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hss精彩玄幻小說 獵天爭鋒 線上看-第633章登島閲讀-5wuvs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商夏在登上通幽陆岛的时候,便已经发现手中的请柬与虚空中某处所在之间的呼应,似乎变得强烈了一些。
而这就意味着众人以通幽陆岛作为中转,的确是缩短了一部分与三合岛之间的距离。
尽管如此,因为始终不知三合岛在虚空当中的具体位置所在,为了保险起见,商夏还是直接将自己的祥云披风交给了楚嘉等四人使用。
楚嘉等四人原本仍旧忐忑,对于横渡虚空能否坚持到找到三合岛的那一刻仍旧没底,但谁都没想到商夏居然在这个时候放出了这样一件异宝。
望着那袭原本披在商夏身后的披风,如今却在众人眼前化作一团能够载人的祥云,楚嘉顿时大为不满道:“你这家伙,既然早就有这等宝贝,为何现在才亮出来?白白让我等担心了这么长时间。”
商夏笑道:“之前在天外穹庐,即便是有这袭披风,我却也没多少把握能带着大家找到三合岛,况且这袭披风就算化作祥云,最多也只能承载三四个人。不过现在我这心里却多少有些底了。”
楚嘉闻言目光一亮,道:“你能大约感知到三合岛的位置了?”
商夏摇了摇头,见得楚嘉目光重新转为失望,这才笑道:“但我能肯定现在三合岛距离我们更近了!”
商夏说着将请柬重新递给狠狠瞪着他的楚嘉,然而请柬在众人手中转了一圈又重新回到了商夏手中。
所有人包括柳青蓝在内,都不曾从请柬上感知到三合岛距离的拉近。
“你确定?”
现在敢于质疑商夏的,便也只有楚嘉了。
商夏明白应该是自己的神意感知的敏锐程度远超众人的缘故,于是道:“还是赶快熟悉一下祥云披风吧!”
商夏总觉得学院的三位老祖以及云菁等人有古怪,那三合岛交易会搞出这般大的声势,无论如何也不该派出眼下这点阵仗。
倒不是这些人便没有资格,毕竟修为都已经达到了四重天,但总觉得太过刻意了一些,就像是在故意针对商夏自己一样。
尽管一行人当中还有一个四阶第三层的柳青蓝,可实际上去往三合岛的过程当中,以她的修为来说也不过是自保有余,想要帮助他人却不能够。
好在商夏的手中除去“临渊破空符”之外,还有祥云披风。
在祥云披风化作一片祥云后,里面的空间堪堪可以承载楚嘉等四人。
更为关键的是,祥云当中的四人只需要轮流驾驭披风,便能够在虚空当中以不错的速度遁行。
这样一来便能够极大的延长四人在虚空当中的飞遁距离。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四人身处其中还能大大减缓体内煞元的无端散溢。
商夏初得祥云披风的时候,不过是将它当做一件用来辅助飞遁,以及用来收敛气机隐匿身形的奇物。
直至此番蛮裕洲陆之行过后,商夏才真正意识到祥云披风在星界虚空当中的重大作用。
有了祥云披风的帮助,通幽城一行众人在虚空之中寻找三合岛的位置便显得从容了许多。
無鹽女:不做下堂妻 李辰兒
所有人当中,商夏手持请柬循着那一缕微弱的感应在最前面飞遁领路,紧随其后便是驾驭祥云披风中的四人,而柳青蓝则跟随在最后。
一行人在森冷、孤寂的虚空当中遁行了很长一段时间,也许是两个时辰,也许是三个时辰。
沿途没有任何声响,也不曾有过任何遭遇,而商夏唯一能够感知到的便是,悬浮在他身前的请柬上的那缕波动又增强了许多。
九煞魔修 孤煙冷
就在这个时候,最前面的商夏却突然停下了飞遁的身形。
身后的祥云披风以及柳青蓝见状纷纷跟了上来。
一层薄薄的云雾散开,露出披风当中的四个人来。
“怎么不走了?”
楚嘉有些惊讶的问道。
后面的柳青蓝也沉声问道:“出了什么事儿?”
商夏指了指悬浮在他身前的请柬,沉吟道:“我感觉三合岛的位置在动!”
柳青蓝面色一讶,道:“速度很快?正在与我们拉开距离?”
商夏摇头道:“那倒没有,反而是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楚嘉在祥云披风中道:“那岂不是正好么?”
商夏沉吟道:“问题就在这里了,我感觉那三合岛移动的方向正好与我们相向,就像是专程来接我们一般。”
“这么巧?”
祥云披风中的云亦晨有些惊讶道。
齊天逆聖
当然不可能这么巧,而且所有人也不觉得通幽学院会有这么大的脸面,会引得整个三合岛主动前来迎接。
柳青蓝想了想,看向商夏道:“你打算怎么办?”
一行六人虽说是柳青蓝地位最高,但实际上这种时候看得还是谁的修为最高,实力最强,更何况从一开始寇冲雪便是将请柬交给了商夏的。
商夏想了想,笑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管来的是什么,我们只管迎上去便是。况且三合岛交易会事关两界融合,我便不信三位老祖当真都没有看着我们。”
商夏话音一落,众人俱都心中一松。
虽说他们这些人此番前往三合岛,从始至终学院的三位五阶老祖没有一人露面,但这却并不意味着三位五阶老祖便没有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如此又过了一个多时辰,祥云披风当中的四人两两轮流驾驭,从通幽陆岛出发到现在已经轮换了两轮。
便在这个时候,商夏忽然道:“来了!”
众人闻言纷纷抬头望向他们前进的方向的虚空,然而除了一片晦暗之外,却是什么都看不见。
不过众人却也并不意外,对于商夏自身的修为实力,他们现在却是极具信心。
天才少年
果然过不多时,数十里外晦暗的虚空当中忽然有一座庞大轮廓变得越发的清晰。
待距离越来越近之后,众人已经能够看清这是一座方圆至少在十里之上的半大浮岛。
只不过这座浮空陆岛似乎有些奇特,随着众人渐渐飞高,从高远处远眺这座陆岛表面轮廓的时候,就发现这座陆岛表面似乎以扇形呈现。
商夏望着这座陆岛若有所思。
身后的柳青蓝见状,催促道:“岛上似乎有人要来迎接……,可是发现有什么不妥?”
風月無關
“没什么!”
抗戰之鐵血傭兵
商夏笑了笑,转头道:“咱们也上去吧,也省得让人久候。”
一行人向着陆岛之上落去,在进入陆岛边缘上空的一刹那,原本悬浮于商夏身前的请柬突然自行向前飞去,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缓膨胀至一丈高低,而后便融入到了一层渐渐浮现的阵幕之上,形成了一座向内开启的门户,门户之内正是刚刚从岛内迎出来的三人,正站在那里恭候。
逃離無限密室 紫界
“有意思!”
商夏轻笑一声,当先落下遁光,从那道开启的门户当中走进去。
柳青蓝与楚嘉等人随后跟着,从门户当中鱼贯而入。
萌娃上門:後爹,娶我媽咪吧
而当所有人都踏上陆岛之后,众人身后的那道门户随即从阵幕之上脱离,而后重新化作请柬落在了恭候他们的三人手中。
蔘娃/參娃 決明
“贵客可是从幽州而来?”
在门户之后恭候众人的三人,为首之人头戴银冠,一身气息浑然天成,赫然也是一位四重天大圆满的武者。
只不过此时这位头戴银冠之人看向商夏的目光,却似乎显得更加意外和惊讶。
商夏朝着站在他身后侧的柳青蓝瞥了一眼,遂笑道:“我等正是奉寇山长之命,从通幽城而来!”
果然,一听得寇冲雪之命,不止是眼前的银冠武者,便是跟随在他身后的两位原本有些漫不经心的年轻武者也是脸色一正,神情立马变得郑重了许多。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寇冲雪的赫赫声威,那可是真刀真枪杀出来的,并不仅仅因为他只是一位五重天老祖。
况且寇冲雪杀得不是低阶武者,而是同阶高手,是站在整个苍宇、苍灵两界最巅峰的五阶老祖!
银冠武者拱了拱手,正色道:“在下神都教晨毓,身后这二位一位是未央宫三代弟子窦元成,一位是苍灵界北海玄圣派三代弟子云城子。”
商夏则道:“在下通幽学院商夏,这位是本院上舍教谕柳青蓝,阵堂楚嘉,还有云亦晨、姬毓、刘知道!”
对于商夏的介绍,银冠武者晨毓只是瞥了一眼,淡淡的道了一声“幸运”,随即注意力便重新回到商夏身上,道:“距离交易会开启尚需一段时日,诸位既然已经到了三合岛,可以先到处看一看熟悉一下环境,也可先到我等为诸位准备的精舍中稍事休息,这枚玉符可指引诸位前往。”
说罢,只见那晨毓手掌一摊,一枚玉符便从他的掌心之中飞出,径直落在了商夏的手中。
商夏看了一眼手中的玉符,笑道:“多谢了。不过在下尚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阁下。”
晨毓淡然而笑,道:“阁下请讲,这三合岛上但凡有在下所知,必不隐瞒!”
商夏微微点了点头,问道:“在下想要问的是,这里是真正的三合岛所在吗?”
商夏话音一落,他身后的柳青蓝等人就已经变了脸色。

lj48c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獵天爭鋒-第632章拖油瓶(求訂閱)-x2b32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商夏一头扎进通幽玄界的密室当中专心制符,待他出关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数月,竟然已经来到了神武历849年的年底。
此次再来到天外穹庐的那座凉亭附近,不远处的两界鸿沟看上去似乎又变得浅了许多,而凉亭之中也没有了寇冲雪坐镇。
而此时在凉亭的附近,事先已经有几人在这里等候,见得商夏出现便纷纷向着他望了过来。
商夏一看眼前几位倒也都算熟人,遂打招呼道:“几位长辈也都要去三合岛交易会吗?”
众人当中为首的柳青蓝看向他,语气幽幽道:“所有人都已经到了,现在就差你一个人了。”
商夏这段时间一直在闷头制符,对于玄界之外的事情倒是所知不多,遂笑道:“大家这是要一同前去?”
姬毓苦笑道:“通幽学院仅有的一张请柬就在你身上,你不来,大家便只有等了!”
商夏顿时恍然,连忙面露歉意道:“诶呦,对不住,对不住,小子刚刚出关,劳烦诸位长辈久候了。”
刘知道笑着开口道:“这都没什么,毕竟我们也都知道你最近一直在闭关制符,好在时间还来得及,并不算晚。”
霸道龍君快放手 戴兒
商夏则笑道:“前些时日还要感谢毓叔和知道叔送来的灵物,小子为此能省下大力气。”
姬毓闻言在一旁笑道:“能帮到你就好!”
刘知道也点头道:“其实这都是两家族长的意思,我们两个不过是跑腿办事罢了。通幽城四大家族同气连枝,理应相互照应。”
商夏则看向一旁的云亦晨,道:“云族长可好?”
云亦晨摇头笑道:“她老人家压根儿就没有返回云家,现在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她在哪里闭关。只是前些时日才传了消息出来,要我跟着诸位去一趟三合岛长长见识。”
柳青蓝这时开口打断众人,道:“好了,诸位寒暄也都寒暄过了,商量一下该怎么去三合岛吧。几位五阶老祖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看样子是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众人闻言都略感为难,在场之人修为虽然都在四重天之上,但真正在天外虚空当中有过飞渡经历的,其实也就只有商夏和柳青蓝二人。
跟随柳青蓝一同前来的楚嘉,虽然也曾前往蛮裕洲陆,并且还是通幽陆岛的掌控者,但她却是一直都呆在陆岛之上,受到所有人的严密保护,根本不曾有过离开陆岛飞渡虚空的经历。
至于其他三人,云亦晨、刘知道和姬毓,更是只有四阶第一层的修为。
若非是知道三合岛距离天外穹庐不会太远,别说四阶第一层的修为,便是楚嘉那般四阶第二层的修为,暴露于虚空之中恐怕都会面临极大的风险。
商夏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凑巧,还是学院的三位五阶老祖有意为之,但就眼下的情况下,除非有人愿意主动退出,否则说不定这一行六人还不等找到三合岛,就已经精疲力尽迷失在虚空当中了。
不要以为那三合岛交易会有着两界三大宗派的背书便不会有危险,只看他们将交易会的举办场地放置在天外穹庐之外的虚空当中,便能知道他们是有意设置门槛,要一些不够资格的人或者势力知难而退。
眼下通幽城这六个人当中,柳青蓝和楚嘉代表的是通幽学院,商夏代表的自然就是商家,而姬毓的背后是姬家,刘知道得刘知远授意而来,云亦晨同样也是得到了云菁的通知。
“能够确定三合岛的具体位置所在么?”
楚嘉向着商夏开口问道。
眼下这些人当中,每个人都有各自代表的势力,唯独楚嘉这一次是自己主动要求前往增长见识。
作为通幽学院唯一的大阵师,楚嘉与商夏这位大符师可谓是一时瑜亮。
据说楚嘉的请求递上去之后,却是寇山长亲自发话同意。
最弱功德系統
但如果众人真要是因为人数太多而无法前往三合岛的话,那么第一个需要离开的恐怕就是楚嘉自己。
商夏知道她想要从那张请柬上定位三合岛在虚空当中的具体位置,从而降低横渡虚空的难度,遂直接将请柬递了过去,道:“难,你可以自己看看!”
楚嘉将那请柬打开翻检了片刻,最终摇了摇头将之还给了商夏,道:“手段很高明,只能用来指引方向,无法定位具体的位置。”
云亦晨笑道:“那看样子只能强行尝试一番了,说来我之前虽然曾在陆岛之上坐镇了一段时间,可那却是直接被寇山长送到了那里,肯定不曾有过横渡虚空的经历。”
不仅仅是云亦晨,这个时候便是姬毓和刘知道脸上都有几分忐忑。
誘愛成婚
但他们却都知道,此番真正能够决定他们能否去往三合岛的只有商夏和柳青蓝,甚至可以说只有商夏一人!
如果商夏不愿意,那么除去柳青蓝之外的其他四位,恐怕都要从这里打道回府。
商夏其实也在沉吟究竟该怎么做。
他倒是的确有办法带着其他人一块去,最简单的方法便是给楚嘉等人没人发一张“临渊破空符”。
有这张武符相助,商夏至少也七八成的把握,在请柬的指引下找到并将所有人带到三合岛上去。
玄火淩天
然而商夏如今身上的“临渊破空符”总共也就只有六张,而且此符还极有可能是他在交易会上进行交易的重要筹码,这要是一下子便用掉了四张,他还不心疼死?
總裁請立正:叛妻的誘惑 昕遊
便在这个时候,楚嘉忽然开口道:“我们为什么不先去自家陆岛之上,然后再想别的办法?”
众人闻言顿时目光一亮,却是忘了这一点。
商夏也是笑道:“我们虽然不知道三合岛的位置,但却知道通幽陆岛在虚空中的什么地方。况且先去陆岛之上落脚,不但有可能缩短去往三合岛的距离,还能让诸位先行对横渡虚空进行适应。
众人稍作准备之后,便在柳青蓝和商夏的护送之外,直接驾驭煞光冲出天外穹庐来到了虚空当中。
exo:練習生 幻覺mama狼
而当众人在天外虚空回望的时候,却发现身后的位面世界看上去就像是两个放在蒸笼当中没有彻底切开却被蒸熟的馒头。
同时让众人感到诧异的,还有在他们出得天外穹庐之后,这才发现两座彼此交融的位面世界,看上去似乎并不太大的样子。
“不是苍宇、苍灵两界本身太小,而是位面世界扭曲了它周围的虚空,当我们离开天外穹庐的一刹那,就仿佛远离了两座位面世界千万里一般。”
柳青蓝向云亦晨、姬毓和刘知道三人解释道。
在经历了一开始的慌乱和适应之后,在商夏和柳青蓝的帮助下,其他四人很快慢慢适应了在虚空当中飞渡的过程。
不过同时他们也都发现,四周的虚空当中没有半点天地元气进行补充,而他们的身体却像是一个筛子一般,体内的煞元正源源不断的自行向外散溢。
与此同时,他们还需要驾驭遁光,维持飞遁过程当中的煞元消耗。
照这样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他们自己就要先油尽灯干了。
不过众人既然已经出了天外穹庐,自然没有怂到立马转身返回去的地步,只能继续咬牙坚持。
而商夏与柳青蓝则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分别从两侧陪着众人一同在虚空当中飞遁。
天外穹庐的凉亭边儿上,就在商夏等人离开之后不久,商博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那里。
只见他朝着众人离开方向的虚空眺望了一会儿,随即便笑了一笑,而后身形便突然又消失不见了。
商夏与柳青蓝等人自然不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其实一直都在学院三位五阶老祖的注视之下。
这个时候,商夏正向楚嘉等人解释道:“……因此,只有在炼化了第三道本命灵煞,武者的修为达到四阶资深武者的程度之后,不但肉身在本命灵煞的滋养下进一步强化,武者自身对于体内煞元的掌控也更进一步增强,同时在更加敏锐的神意感知的帮助下,武者才能够在横渡虚空的过程当中,将自身的损耗降到最低。”
说到这里,商夏语气微微一顿,这才道:“这也是为何当初陆岛回归途中遭遇灵裕界武者截杀之后,只有四阶资深武者才能够在陆岛外的虚空与对手拼杀,而其他人只能留在陆岛上加强守护大阵的缘故。”
有着商夏和柳青蓝的陪护,众人一行花费了一段时间,总归是有惊无险的登上了通幽陆岛。
此时在通幽陆岛上坐镇的仍旧是两位四阶武者,一位还是宋幽,而另一位接替云亦晨的则是盖青竹。
再次见到盖青竹的时候,商夏发现这位曾经有过一场大机缘的武者,此时已然是四阶第二层的修为。
就在其他人专心恢复体内损耗煞元的时候,商夏却与盖青竹聊起了两界战域如今的形势。
在通幽学院将注意力投向蛮裕洲陆的那两三年时间里,一直坐镇两界战域与苍灵武者抗衡的,便是这位四阶高手。
直到最近通幽学院的高手回归,人手充裕之后,盖青竹才被寇山长从两界战域轮回至这里清修。
風吹過我們的約定 勻如墨
待楚嘉等人调整好状态,重新恢复了巅峰之后,柳青蓝便开始催促众人尽快横渡虚空寻找三合岛。
尽管众人之前有过一次横渡虚空的经历之后,但心中其实多少还是没底。
便在这个时候就见商夏施施然的走了过来,直接从身后甩出了一物,道:“你们四个且用这个,我与柳教谕两人在前面为你们引路!”

om964精华小說 獵天爭鋒 睡秋-第631章交易會臨近讀書-36rbf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商夏清楚的记得,上一次在玄界之中制符的时候,商夏以三十五张四阶符纸,最终成符共计一十四张,成符率才刚刚达到四成。
然而即便如此,在当时也已经震惊了整个通幽学院。
之后在向符堂上缴武符的时候,符堂上下甚至还特意进行唱符,更是在整个通幽城都引起了轰动,甚至让通幽学院拥有了一位大符师的消息都传到了幽州之外。
然而仅仅不到三年的时间过去,商夏现在以三十四张四阶符纸成符二十一张,成符率达到了令人恐怖的六成!
要知道,到了商夏这般大符师的境界,成符率每提升一点都几乎可以说是在制符术上的巨大突破,更遑论他这一次一口气将成符率提升了两成!
这个消息如果再传出去……
商夏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暂时还是保持低调的好!
在玄界之中进行修养恢复的商夏,随手将一张制作精良考究的请柬打开,只见上面有一行字迹自行浮现:“兹定于七日之后,于天外三合岛举办苍宇、苍灵两界交易会,敬请光临!”
这张请柬发出动静是在七八日之前,当时商夏正全身心的投入到“神引定身符”的制作当中,无暇顾及其他,只看了一眼便随手丢在了一边。
不过他隐约记得当时这张请柬上写的却是“兹定于十五日之后……”,如今这“十五日”却变成了“七日”,这请柬却是还带倒计时的。
待得商夏渐渐从制符的疲惫当中恢复过来之后,天外三合岛交易会也只剩下了最后三日时间,商夏决定在去往那里之前,还是先将手中这一批四阶武符的归属分一分再说。
商夏此番制成的二十一张四阶武符当中,共计了“金阳烈火符”两张,“千阳剑符”两张,“临渊破空符”八张,“游身灵盾符”三张,“千机引煞符”两张,“元煞引雷符”两张,“神引定身符”两张。
余生陪你瘋 蘇鴨子
商夏先是召来了符堂的范远辉,将一张“千阳剑符”,一张“临渊破空符”,一张“游身灵盾符”,一张“千机引煞符”,以及一张价值最高的“神引定身符”,共计五张不同的武符交给他。
就制符术而言,符堂目前对他的支持力度最大,商夏自然也要全力进行回报。
然后又取了一张“元煞引雷符”交给跟着范远辉一同前来的任欢,后者拿到之后顿时喜形于色。
符醫天下
别看商夏在通幽玄界闭关这段时间,一口气便制成了二十一张四阶武符,便觉得这些武符显得泛滥平常。
可实际上,每一张四阶武符对于同阶的四阶高手而言,都不啻于一道保命的杀手锏。
实际情形大可以参考商夏最初前往蛮裕洲陆,而通幽驻地正巧遭遇入侵的时候。
当时商夏身携多张四阶武符救场,连杀击杀多位蛮裕洲陆本土四阶高手,几乎是以一己之力避免了整座驻地被打破。
事实上,整个通幽学院也就因为有了商夏这么一个不可以常理度之的大符师,其超高的成符率让整个通幽学院以往都难得一见的四阶武符,一下子变得似乎不再那么让人感觉神秘和高端,但这却丝毫不会影响到四阶武符的真正威力的大小。
再一口气送出六张四阶武符之后,关于大符师商夏再次制成大量四阶武符的消息,便已经在通幽学院的高阶武者当中传开了。
不过这一次商夏对于成符数量守口如瓶,便是有上门求符之人,也都是以早有预定而婉言谢绝,使得所有人都不清楚他此番制符的成符率究竟如何。
商夏在通知符堂的同时,也顺便将消息通知了商家。
原想着这一次来得不是商泉便是商泰,却不曾想商溪亲自找上了门来。
“你也不想想,这里是通幽玄界,他们两个能进得来?”
商溪一见到商夏满脸的惊愕,便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遂直接嗔怪道。
商夏笑着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道:“最近这段时间制符制得脑子都有些发懵,连自己身在哪里都忽略了。”
商溪见得他一脸的轻松,笑问道:“怎么,这一次制符还算顺利?”
“当然顺利,这一次我制成了二十一张四阶武符,成符率超过了六成!”
作为与商夏最为亲近之人,他不会在这一点上隐瞒自己的亲姑姑,甚至言语之际神色间还颇带有几分洋洋自得之意。
天行緣記 楚楓楠
“多少?二十……,六成成符率?”
商溪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大侄子,口中“咝咝”的倒吸着凉气,片刻之后才忽然反应过来,压低了声音道:“这件事情还有别人知道吗?”
商夏笑着摇头道:“目前只有姑姑一个人知道。”
商溪了然的点了点头,对于亲侄子表现出来的亲近很是满意,然后还不忘叮嘱道:“不要说,谁问都不要说!六成的成符率,乖乖,我要是五重天的老祖,知道这个消息后,肯定会千方百计亲自来幽州抢人!”
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商夏想了想,这种可能还当真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前提是商夏于四阶武者的超高成符率的消息外泄,同时对方能够扛得住通幽学院的三位五阶老祖,尤其是寇冲雪这个杀神。
见得商夏面色略显凝重,商溪笑道:“怎么,知道害怕啦?”
商夏苦笑道:“姑姑这一次提醒的是!”
網遊之新石器時代
商溪笑道:“那就赶快进阶五重天,最好再成为五阶大符师,我就不信还有人敢对付你!”
商夏一时间有些愕然,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商夏见状笑道:“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那些武符,你打算怎么分?”
说到正事儿,商夏立马神色一正,道:“燕氏部族送了三张符纸来求符,按说随便给他们一张四阶武符便可,但人家又送了一瓶四阶血墨,却是要额外加些东西聊表心意了。”
商溪笑道:“那还不简单?你手上肯定有用来练手的三阶武符吧?随便拿几张出来便是了。”
商夏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我打算送他们这张四阶武符。”
應孕而生
说罢,商夏递给了商溪一张新制的四阶武符。
“这是……临渊破空符?”
商溪虽不懂制符,但对于商夏所掌握的高阶武符传承还是有所了解的,自然也能够识得“临渊破空符”。
商夏点了点头,道:“此符如今也算平常,但三合岛交易会之后,说不定就会变得不平常了。”
商溪如今虽然尚未进阶四重天,但作为商家最为核心的嫡系族人,关于三合岛虚空交易会之事,自然也是有所耳闻的,但更为具体的细节也就不知道了。
商溪点了点头,道:“那么剩下的便是商沛的人情了。”
商夏对于商溪直呼商沛其名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道:“太行联盟十二张四阶符纸,我便送返它四张四阶武符,大家两不相欠。”
说着,商夏便从一摞封灵盒当中抽了四只出来,里面分别盛放了一张四阶武符,分别是两张“金阳烈火符”,一张“千阳剑符”,一张“游身灵盾符”。
论及商夏此番所制的二十一张四阶武符当中,价值最低的应当便是这四种武符。
而后商夏又抽了两只封灵盒出来,道:“三姑只身一人身处太行联盟之中,势单力薄,还是有必要增强一下自身战力的,这盒子里面的两张武符便交给她。”
商夏送给商沛的两张武符分别是一张“游身灵盾符”,以及一张“千阳剑符”,一攻一守倒也足够她目前的修为所用了。
商溪面无表情的将两只封灵盒收了起来,道:“行,反正你这个大符师的成符率高,只要你舍得!”
商夏“嘿嘿”憨笑一声,然后又取出了一张“元煞引雷符”道:“这张武符威力不俗,通常便是四阶资深武者都不敢硬挡,麻烦姑姑放于家中备用。”
然后不等商溪伸手接过,商夏便立马又取了一只封灵盒,道:“这张‘千机引煞符’却是侄儿专门为姑姑所制。”
商溪脸色总算好看了许多,道:“总算姑姑没白疼你,不过这‘千机引煞符’……”
商夏连忙解释道:“此符有引煞的功效,对于天地灵煞的收集颇具奇效!姑姑眼瞅着也要为进阶四重天做准备,有这一张武符,关键时刻或许能够帮得上忙。”
在将商溪送走之后,商夏这才有心思查看目前剩下来的四阶武符,这些才是最终归属于他自己的东西。
目前他所能够支配的四阶武符仅剩下了七张,其中六张都是“临渊破空符”,仅剩的一张“神引定身符”还是他特意留下来的。
这便是大符师,尤其是像商夏这般拥有超高成符率的大符师真正厉害的地方。
从始至终,商夏自己没有出一张符纸,没有出一份符墨,就连符笔都有一支是归属于符堂名下的。
然而最终制符完毕之后,商夏自身却能够落下七张四阶武符,且还能从求符之人的身上收获人情。
我家後院是異界
要知道这还是因为商夏在处置那二十一张成符过程中极为大方的情况下,否则商夏得到的四阶武符数量只会更多。
…………
三日的时间很快过去,当商夏再次通过玄界进入天外穹庐的时候,却发现通幽城此番前往三合岛的人似乎还不少。

70d38超棒的言情小說 獵天爭鋒討論-第628章訪客(求訂閱)-04w8n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商夏从学院出来一路回到商家,早已得到消息的商渐、商溪、商洋、商泉、商泰等家族有头有脸的人物便已经迎了出来。
商夏连忙告罪道:“怎敢劳烦诸位叔伯亲自相迎,侄儿愧不敢当!”
然后商夏又看向九叔商洋,道:“九叔修为更进一步,可喜可贺!”
商洋尴尬一笑,道:“六侄儿莫要取笑,你九叔我自家晓得自家事儿,我在武道一途上怕是不成了,日后只希望你能提点一下你那两个不成器的堂兄弟,九叔我就感激不尽啦!”
神門 薪意
商夏笑道:“都是自家人,哪里还用得着谢不谢的?”
商溪则调侃道:“你九叔年纪不大,说话却这般老气横秋,小夏,他这是在怕你记仇呐!”
“哪里的话,哪里的话!”
商洋连忙摆手,佯装害怕,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众人从商府大门一路说笑来到后院,后面还有一大堆家族的后辈子弟,以及旁支族人跟随。
尤其是与商夏同辈的几个堂兄堂姐堂弟堂妹,望着前面与他们的父辈有说有笑的商夏,心中各自五味陈杂。
一种族人寒暄过后,约定晚上设宴再热闹一番,这才纷纷散去,而商泉和商泰二人则借故留了下来。
“符堂的制符大匠任欢任先生,还有一位任百年任先生上门拜访,如今二人都在偏厅等候。”
商泉向商夏说道。
“哦?”
商夏连忙起身,笑道:“快请,快请!”
任欢和任百年二人被请到正厅的时候,远远的便看到商夏亲自出来相迎。
一行人落座奉茶,任欢便直接笑道:“原在你回来的第一天我便得了消息准备上门拜访,却不曾想你居然当日就在符堂开了法会,宣讲制符之道,而且这一讲就是五天,好大的场面。你却不知便因为我与你有些交情,那几日不知有多少人寻到我的门路,想要让我带着他们进入符堂听讲。”
说到这里,任欢又看向了在一旁作陪的商泉和商泰二人,笑问道:“想来二位受到的骚扰比我更甚吧?”
商泉、商泰二人闻言陪着大笑,不过却是面带得色。
那几日商夏作为大符师在学院符堂宣讲制符之道,的确是令整个商氏家族商夏与有荣焉。
商夏却不欲再在这件事情上多讲,众人笑过之后,他才看向任欢道:“任兄如今也进阶四重天了!”
任欢“嘿嘿”一笑,道:“这还是托你的福,这两年两界战域中的异兽频繁异动,学院有目的的组织进行猎杀,我因为懂得制作四阶武符而特意被符堂推荐参与行动,总算有机会得到天地灵煞奖赏,侥幸进阶四重天成功。”
商夏笑道:“这也是任兄自身修为到了,早有准备的缘故。”
因为蛮裕洲陆之事,通幽学院近乎孤注一掷般,抽调了大部分四阶武者前往域外,致使学院在幽州以及两界战域的守备空虚。
为了填补高层战力的缺失,这两三年来,学院加大了四阶武者的培养力度。
而有组织的猎杀两界战域中的四阶异兽,便是为了夺取这些异兽身上的天地灵煞。
任欢便是趁着这个机会,一举拿到了进阶四重天的资格,并最终进阶成功。
任欢“哈哈”一笑,道:“今日前来除了恭贺你从域外返归之外,还有一件事情却是来找你帮忙的。”
说罢,任欢直接从袖口当中取出一只封灵盒,道:“这是我平日里制符积攒下来的三张四阶符纸,均为异兽皮所制,按照大符师的规矩,向你求取一张四阶成符。”
非正常人類事務所 月池
商夏一怔,迟疑道:“任兄,不必如此……”
任欢如今已经是四重天武者,在学院的地位也已经位列中上,自然有资格知晓一些事情。
同时任欢早在两年多之前,便已经知晓商夏在制作四阶武符上的成符率,早已大大超出了三成这个基准线。
如今两年多的时间过去,商夏修为暴增,其制符术定然也只会越发的精湛。
他此番送上三张四阶符纸,名义上说是向商夏求符,实则却是为了给他送去三次制作四阶武符的机会。
况且“三纸成一符”乃是大符师对外的规矩,以任欢与商夏之间的交情,自然不可能按照这个规矩办事。
刀尖上的大唐
不料任欢却伸手止住了商夏嘴边的话,道:“商兄,一切待你此番事成之后,咱们再论其他,如今你万万不可与我客气!况且,我也是真的想要同你求符来着。“
嬌妻難訓
商夏略一沉吟便笑道:“那好,我便不与任兄客气!任兄且说一说,想要一张什么符?”
任欢对此也早有计较,当即道:“我新晋四重天,自身也不善厮杀争斗,自然需要一张威力可观的武符,嗯,此符一经激发声势一定要大,攻击的范围也要广……”
说到这里,任欢有些不大好意思道:“商兄,我这要求是不是太过苛刻了些?”
商夏笑道:“无妨,我这里正巧有一道‘元煞引雷符’符合你所需!”
“元煞引雷符”,无论是从其制作难度,还是从其威力上来讲,在商夏所掌握的十余道四阶武符当中都名列前茅。
任欢喜道:“那就麻烦商兄了!”
任欢此行目的已经达到,寒暄片刻之后便告辞离开。
这个时候,商夏才看向一直端坐在下首不曾开口的任百年,笑道:“怠慢任前辈了,这些时日不知前辈已经将族人安顿妥当?来这苍宇界是否还能适应?”
任百年在目睹商博进阶五重天成功,再加上来到苍宇界这些时日的耳濡目染之后,在面对商夏的时候却是显得越发的恭敬了,他甚至有些羡慕那位刚刚离开之人与商夏之间的交情。
听得商夏询问,任百年连忙道:“小友言重了,老朽愧不敢当!此番任某阖家能来上界定局,便是天大的造化!这里天地元气充沛,各类修行资源之丰富,早已令我任氏上下眼花缭乱,哪里还有什么不适应?只恨来得太晚!”
商夏闻言大笑道:“前辈适应就好!前几日晚辈还在学院当中看到了任氏子弟和蛮裕少年也有入学院外舍者,这却是极好的。”
说到这里,商夏忽然想到了什么,遂开口问道:“对了,前辈族人如今在哪里居住?可有需要商家相助之处?”
數碼世界之重生小妖獸 殘戈
任百年连忙道:“有劳小友挂心,有学院出面安排,任氏如今与一部分本域之人暂时在城外三十里处聚村而居,一应房屋器具田土都已支应妥当,出入通幽城也很方便。”
商夏点了点头,道:“那就好!不知前辈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任百年笑道:“一来自然是要拜访小友,谢过小友这一路以来的照应,二来则是为了此笔!”
说着,任百年将一只长条状的盒子从袖口取出并打开,一只笔杆呈现出白玉光泽的符笔正躺在盒中。
商夏有些惊喜的站起身来,道:“前辈已经将白骨符笔修复了吗?”
任百年微笑道:“幸未辱命!”
商夏脸上喜色更甚,直接伸手将白骨符笔取出,体内一点煞元流动注入符笔之中,顿时便有一种如臂使指的感觉生出。
商夏可是记得,在白骨符笔修复之前,其勉强只能当做一支中品符笔使用,且使用过程当中消耗的煞元却不比上品符笔差多少。
如今这支符笔拿在手中,尽管商夏还不曾亲自制符,但却已经能够断定这支符笔的品质不在符堂收藏的那支上品紫竹笔之下!
陛下如此多妖 木子槿
“好,好,太好了!”
商夏是真的非常高兴,对任百年道:“前辈就凭这一手修补利器的技艺,便足以令通幽城诸多拥有上等兵器的武者趋之若鹜!”
苍宇界的资源丰沛虽远在蛮裕洲陆之上,但能够拥有入了品阶器具的武者仍旧只占少数。
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武者对于手中的利器都是呵护备至,然则这一类器具本就多用于争斗厮杀,破损消耗本就是不可避免之事,却又难以付出代价换取崭新之物,那么对趁手兵器器具修修补补自然才是常态。
任百年笑道:“老夫也正欲在城中租占一地,既为家族开辟一些进项,也为加快融入此界此地,只是苦于没有门路,此番上门也是厚颜相求而来。”
商夏“哦”的一声,转头看向一旁的商泉、商泰。
商泰开口笑道:“此事不难,商家在城南街口便有一处店铺,面积不小,租金也便宜,任老前辈可派遣家族子弟前去一观,看是否合用。”
“合用,定然合用!”
彪悍娘親
任百年连忙道:“能在城中有一处落足之地便足矣!家族之中正巧有两个晚辈,手艺虽不及老夫,但修复低阶器具物品倒也熟练,可派遣二人常驻。”
商夏见得此事已然无碍,遂问道:“前辈接下来是何打算?学院对此可有安排?”
不等任百年回答,一旁的商泉便笑着插话道:“小夏可能还不知道吧,任老前辈如今已经加入了器堂,同时还在教谕司兼任上舍副教谕。”
薔色山河 月斜影清
“哦?”
商夏闻言笑道:“那可要恭喜前辈了!”
燕素娥要在通幽学院担任教谕司的三舍副总教谕,名义上算是祖父商博的副手;如今任百年也要在教谕司担任上舍副教谕,算是柳青蓝的副手。
这二人无论是修为实力,还是身份地位,通幽学院都已经给予了足够的尊重。
在任百年告辞离开之后,商泉忽然向商夏禀报道:“三日之前,姬毓和刘知道同时上门拜访,并各自留下了一份重礼,说是赠送给你的,我等正不知该如何处置,五叔却叫人传话来说尽管收下便是。”

7o2f9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獵天爭鋒 ptt-第627章意外之喜展示-zk8mx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商夏前来阵堂向楚嘉请教有关“五行玉”的事情,倒也不是一时间心血来潮。
他也曾在天外穹庐向寇冲雪、商博等人请教关于“五行玉”的事情,毫无意外的得到了否定的答复。
无论是寇冲雪还是商博,都不曾见到过能够将不同本源属性融为一体的灵物,就更不用特指金、木、水、火、土五种本源属性的灵物了。
只是没有了作为使药的“五行玉”,商夏的进阶药剂势必不能调合五行平衡,自然也就没有办法进阶五行境五重天。
通幽学院当中,论及见多识广,一是藏经阁藏有大量文献图册,二则在世情司,其三便可能要属阵堂了。
阵师在布置阵法的过程当中,往往需要的布阵之物千奇百怪,因此,每一位阵师都称得上是一位博物者。
作为阵堂唯一的大阵师,楚嘉的博闻强识自然也是所有阵师当中的佼佼者。
听得商夏尽可能的将“五行玉”可能拥有的属性、特质描述出来之后,楚嘉“咯咯”笑道:“还真有!”
商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说实话,商夏此番造访楚嘉,原也不过是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纯粹是不愿错过任何机会罢了,根本就没指望着能在阵堂这里找到答案,最多也不过是请求他们帮助自己留意类似之物。
商夏原本待离开阵堂之后,便去拜访张好古,拜托他在藏经阁查找有关“五行玉”的记载。
首席總裁的逃妻
然后再去世情司,同样拜托他们能够在苍宇界为自己留意类似灵物的消息。
可商夏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这里刚刚说完,楚嘉那里居然就给了他肯定的答复。
商夏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以至于他有些不大确信道:“先生,请问您刚刚说什么?”
见得商夏急切的表情,楚嘉笑的越发的恣意,道:“我说,还真有!”
商夏犹自瞠目结舌,但闪烁的目光却似乎有些不大相信。
一生三變 王蓉
楚嘉一眼便看出商夏心中所想,顿时语气一沉,道:“怎么,你不信?”
商夏闻言如梦初醒,连忙恭敬揖首道:“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嗯,孺子可教也!”
楚嘉似乎很享受商夏在她面前恭敬的模样,然后才收敛了脸上的戏谑,正色道:“你想要的若是天生蕴育的灵物,那所谓的‘五行玉’或许有,但我还真没有见过……”
楚嘉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片刻,见得商夏脸色难看,这才笑道:“不过你若不纠结于天生天养之物,我倒是能给你做一个出来!”
楚嘉的话音刚落,便见得商夏整个人已经陷入了呆愣当中。
商夏这个时候已经意识到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误区,四方碑虽然给出了进阶配方的使药用的乃是“五行玉”,却似乎并未强调此物必须是天生蕴育而成的灵物。
“五行玉”在进阶配方当中的主要功效便是为了调合并平衡五行本源。
若是能够做到这两点,那“五行玉”本身是否为灵物,又能有什么关系呢?
为了防止出现失误,商夏再次于四方碑碑体之上将“五行顺逆阴阳膏”的配方仔细查看了一遍。
在“使药”一栏当中,只有“五行玉”三个字。
反倒是在臣药和佐药两栏当中,则着重强调了五阶和四阶之物均为“灵物”。
“喂,你在想什么,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楚嘉不悦的声音将陷入沉思当中的商夏给惊醒了回来。
“哦,哦,抱歉,弟子只是太过震惊了,没想到您的阵道造诣居然已经达到了这般境地!”
商夏倒也还算有些急智,连忙奉承道。
別吻我,跟班少爺
“你知道就好!”
楚嘉闻言面露得意之色,然后正色道:“不过这也算是你的运气不错,若是在见到九华玉阵盘之前,我却也不敢说自己就能够按照你说的做出那样一个东西出来。”
“九华玉阵盘?”
商夏惊讶的问道。
楚嘉瞥了他一眼,道:“九华玉阵盘乃是通幽玄界将来能够晋升为通幽福地的关键,此物连天地本源都能够汲取并蓄存,你那所谓的能够将五种不同本源属性融为一体的‘五行玉’,较之九华玉阵盘何如?须知天地本源本就是演化各类灵煞、元罡以及各种灵物的源头,你那‘五行玉’的品质再高也不可能高过五阶的天地元罡。”
商夏一想似乎的确是这个道理,“五行玉”听上去能够纳五行本源于一体,似乎很是了不得,但与九华玉阵盘相比也就不算什么了。
末世之女配是仙
“只是……”
商夏想了想,道:“九华玉阵盘似乎极大,我所需的‘五行玉’更为小巧,乃是用作进阶药剂配置之用。”
商夏想了想,还是向楚嘉透露了自己为进阶五重天做准备之事。
商夏的“五行顺逆阴阳膏”虽分为内服、外用两种,但楚嘉真要做出一个磨盘大小的“五行玉”出来,商夏总也不可能一口吞掉半个入腹。
在楚嘉看来,商夏主动向她透露“五行玉”与他进阶五重天相关一事,对她而言便是极大的信任。
原本在与商夏的交流过程当中,总也带着三分调侃,三分认真,三分置气和一份抬杠的楚嘉,一下子就变得认真了许多,连带着说话的语气都变得严肃了。
只听楚嘉正色道:“这你倒是多虑了,纵使受九华玉阵盘启发,我有几分把握能够制成此物,可也绝不可能一蹴而就,没有几次失败的尝试进行经验积累,制成此物便无从谈起。因此,在制作的过程当中也只能采用最为谨慎的办法,尽可能的减少浪费,那么制成此物也必然会极为小巧。”
斂骨人筆記 唐兜
商夏闻言顿时放下心来,语气也不免带上了几分玩笑的心思,道:“这我就放心了。先生真要是大刀阔斧一般进行尝试,弟子这点儿身家恐怕还真坚持不住。”
不料楚嘉却是鄙视道:“你少在我这里装可怜,真要论及身家之丰厚,整个通幽学院,甚至可以说整个幽州,除去三位五阶老祖之外,恐怕就要数你了。”
这商夏可坚决不能认,连忙道:“哪里,哪里,先生说笑了。”
“哼,虚伪!”
楚嘉狠狠的剜了商夏一眼,道:“不过你得先给我找几块上好的灵玉,品阶越高越好,至于原因不用我多说,能够用来调合四阶、五阶灵物的东西,本身也不能差到哪里去。”
商夏没有想到,原本以为会是困扰自己最深的难题,居然会在这里一下子有了解决的办法,对于楚嘉的要求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眼瞅着事情已经有了着落,心中放下一块巨石的商夏顿觉一身轻松,当即便准备告辞离去。
岂料不等商夏起身,楚嘉便不满道:“就这样便打算离开了?为师费尽心机要给你制这块‘五行玉’,你便没什么表示?”
商夏暗骂自己一声,光只顾着高兴了,却忘记了这一次自己有求于人,可算是主动送上门来,对方又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先生但有什么吩咐,弟子能够做到的,便必然不会推辞!”
商夏倒也光棍,知道这个时候万万不能有半分犹豫,为了能让对手制成“五行玉”,无论什么要求都要先答应下来再说。
“帮我做一张阵图吧!”
见得商夏错愕的表情,楚嘉很是认真道:“你将来若能够进阶五重天,便要竭力帮我做一张五阶的阵图。”
商夏沉吟道:“阵师布阵本就多与符师合作,先生有所需求,弟子本就没有推辞的道理。只是五阶阵图……”
楚嘉似乎猜到商夏心中所想,但她还是极为诚恳道:“商夏,我不知道你要如何进阶五重天,但从你之前讲述的关于‘五行玉’的本质来看,难道你不觉得那本身就能够用来演化一座绝妙的阵法吗?”
商夏微微一怔,他就算是在浅薄,也大略能够知道,五行相生相克之道本身就是用来布阵的基础性原理。
这让商夏也不由感叹,楚嘉不愧为是通幽学院近三十年来最为出色的大阵师,其对于阵法知道的敏锐洞察力,着实让人感到佩服。
只听楚嘉继续道:“虽然我还不清楚你将五种不同属性的本源融入一块玉石当中后究竟怎么用,而且你现在自己也未必能够讲清楚,但待你真正进阶五重天之后,自然就会有亲身的体会,那么这一切便都不会是问题。”
商夏想了想,郑重道:“一言为定!”
楚嘉闻言面露喜色,道:“那真是太好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一道阵图很可能便是我将来进阶五阶阵道大宗师的关键!”
“甚至……”
楚嘉说到这里声音微微一顿,或许是因为太过激动而使得周身气机外泄,接着道:“甚至有可能会成为我将来冲击五重天的一把钥匙!”
商夏这个时候才察觉到,楚嘉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四阶第二层。
从蛮裕洲陆回归到现在总共才几天的时间,她便已经将第二道本命灵煞完全炼化了。

uehgj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獵天爭鋒 ptt-第625章新任教習分享-ea8z0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如今通幽玄界已经成为通幽学院武者从天外穹庐返回通幽城的中转之地。
商夏原本以为此番从蛮裕洲陆回归之后,通幽玄界会籍从那里掠夺回来的天地本源,一举晋升为通幽福地。
桃色交易:女秘書
不过不知道是商夏想得太简单了,还是因为通幽学院另有打算,总之寇冲雪在将九华玉阵盘送回玄界之后,这里似乎并未发生太大的变化。
嗯,倒也不是没有变化。
至少商夏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便已经察觉玄界之中的天地元气已经变得越发的浓郁了。
不仅如此,相比于此前的简陋,如今的玄界明显经过了规划,三层地界已经建起了许多亭台楼台,密室屋舍之类。
而且商夏还能够明显的察觉到,此时在玄界之中闭关修炼的武者数量,较之先前也多了许多。
商夏并未在玄界之中多做停留,很快便回到了通幽学院当中。
如今的通幽学院变得似乎更加热闹了起来。
近些时日似乎正值学院开学季,新晋的生员从幽州各地,甚至是幽州之外的地域赶来,使得这几日通幽学院乃至于整个通幽城都变得如此过节一般热闹。
商夏甚至还从这些新晋的生员当中,看到了两三个明显是来自蛮裕洲陆少年。
这些人要么是来自任氏家族,要么便是当初在地星形成过程当中,被通幽陆岛上的武者随手救下来之人。
至于那些幽州之外赶来的少年,则多是当初幽州沦陷之后,从幽州迁移往各州的幽州旧人的后代。
这些少年只要能够证明自己的父母任何一方为幽州之人,有着最为基础的武道修行根基,再经过学院世情司的初步调查之后,便能够进入外舍,成为学院的正式生员。
除此之外,商夏在这一批新晋的生员当中还发现了不少苍灵界人,这些人主要是燕氏部族的适龄少年,如今也都进入了通幽学院。
据说还有几位燕氏部族的三阶武者进入学院担任教习,以及在世情司、院卫司等部门任职。
近些年,随着通幽学院整体实力的提升,以及在两界战域、千叶山脉、太行山脉以及蛮裕洲陆的不断进取和扩张,使得学院得到了源源不断收获各类修行资源的渠道。
也正是因为充沛的资源供应,才使得通幽学院的招生规模一再扩大。
当商夏从学院当中悄无声息的穿行而过的时候,便已经从学院众人的言谈当中得知,外舍招收生员的数量,早已经从商夏当年的六房每房三十人,增加到了现在的十二房每房四十人。
当初外舍每一房设立训导一名,而且多由上舍的优秀生员兼任。
如今外舍每一房却设训导一正一副两名,上舍优秀生员虽仍可通过竞争担任训导,但却只能担任副职,且要通过两年考察,方能担任正职。
除去外舍之外,内舍、上舍各房都有增设,且每一房的生员数量也有增加。
学院教谕司先前共计设有十二位教习,如今教谕司的教习数目已经增至二十四位,而商夏现在也是信任的教习之一。
愛 殤
原先外、内、上三舍各设置一名教谕,如今每舍教谕分别增设一名副教谕,且规定每一名教谕的修为都必须在四重天以上。
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商夏便先去了教谕司报道,从仍旧担任教谕司上舍教谕,同时还兼任了三舍副总教谕的柳青蓝那里领取了一块特质的教习玉牌。
从柳青蓝那里听到的消息,教谕司的副总教谕将增设两名,除她之外将由燕素娥担任另一名副总教谕。
我的絕品大小姐 大夢山人
而她的孙女儿四阶高手燕茗,则将进入世情司,在云菁的手下担任一名副主管。
有了这块玉牌,商夏便算正式在学院当中担任了一名教习,而且每月还能从学院当中领取一笔固定的俸禄,以银元进行结算。
同时除去正常的任教工作之外,若有额外的贡献,还可以在学院当中积累功绩并记载于教习玉牌当中。
这些功绩有助于商夏在学院内部供应的一些紧俏资源的兑换过程当中,获得优先兑换,或者折扣兑换的方便。
在领取了教习玉牌之后,柳青蓝并没有马上放人,而是直接要求他将准备教授的内容也确定下来。
穿越未來:娶夫記 水榭盈花
不过柳青蓝大约也知道商夏不大可能长期任教,于是他的教授对象便不包括外舍生员,而是直接从内舍、上舍这些已经踏入武道第一重天之上的生员开始。
至于那些外舍生员,一来正处于打基础的关键时期,不应关注太多超出他们能力之外的事情,二来商夏也不可能将精力花费在为新晋生员打基础上面。
商夏思索了半晌,还是决定将授课的内容分作两部分。
一部分用于讲解部分武符制作的技巧,使用技巧,应对技巧。
教谕司具体的武符制作课程已经由符堂的龚符师进行教习。
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娘
龚符师近几年年纪越来越大,修为停滞不前,精力也越发的不济,自从断了制作四阶武符的念想之后,便开始在符堂之中专注于后辈符师的培养,同时也在教谕司三舍当中开设了系统的符篆基础课程,为符师培养更多的后辈人才。
不过商夏讲解的则是更为实用的技能,多是在实战当中经常会遇到的问题。
不过这些东西虽然重要,商夏也不大可能天天讲,大体上便是十日左右来教授一次便可。
寒冰射手之抗日傳奇
而且遇事还可以随时进行调整,授课时间灵活,讲授内容也相对自由。
另外一部分授课内容,商夏则打算借武道修行的经验课程,来讲述一些有关自身的武道理念。
这其中便包括商夏对于武元境以及一元境,武极境以及两仪境,武意境以及三才境,甚至包括武煞境和四象境的理解和认知。
当然,商夏也不可能现在就明火执仗的抛出自己的那一套修行体系,那必然会在生员当中引发认知上的混乱,便是在学院内部都未必会有多少人认可他的理念。
现在的商夏只能借由旧有的武道修行观念,来从一个全新的角度阐述自身的观点,说是夹带私货也罢,偷梁换柱也好,争取先不与现如今通行的修行理念产生冲突。
这一点也是事先得到寇山长和商博不止一次提点的。
关于这一部分的授课内容,经与柳青蓝商议之后,定为一月一授,同样可以进行灵活调整。
由此可见,哪怕是对商夏比较了解的柳青蓝,对于他在讲授独特的修行理念上的看法,其实也是极为保守和谨慎的。
法醫小狂妃 牛奶紙糖
当然,这不仅仅是针对商夏讲授的内容,更多还是处于保护商夏的考虑。
婚婚戀戀:總裁的失憶前妻 阿珂
商夏从教谕司离开之后,路上忽然想到,自己作为学院符堂的大符师,按理来说每月也当有薪俸才对,可自己似乎一直不曾领取过。
原本要出了学院先行返回家中休息几日的商夏,一转身便朝着符堂所在的方向走去。
如今已然是神武历849年,商夏从神武历847年离开苍宇界前往蛮裕洲陆,一晃已经过去了近两年时光,也不知道如今的符堂已经如何了。
就当商夏去往符堂的时候,已经先一步返回的云菁,却在学院当中召见了刘知远。
作为如今通幽城四大家族中刘氏一族的族长,刘知远近几年掌管学院仓储司。
在老一辈的武者开始有意退居幕后,将学院的经营放权给后辈子弟之后,刘知远已经俨然是学院高层中的风云人物。
“菁姑姑,您找我何事?”
在云菁面前,刘知远表现的倒是极为恭敬。
刘氏家族自从刘继堂身陨珊瑚林玄界之后,眼瞅着就要家道中落,不复为通幽城四大家族。
但好在家族传承底蕴犹在,再加上寇冲雪、云菁、商博等人扶持,刘知远很快进阶四重天,重新稳固了刘氏四大家族的地位。
因此,刘知远这几年虽然声势不小,且作为刘氏族长,他原本也有与云菁平起平坐的资格,但在单独拜见云菁的时候,他还是恭敬的执晚辈之礼。
云菁笑道:“已经有两三年不曾见你,回来之后听说你这两年勇于任事,刘二哥在天有灵,当是很欣慰的。”
刘知远闻言神色一肃,朗声道:“小侄和刘家能有今日,全靠诸位长辈这些年来提点栽培,小侄自不会有半点懈怠。”
“好,好,好!”
云菁笑眯眯的连声称赞,然后语气忽然一转,大有深意道:“只是我看知远侄儿在进阶四阶第二层之后,这两三年修为的提升却是微乎其微呐!”
我和上仙那些事 老妖
刘知远闻言神色微微一滞,道:“许是,许是小侄为俗务所累的缘故。”
云菁点了点头,道:“既然是被俗务所累,那何不多花些心思在修炼上?须知修为才是一个人的根本,其他一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虚妄。”
刘知远低头道:“菁姑姑教训的是,如今正值新晋生员入学,最近几年学院连年扩招,一到开学季诸事繁杂,待得忙过这一段时间,小侄便将仓储司诸事安排妥当交由他人负责,如此便能安心闭关修炼一段时日。”
云菁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既已有定计,那便按你说的去办吧。不过如今却有一事,须得你刘家也尽可能的出一份儿力。”
刘知远微微有些惊讶的抬头,问道:“不知菁姑姑有何吩咐,需要侄儿怎么做?”
云菁道:“去你刘家的宝库当中查一查,若有与金铁之物,或者土石之属相关的四阶,哪怕是五阶,的灵物,只管取一份儿出来送到商家去。”
“为什么?”
刘知远猛地抬起头来大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