草原部族心目中的‘庇护之地’。”说到这里的他发出了一声冷哼:“至少神山不愿意保护寻求庇护的这些草原族人,他们放任这些人在草原上自生自灭呢。”
“……”
“唔,弱肉强食与生存法则吗?”
似乎听到了对方又一次的声音,这位玩家的表情又再度变得释然了起来:“你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这是一种用来筛选强大部族与适格部族的方法……嗯。”
“这样听上去,好像神山才是派出兽潮肆虐草原的一方呢。”

h8883火熱小說 網遊之王者再戰討論-1656 大單讀書-agjbs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你指的是哪个任务?”
想要离开的脚步停在了原地,段青的表情仿佛也随着周围气氛的凝固而停顿了一瞬间,他握了握扯住自己的雪灵幻冰冰凉无比的手,然后带着微笑转身问道:“是之前搬运货物的那些?还是修理风车的——”
“那些任务不是在昨天就已经报告完毕了么?”伸手打断了对方的话,呼莫卑转向这些玩家的表情依旧平静:“我指的是后来交给你们的第二部分,被你的队友拿来刮开火漆的那些。”
“那些啊,那些我们最近也正在努力。”抓了抓自己的脑袋,段青略显恍然地回答道:“我们已经清除了将近十个威胁点,消灭了一百多个敌人……你手底下的士兵没有向你们长老会报告这件事么?他们明明是跟着我们一起去的啊。”
“是你们跟着他们,不要搞错了。”淡淡地说出了这句话,呼莫卑随后也收起了直视对方的视线:“不过这件事我确实有所耳闻,你们的努力也已经受到了其他长老和勇士们的赞赏和认同……还有呢?”
“那个找寻娜希娅的委托呢?你们有没有发现她的下落?”
特意的指出和点明了这个任务,呼莫卑那望向段青的视线却依旧显得非常平静,被盯视着浑身不自在的灰袍魔法师随后也微微地晃了晃自己的肩膀,将手中的冒险者手册拿了出来:“没有,不过——”
“我们也算是调查出了一些情报和线索。”他点着自己冒险者手册上勾勾画画的字迹,眼中的光芒也开始明亮地闪烁:“我们首先调查了有关那位娜希娅小姐的一些信息,以现在的情报总合来看,这位小姐似乎不是呼伦族人士,甚至不像是一名草原部族中人。”
“她在几日前因为某种原因陷入了麻烦之中,最后消失在了呼伦族的权力中心——阿波伦附近。”灰袍的魔法师随后收起了自己的手册,将目光重新放在了眼前的长老身上:“所以你们的这则寻人启事,看上去更像是一纸通缉令,想要将这位闯了什么祸事的小姐抓捕回来。”
“不愧是人人口中言传的冒险者,调查的能力要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高很多呢。”不由自主地拍了拍自己的双掌,呼莫卑一脸自然地称赞道:“虽然与实际情况相比还是有一些差距和出入,不过也已经很接近真相了。”
“能告诉我们实际的真相么?”重新摆出了单手扶腰的姿态,雪灵幻冰歪着脑袋低声问道:“这位娜希娅小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她的确是闯下了祸事,如果那件事真的可以被称作是‘祸事’的话。”摊了摊自己的双手,呼莫卑的嘴角罕有地出现了一抹笑意:“然而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件事对我们部族的影响力并没有其他长老们所想象的那般巨大,所以‘追讨’的力度自然也没有你们所感受到的那样强。”
“是与某种石头有关么?”段青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一种叫做‘镇风之石’的东西?”
法師維迦
“……没错。”盯着段青望了望,呼莫卑那大方承认的话音随后也在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响起:“精彩,我要更正之前的话——你们的调查能力令人刮目相看。”
“只是随口一猜,毕竟我们是手头上的情报就那么一点。”段青无谓地耸了耸自己的肩膀:“不过先前我们跟随那苏族一同前来此地的路途上也发生了不少事,所以有一些情报是能对得上号的。”
“哦?说来听听。”
“镇风之石这个名字我在调查过程中只听到了一次。”
指了指呼伦族营地的另外一个方向,段青毫不避讳地继续说道:“乍一听这个名字就能够猜得到它的用途,想必一定也是与镇压风暴、阻挡季风侵袭等效果有关,不过如果真的是如此简单,那么各大部族里所拥有的风之石本身理论上也应该起到了相同的作用了才对。”
“我在调查贵族聚落的时候也有过注意,怎么说呢……不愧是草原上的大部族,风之石的储备确实令人惊叹,即使是向塔兰木一家那样的普通家庭,家中的风之石也是非常多的。”段青自顾自地继续分析道:“既然如此,一个有可能被供奉在阿波伦这样的地方、被众多长老所保护的石头,能够起到的用途恐怕就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简单了。”
“它应该是用来储存风暴的吧。”
灰袍的魔法师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冲着眼前的呼莫卑摊开了自己的手:“将不断经过这个地方的风系能量吸收,凝聚压缩在一个便于携带的范围内——这恐怕都可以称作杀手锏一样的存在了。”
“很大胆的猜测,我并不反感你有这样的想法和勇气。”依旧带着那一点点的微笑,呼莫卑冲着段青点了点自己的头:“不过——是什么启发了你会这样想?”
“当然是那座风车。”手指由自己所示意的方向收了回来,段青声音低沉地回答道:“那座风车里的装置——既然流经于风之大陆的风暴如此强烈,任何地表的完整建筑本来都不应该存在如此之久的时间,既然那不是你们来到此地的时候已有的古老装置的话,那就只能证明是你们亲手建起了那个地方。”
“呼伦族具备着古代科技与魔法传承的可能——这可不是一桩小事。”说到这里的灰袍魔法师再度摊了摊自己的手:“当然,如果让我这名魔法师兼炼金师有机会接近那块石头,好好地研究一下的话,我可能就有更多的信心可以确认这个结论了。”
“哼,哼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忍不住鼓起了自己的双掌,站在众人面前的呼莫卑随后也发出了越来越明显的笑声:“可怕,真是可怕,或许我一开始就不应该将你们这些冒险者放入族内,任由你们到处调查。”
“不过这些事告诉了你们也没什么。”他骤然收起了自己的笑声,重新挺起的身躯之上也散发出了一股自豪与自信的模样:“毕竟我们呼伦族已经在这个草原上足够强大,即便向整个大陆披露出自我强大的秘密和理由,你们也已经来不及对付我们了吧。”
“我们是风之大陆上少有的、将自己的古代历史与文明完全传承下来的部族。”他指着自己身后堆满了书籍和纸卷的帐篷和方桌:“许多大陆上的草原部族都是那些古代遗民们分化出去的部族,又或者是自生自灭的淘汰者逐渐茁壮成长起来的部族,很少有部族可以在这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保留自己的所有文明,以及一直维系着那个时代的古代科技。”
玄門 燕雀
“那个风车便是用来收集风元素的终端装置,是么?”望着对方的段青用低沉的声音继续说道:“它,还有布置在这个部族聚落其他方向的另外一些东西——它们将途经于此的风汇聚在镇风之石内,然后供你们使用,没错吧?”
仙筆 豬不叫
官場局中局
“没错,但是风现在已经停了。”点了点自己的头,呼莫卑的面色也已经重新恢复了镇定和正常:“我们不能被困于这无风之地,所以我们决定离开这个已经定居了很久的地方。”
“结果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镇风之石却不见了。”一旁的雪灵幻冰也终于像是弄懂了什么一般点了点自己的头:“所以你们才想抓回娜希娅,为了将镇风之石讨回来?”
“镇风之石并非天然形成的宝石,想要再次获得一块那样的石头非常麻烦。”点了点自己的头,挺直了腰杆的呼莫卑随后也将双手背到了自己的身后:“在即将出发的这个关键点,我们肯定不可能再去耗费人力和时间去再造一块,况且经过初步的确认,我们也判断出那个女人并未逃离聚落,只是趁乱在这个聚落内的某个地方藏了起来。”
“所以你们只是选择了一种更为简单合理的处理方式。”段青不由自主地点了点自己的头:“但这还是很奇怪——你们为什么要封锁消息?根据我这几天的调查情况,普通的族人们甚至都不知道阿波伦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很抱歉,我现在可没有心情讲这些故事。”抖了抖自己身上的灰白色部族长袍,收起了笑容的呼莫卑声音冷冷地说道:“那些普通的族人们也只管照顾好自己就好,知道得太多对他们来说可不算什么好事。”
“看来这句话对我们同样有效。”望着周围开始默不作声聚集过来的其他呼伦族的士兵,朝日东升将手按在了自己的刀柄上:“想要杀人灭口?别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人啊。”
“不不不,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脸上的面容逐渐恢复了平静,呼莫卑随后却是将逐渐形成的包围圈伸手挥散了:“要是不小心激怒了你们,让你们误以为已经无计可施,冲上来妄图用手无缚羊之力的我来当作人质,那就实在是得不偿失了。”
諜步江湖
“更何况现在是非常时期。”这位呼伦族的长老甩开了自己的袍袖,脸上的表情也依旧显得从容和自信:“我们可不会为了这种无谓的理由去找你们的麻烦,我们还需要你们继续帮助我们呢。”
“什么意思?”依旧保持着戒备的模样,雪灵幻冰声音清冷地问道:“你还在打着什么样的鬼主意?”
“如果你们还将我们想得那么坏的话,那就尽管由着你们好了。”没有在意眼前这几名冒险者散发出来的敌意,呼莫卑面色如常地继续说道:“不过——你么不会真的以为镇风之石与风暴的一同消失,只会带来这么一点点的不良效果吧?”
“……?”
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段青只是用严肃中带着疑惑的目光一瞬不瞬地望着对方,而呼莫卑也没有辜负他的这份无言的期待,自顾自地说出了自己的答案:“这样吧,你们不是冒险者吗?冒险者可是有冒险者的那一套规矩,这我还是非常了解的。”
“我们会再给你们一份委托。”他转身在自己帐篷前方堆满了书本与羊皮卷轴的桌台上翻找了一阵,然后取出了一张与段青等人之前拿到的任务委托看似相同的一张卷轴:“与之前的交换条件不同,这一次我们将会以呼伦族的名义,为这份委托准备一大份丰厚的报酬。”
“只要你们能帮我们完成的话。”
他用笔在展开的羊皮卷轴上大肆挥舞了一番,然后向着段青所在的位置抛去:“我很看好你们的能力,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这是——”
重生小夫妻
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四周,段青随后也将落下的视线放在了朝日东升与雪灵幻冰一同聚集过来的卷轴表面:“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慎重的表情闪过了一瞬间,呼莫卑这一次真正地转过了自己的身子,那刻意留下的背影此时此刻也透出了决绝的感觉,连带着那低沉的声音一同向段青等人下了逐客令:“好了,闲话已经聊得够多的了,请你们离开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向着自己身旁的两个人点了点自己的头,得到了肯定的段青随后也在转身离开此地的最后一刻忽然问道:“如果你们真的找不回镇风之石,你们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该怎么做怎么做,毕竟我们呼伦族的传承可不会这么简单地就败给别人。”依旧没有回过自己的头,属于呼莫卑的声音也响起在了段青的耳边:“不过……如果此间事情可以完美解决的话,我们倒也不介意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对你们宽宏大量一番。”
“我明白了。”
冲着那道背影行了一个注目礼,段青终究还是将自己的脚步迈向了自己身后的道路:“尽管我们之间的关系相处得并不顺利,不过——”
“我们会用自己的努力,换取你们最后可以付出的那些肯定与承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