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6sp精华玄幻小說 承包大明笔趣-第九百二十六章 郭夫人;郭夫人鑒賞-epk89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郭淡也没有继续强求,因为他暂时对情况也不是非常清楚,他的减税计策,完全是凭借他在商业上面的经验,就是花钱赚吆喝,或者说花钱养韭菜,现在减税,以后可以想办法给涨回来。
但究竟行不行,他也没有任何把握,这他还得通过数据来分析,于是他又将话题转移到漕运上面,非常直接得表示风驰集团已经在准备取代漕运。
万历也给了他一份名单,因为这漕运也是卫所在负责,也算是属于军方的,万历对于军权向来就抓得是非常紧,漕运里面肯定有他的人,而且还不少。
这份名单上面的人,就是万历将来要安排在风驰集团担任要职的人。
可见万历已经决心要瓦解漕运。
确实,漕运令国库负担太大,怎么看怎么碍眼,风驰集团还有钱赚,二者一比,傻子都会选择风驰集团。
然而,如今大家所关注得,根本就不在漕运上面,大家都认为风驰集团虽然强大,但不可能取代漕运,即便是取代,这粮食你也得送到位,但是改革是关乎着他们的切身利益,他们关注的还是参政院。
尤其是在万历确立皇太子之后,他们都猜测万历可能会在改革方面重拳出击,目前朝中是处于一个非常紧张的状态。
这稍有风吹草动,弹劾参政院的奏章就立刻抵达内阁。
东阁。
“若非我们事先就已经知道实情,还真有可能相信他们所言。”
申时行带着一丝愤怒地将一道奏章给扔在桌上。
曹恪他们目前还没有执行新法,他们只是在推广,在宣传,在调查,结果奏折上就写参政院逼迫百姓支持新法,弄得两县民怨四起,数百百姓跪在衙门前面申诉,等等。
这也是官场惯用的伎俩,他们先将结果写出来,至于原因就自己去发挥,确实是有百姓跪在衙门门前,但并非曹恪他们逼迫得。
可如果曹恪不是申时行的女婿,这一调查,确实是有百姓跪在衙门前,其中就肯定有压迫。
百姓总不可能无缘无故跪在衙门门前吧。
许国道:“他们也知道这一点,我看我们还是将这奏折递上去,由陛下来决断,免得到时又说申首辅你包庇自家女婿。”
申时行点点头。
王锡爵感慨道:“每当出现这种事,我心中对于张阁老的愧疚就平添一份,以前我只是在旁观望,总觉得张阁老做得远远不够,是怀有私心得,可如今…唉…如今我才明白张阁老当初是多么的不容易啊!”
他终于明白自己以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觉得张居正有私心,做得不够尽善尽美,但如今他明白,张居正能够将改革进行到那种地步,已经是非常非常了不起。
现在这情况,他们连门都不出了,河间府就在京城边上,不选京城,毕竟这里是京城脚下,天天一群人跪在午门,皇帝脸上也无光,而且,目前还只是宣传阶段。
非常讽刺的是,自张居正死后,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在证明张居正是多么的了不起。
申时行叹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此乃千年未解之题,陛下到底还是有些急于求成,如果陛下先不收回特权,而是先推行摊丁入亩,估计这情况不会这么困难。”
足聯主席 說客
许国道:“要不要让恪儿他们上奏陛下,还是一步步来,先推行摊丁入亩,免除特权一事,日后再说。”
王锡爵摇头道:“已经晚了,他们既然有防备之心,不管你是退一步,还是退两步,他们都不会相信的,直到改革彻底失败为止。”
申时行道:“既然陛下提出这个要求,肯定还是有些把握,我们还是看看再说吧。”
他知道这个建议,不是曹恪提出来的,曹恪只是在研究摊丁入亩,那肯定是就是郭淡提出来的。
……
“大姐姐?”
当寇涴纱来到总经理办公室时,突然发现徐姑姑坐在沙发上,不免微微一惊,诧异道:“大姐姐您…您怎么来了?”
徐姑姑面无表情道:“当然是来抢你夫君的。”
“啊?”
超級合成系統
寇涴纱微微一愣,旋即坐在徐姑姑对面,笑道:“这哪需抢,大姐姐你若要的话,我送你便是。”
徐姑姑一脸纳闷道:“涴纱,我真不明白你,你与郭淡如此恩爱,为何你会允许这种事发生,如今我坐在这里,你就不觉尴尬吗?”
寇涴纱摇摇头。
徐姑姑惊愕道:“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习惯大姐姐坐在这里了。”寇涴纱道:“其实是我一直在催促夫君纳妾。”
“你说什么?”徐姑姑震惊道。
寇涴纱道:“因为我做不到对夫君关怀备至,我无法待在家里做一个贤妻良母,故此我支持夫君纳妾,只是我没有想到会是大姐姐,不过大姐姐您在跟夫君签下赌约得时候,也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徐姑姑神情一滞,略显窘迫,这最后半句,堵得她确实无话可说,你当初签的时候,你不跟我商量,你现在来埋怨我,是不是有些不公平。
寇涴纱又道:“大姐姐,你跟夫君都是我尊敬得人,我不管帮谁,都好像不对,这事你们还是自己处理吧。”
徐姑姑道:“我没有让你帮谁,而是让你帮你自己,你可是郭淡的妻子啊!”
寇涴纱如实道:“可我并不介意。”
“……!”
徐姑姑无言以对。
正当这时,忽听门外小小道:“总经理。”
话音未落,就见郭淡推门走了进来。
“咦?二位夫人都在啊!”
“噗!”
寇涴纱当即笑出声来,旋即又抿唇不语。
徐姑姑顿时是生无可恋。
婚契都签订了,郭淡要叫夫人,她能说什么。
哪知郭淡得寸进尺,一屁股就坐在她身边,一手直接揽住徐姑姑的腰肢,问道:“夫人什么时候来的?”
砰!
“噗…咳咳咳!”
郭淡一手捂住胸口,一口气差点没有提上来,一张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
徐姑姑站起身来,坐在寇涴纱身边,又瞧了眼紧紧抿唇,双肩微颤的寇涴纱,是苦恼地直摇头。
“哇!夫人你干什么?”
我記得你
晃过来神的郭淡愤怒地看着徐姑姑。
徐姑姑两颊酡红,道:“抱歉,最近得了一种怪病,这手有时不受控制。”
跟我来这一招!郭淡看着自己的罪魁祸手,“真是巧了,我最近也得了这种怪病。”说着,他又向寇涴纱眨了眨眼,“夫人,你是深有体会哦。”
寇涴纱瞪他一眼,道:“你扯上我作甚。”
徐姑姑着实有些受不了这对夫妇,站起身来,道:“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先别急!”
郭淡道:“正好我有点事要跟你商量,是关于新政得。”
相師系統
“新政?”
徐姑姑诧异道。
郭淡心如明镜,她今日出现在这里,绝非是想念她的夫君,铁定是得知新政受阻的事,否则的话,她不可能这么快就出现在一诺牙行,但也没有拆穿她,正色道:“新政在推广期间,就受到百姓的强烈得反对,这是陛下,参政院,包括我在内都始料未及的。”
寇涴纱惊讶道:“百姓为何会反对?这新政明明就是为了百姓好,减轻百姓的负担,为何百姓会反对。”
棄妃秘史 千尋
徐姑姑道:“因为百姓认为朝廷改革,绝不会为了改善他们的生活,而是为了增加国库税入,那么最终这负担肯会由他们来承担。张阁老的改革,在最初的时候,也得到不少百姓的支持,但随着张阁老病逝,这些好处统统都消失了,反而多了火耗和谷贱银贵的负担。”
歐皇崛起 太上老牛
“正解!”
郭淡打个响指,道:“我们总是认为,一切的失败,在于那些贪官污吏,而忽略了百姓的感受,其实百姓的切身感受,就是他们得到的永远都是更多的负担,而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样。
錯愛總裁的復仇契約 北方的麥子
还有一点,我们潜意识里面总是认为百姓是受害者,但试问哪个百姓不想少缴税,有了避税渠道的百姓,也不会想朝中进行改革。”
寇涴纱道:“可是夫君你在卫辉府的改革又是如此成功。”
徐姑姑道:“那是因为卫辉府的百姓都不用缴税,是商人在帮他们就缴税,他们当然支持,朝廷若是这么做的话,天下百姓也肯定会支持的。”
郭淡叹道:“但卫辉府的成功是难以复制的,除非整体需求增加,否则的话,是不可能再出现另一个卫辉府的。而且卫辉府商人的成功,多半是靠自己的努力,我只是给予他们提供了一个赚钱的平台而已,而那些官员、大地主可不会这般努力,因为他们现在就是躺着吃。”
徐姑姑道:“但是卫辉府的成功是值得借鉴的,若想推动改革成功,首先要想办法让百姓认为,新政一定会减轻他们身上的负担,就好像卫辉府的百姓一样。”
郭淡点点头,道:“夫人与我想得一样,减税,只有大规模的减税,才能够赢得百姓的支持,摊丁入亩,百姓不会算这笔账,而且算也没有什么用,权力至上,只有律法规定减税,百姓才能够放心。可问题就出在这里,这百姓也穷,国库也穷,减税显然是国家难以接受的。”
对于“夫人”这个称呼,徐姑姑知道是避无可避,只能选择无视,道:“所以你并没有说服陛下减税。”
郭淡道:“我也只是提了这么个建议,这当然会被陛下否决,除非我能拿出……。”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
“总经理,参政院曹院长求见。”
“他来干什么?”
悍妃難擒:陛下追妻忙
郭淡诧异道。
徐姑姑笑道:“当然是为了此事而来。”
“但我可不喜欢跟他们合作。”
郭淡摇摇头,然后才道:“请他进来吧。”
吱呀一声,门打开来,只见曹恪两手都夹着一大卷文件走了进来,微微喘气道:“在下冒昧拜访,没有打扰郭顾问吧。哦,请恕在下暂时无法行礼。”
郭淡拱手道:“是我向曹院长行礼才是。”
寇涴纱盈盈一礼道:“寇涴纱见过曹院长。”
曹恪瞧了眼寇涴纱,忙道:“寇贤妹有礼。”他又向徐姑姑道:“曹恪见过无思居士。”
徐姑姑笑着点点头,然后道:“小小,还不快过来帮忙。”
“是。”
小小走上前来,帮着曹恪将那两大卷文件,放在桌上。
郭淡轻咳一声,道:“曹院长,我不介意再跟你介绍一遍。”说着,他手引向寇涴纱,“郭夫人。”
重生之鋼鐵大亨
曹恪一愣,急忙拱手道:“郭夫人。”
寇涴纱微微颔首,又无奈地瞄了眼郭淡。
郭淡突然又将手引向徐姑姑,“郭夫人。”
曹恪望着徐姑姑,顿时呆若木鸡。

3s63z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承包大明 txt-第九百二十四章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鑒賞-zmj8t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这一次徐姑姑真的是一败涂地,被郭淡算计得惨无人道。
她哪里想得到,郭淡竟然会想陛下索要无限入赘权。
異類雇傭兵 靜靜今盡
喜迎黨的十九大知識競賽500題 陳芳字
这太具有针对性,就是冲着徐梦晹来的。
郭淡作为有妇之夫,在徐姑姑看来,徐梦晹是不可能答应的她给做妾侍得,故而她当时才敢发那个毒誓。
她算得很准,徐梦晹确实不可能答应,可哪里知道……!
她现在是逃都没法逃,毕竟父亲在她心目中无疑是最重要的那个人。
当她亲眼见到徐梦晹与郭淡非常愉快得达成那份婚约时,心中是五味杂陈,患得患失。
她很早就已经决定此生不嫁人。
她真没有这个思想准备。
故此当这一切发生时,她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当郭淡都已经带着礼金离开,她都没有回过神来。
“凤儿!”
徐姑姑抬起头来,看着徐梦晹,突然问道:“爹爹真的就这么希望女儿嫁出去吗?”
徐梦晹叹道:“爹爹当然不舍得,但是爹爹更不希望你孤独终老,等你到了爹爹这年纪,就能体会到爹爹此时的心情。”
徐姑姑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徐梦晹道:“爹爹的确不知鱼之乐,但爹爹知人之苦啊。”
……
而那边郭淡是满载而归,徐梦晹给他的就是一份婚约,不是一份入赘契约,徐梦晹也不傻,就如今郭淡的地位和财富,入赘谁家,必然会喧宾夺主,根本就压不住他,那又何必跟自己找不痛快。
不但如此,徐梦晹还送了价值五千两聘礼,这在当下已经是非常非常多,可能也就是跟驸马没法比。
至于婚礼什么得,徐梦晹并未要求,至少表面上还是入赘,如果要举办婚礼,那就必须是入赘礼,是郭淡坐着轿子去徐家,而不是徐姑姑嫁到寇家。
关键还是寇家,徐梦晹觉得这操作起来,着实有些尴尬,寇守信、寇涴纱又以什么身份参与呢?
索性就一切从简吧。
这也正合郭淡的心意,他不太喜欢这些仪式,他觉得这很浪费时间。
当郭淡回到牙行时,已是傍晚时分,喧闹一日得牙行也渐渐安静下来。
“夫君。”
当郭淡从马车上下来时,就见寇涴纱走出来,他不禁笑道:“怎么?担心夫君不回来了。”
寇涴纱微微白他一眼,道:“我只是担心你口无遮拦,惹怒了伯爷。”
“夫人放心,我跟伯爷谈得是非常愉快。你看。”
郭淡说着往后一指,“这就是伯爷给我的聘礼,可是有大几千两,这也是一个生财之道啊。”
寇涴纱回眸一瞥,稍稍放心,突然想起什么来,忙道:“李通和段长生来了。”
“是吗?”
郭淡急忙问道:“他们在哪里?”
寇涴纱道:“在办公室。”
“那我们进去吧。”
来到办公室,只见里面坐着二人,其中一个身形高瘦,皮肤黝黑,正是风驰集团的总经理李通。
还有一个中等身材,年纪稍长,身形微胖,肤色是白里透着红。
此人便是一诺牙行在辽东地区大主管段长生,也算是寇涴纱的旧部,当初因为棉甲一事,郭淡就派了段长生前往辽东负责售后事宜,之后就提拔他为一诺牙行辽东地区的大主管。
“总经理!”
二人见郭淡回来了,急忙起身行礼。
“你的肤色已经告诉我,今年我该给谁多发一点奖金。”
郭淡打趣了一句,又与寇涴纱来到办公桌后面坐下。
段、李二人先是一愣,相觑一眼,旋即明白过来。
李通这两年是东奔西跑,晒得就比较黑,段长生由于当初卫辉府停止向辽东军提供军备,过得比较清闲。
“坐坐坐,别太拘束了,这里又不是衙门。”郭淡又招招手。
段长生与李通相觑一眼,同时伸手示意对方先坐,然后二人又同时坐在了办公桌前。
若论职位高低,段长生当然不如李通,但是他可是一诺牙行的大主管,一诺牙行可是凌驾于所有集团之上,这二人其实是不分上下。
郭淡先是向段长生问道:“长生,大峡谷在蓟州得股份出售情况如何?”
“回总经理的话,目前进行得是非常顺利。”
“是吗?”
郭淡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最近应该遇到很多竞争。”
段长生点点头,道:“总经理说得不错,最近确实有不少人在秘密与那些大总兵联系,希望得到他们的支持,但可惜他们还不够大方,能够给予那些大总兵的非常少,远不及我们给予的多。
另外,当初朝廷被迫停止辽东军从卫辉府采购军备,这令辽东军上下非常不满,因为士兵们非常喜欢我们提供的军备,他们也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心中对那些控制辽东军备的文官非常不满。
因为之前的军备利益分配,一直都是控制在文官手中,从总督到巡抚,而加入我们大峡谷的话,军备将不再受到文官控制,同时他们还能得到稳定和丰厚的利润,再加上宁远伯已经是我们大峡谷的大股东,故此他们也都愿意自己的儿子加入大峡谷。”
说着,段长生赶紧从公文包里面,拿出一份资料,递给郭淡,道:“这是我根据总经理的要求,从辽东军内部招揽过来的人才。”
郭淡接过来,打开一看,不是财务报告,而是一份名单。
原来在蓟州出售股份,跟其它地方不一样,主要都是用来招揽“人才”的,而那些大总兵的后代,就是此次股份出售得对象,只有极少量的股份是对所有人开放出售。
郭淡承诺不但给予他们极高的工资,而且还给予他们一些股份,让他们成为大峡谷的大股东,既然是股东,自然就能够干预军备提供。
郭淡看了一会儿,又将名单递了回去。
段长生下意识地接过来,但神情显得有些错愕。
郭淡摇摇头道:“这份名单还不够细致,我需要知道他们更详细的资料,拿了我们的钱就得办事,我可不会养闲人的,一旦他们入职,我就要派他们去其它边军的地盘推销我们大峡谷的军备,促成更多的军备交易,但是你没有给我提供更详细的资料,我不好做人事安排。”
段长生诚惶诚恐道:“这是我的疏忽,我回去就改。”
郭淡点点头,不但没有过多的责怪他,反而找出一份资料给他,“你就照着这份资料来做。”
江湖女神:拯救三國 邪花花
“是,多谢总经理。”
段长生赶紧接过资料来。
郭淡又看向李通,道:“如果你的报告也是如此,就下回再拿出来吧。”
段长生是一脸尴尬,只觉压力倍增。
一旁的寇涴纱却是心如明镜,在用人方面,她与郭淡的方式非常不一样,她是以身作则,而郭淡更多是攻心为上,他善于用言语去激励员工。
李通赶忙将报告拿出来,道:“在之前的三个月,我们又从漕运里面挖来了一百三十二个主事,基本上漕运的技术性问题,都是他们在处理,但是他们所得利益却是非常少的,而我们风驰集团非常重视这方面的人才,故此这方面的工作非常顺利,用不了多久,他们的人才就都会被我们挖过来。”
风驰集团是以人才为主,而漕运是以关系为主,官员控制着一切,真正的人才是得不到重视得。
这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明末極品無賴
技术方面的人才当然愿意跳槽风驰集团。
總裁,我們結婚吧
郭淡接过资料来,也是一份名单,但是上面是有着仔细的介绍,这些人漕运担任什么职务,在职多少年,是哪里人,熟悉哪些河域。
但这也不能怪段长生,这几年李通跟郭淡保持这密切的联系,而段长生在辽东很长一段时间没啥业务,他并不是非常清楚郭淡的一些习惯。
郭淡点点头,又问道:“最近我们与漕运的冲突进行得如何?”
李通笑道:“当我们真的动起手来,他们就变得不堪一击。”
寇涴纱道:“漕运多半都是官兵。”
狼群當道 日月同陽
李通忙道:“总裁有所不知,那些漕运兵,早已腐化,稍微正直,且有能力的人早已经来到我们风驰集团,剩下的就会欺弱怕强,与地痞流氓无异,毫无战斗力,自总经理下令之后,每回冲突我们都是大获全胜。”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道:“不过如今他们都不跟我们正面冲突,而是选择用破船堵塞河道,用各种下三滥的办法来阻碍我们的船队。”
郭淡道:“那我们就主动出击,他堵我们的货船,我们就凿沉他们的船,总之,他们进我们一尺,我们就进他们一丈,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他们漕运不得安宁。”
寇涴纱微微一惊,道:“夫君,他们的船运送的可是漕粮。”
重生之異界修仙
郭淡呵呵道:“当他们完不成任务,朝廷还需要他们干什么?我现在唯一担忧的,就是我们风驰集团有没有能力对他们进行全面打击。”
李通忙道:“这…这没有问题,但是运送漕粮并不赚钱,他们是劳役百姓,但我们是要给工钱的,这并不划算。”
郭淡突然问道:“月港的情况如何?”
李通愣了下,赶忙汇报道:“一切都如总经理预计的那般,从去年年末到如今,月港的贸易来往锐减五成多,导致大量的货船在港口搁浅,我们已经顺利收购了三百八十艘大型货船,成为月港最大的运输队。不过在我来之前,我得一个消息,说是居住濠镜澳的弗朗机人,希望能够与我们的风驰集团合作。”
“葡萄牙人?”
郭淡嘀咕道。
濠镜澳就是澳门,目前归广州政府管,上面的葡萄牙人只是取得在当地的居住权而已。
郭淡确实也没有想起他们。
但他们是存在的呀!
在吕宋被偷袭之后,在澳门的葡萄牙人是慌得一笔,当时就差点卷铺盖溜了,实在是这里面牵扯到很多利益,他们又不舍得,于是他们四处打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来打我们,我们可是非常老实的,在澳门好些年连个城墙都不敢建,完全就不设防。
在得知一些这事跟一诺牙行有关系,反而与当地政府没有关系,他们就稍稍松了口气,跟商人打交道,他们倒是有点信心,于是他们马上找到风驰集团,愿意与风驰集团合作,其实就是希望获得保护。
海上来了新人,当然得拜码头!
郭淡沉吟少许,道:“你去亲自跟他们谈,我们要的不是合作,而是要并入。”
李通神情一滞,道:“总经理,以目前的实力来看,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拒绝的,要是没有我们的允许,他们的船队连港口出不了,可就他们那些小破船,我们没有必要去并入他们,这太便宜他们了。”
郭淡笑道:“但是我们还不具有远洋能力,关于这一点,我们需要他们的帮助,也需要向他们学习。”
李通点头道:“我明白了。”
郭淡道:“另外,你必须马上开辟从吕宋、月港到天津卫的航线,确保每年能够运送大量粮食到天津卫。”
李通一怔,忙问道:“东主的意思,用海运来取代漕运?”
郭淡点点头,道:“漕运成本高,风险低,但是漕运的成本是难以降下来的,然而,海运成本低,风险高,但是我认为那些风险是完全可以克服的,一旦克服海上得那些风险,我们将会得到丰厚的利润,这前期投入,我并不介意乎花多少钱,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在漕运崩溃之前,确保我们已经有能力供应北方的粮食需求。”
李通充满自信道:“总经理请放心,这不是什么问题。”
在刚开始,他们基本上是跪在漕运面前的,天天都喊漕运爸爸,宁可少赚钱,也不敢去抢漕运的利益,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如今实力上来,郭淡的态度自然就变了。
又没有签订父子契约,哪能老是叫爸爸。
商人就是这么现实。
现在就不是什么漕运爸爸,而是要给漕运选好墓地,早点埋葬漕运。
漕运必须要肢解,这是郭淡早就计划的,也得到了万历的首肯,因为若不肢解漕运,将会严重阻碍商业发展,也令皇帝受到制衡。
对他们是没有一点好处。
漕运就必须得死。
在当初吕宋计划之前,郭淡已经拨出三十万两去福州收购货物和船只,而收购船只就是为替代漕运准备的。

ouqdl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承包大明 txt-第九百二十二章 一婿難求相伴-ugrpv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寇涴纱虽是徐姑姑一手调教出来的,但二人的性格却是迥然不同,寇涴纱是非常严谨的一个人,做任何事都事一丝不苟,迟到早退几乎难以发生在她身上。
徐姑姑就比较随意一些,即便如今她已经成为一诺保险的总经理,她也几乎就没有准时过,早退那更是常有得事。
但是有一点相同,就是她们都能够将事情做好。
郭淡只在乎利益,只要你要能为我赚钱,你就是天天不来上班都行。
今日也是在日上三竿之时,徐姑姑才坐着马车晃悠悠地向一诺牙行驶去。
此事人家都已经上了一个时辰的班。
“今儿这眼皮怎么总是跳?”
徐姑姑微微合目,抬手轻轻揉着双目,这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心道,今日恐不宜出门,还是回去算了。
这翘班的念头刚刚冒出来,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徐姑姑睁眼问道:“到了吗?”
门外的丫鬟回答道:“大小姐,已经到了。”
徐姑姑掀开车帘,突然双目一睁,远远看着一诺牙行的门前停着几辆非常豪华的马车,“怎么前面停着那么多马车。”
这也时常发生,但徐姑姑今年心里本就不安,一看这么多马车,更觉有事发生。
正巧见到一个少年从牙行出来,此少年名叫小林,乃是小安的小跟班。
徐姑姑喊道:“小林。”
小林见是徐姑姑赶忙走过来,恭恭敬敬行得一礼,“小林见过徐总经理。”
徐姑姑问道:“小林,牙行门前怎么停着那么多马车,是牙行来了贵宾么?”
小林当即噗呲一声,未说先笑,咬着唇道:“他们是来提亲得。”
“提亲?”
徐姑姑问道:“又是来向芳尘来提亲的么?”
小林直摇头道:“不是的,他们是来向我家姑爷提亲的。”说到后面,他是双肩急耸,吐词不清。
徐姑姑听得也纳闷,向郭淡提亲?是娃娃亲么。问道:“你先别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林也很怕徐姑姑,立刻道:“是这样的,最近陛下封我家姑爷为大明第一赘婿。”
“第一赘婿?”徐姑姑睁大眼睛。
赘婿本就是贬义,第一赘婿无异于放大来侮辱人。
小林直点头,道:“这第一赘婿可是了不得,是可以无限入赘的。”
“什么唤作无限入赘?”徐姑姑是一头雾水。
小林道:“就是我家姑爷还可以入赘别人家,那些人都是希望我家姑爷上他们家入赘。”
“无…无限入赘。”徐姑姑不由得娇躯一抖,一股恐惧从脚底窜上心头,咬牙切齿地骂道:“这混蛋……!”
小林见徐姑姑粉拳紧握,身子微馋,神色慌张,不禁问道:“徐总经理,您…您没事吧。”
徐姑姑斜目一瞪,吓得小林赶紧低下头去。
徐姑姑将车帘放下,“回去。”
她刚刚离开,又有两辆马车行至这里,正是周丰与曹达的马车。
“哎呦!曹贤弟看来我们是来晚了。”
武道 落葉隨楓
周丰一看门前停着那么多马车,不禁很是郁闷。
曹达道:“那好像是英国公得马车。”
超凡兵王
“英国公也来了。”
周丰双目一睁,又向曹达道:“曹贤弟,看来我们是没啥机会了。”
曹达点点头道:“我们还是别去凑这热闹了。唉……!”
……
总经理办公室内,郭淡正襟危坐在一群老流氓中间,犹如一只待宰羔羊。
“各位长辈,你们就放过我吧。”
郭淡双手一摊,欲哭无泪道:“这只是因为陛下见我誓死捍卫我与寇家的入赘契约,无法纳妾,无法为我郭家开枝散叶,故而才封我为第一赘婿,我也没有说要大开杀戒,哦不,咳咳,我没有要入赘别家的意思。”
“你小子少来!”
张元功哼道:“这事情我们已经打听得非常清楚,是你小子看上人家凤儿,想入赘老徐家,故而才要来这一道圣旨。”
至尊紈絝 絕品杜少
郭淡没好气道:“虽然事实并非这样,但就算事实是如英国公所言,那你们都已经知道我的目的,还来干嘛。”
张元功哼道:“正是因为知道,老夫才来的,凤儿可是老夫一早就看上的,早已经视凤儿为家人,如果你想要得到凤儿,那必须连我家孙女一块娶,如此一来,凤儿也算是我家孙媳。”
“这样也行?”
郭淡这脑子开始理不清了,这真是神奇得脑回路啊!
“当然能行啊!”张元功哼道:“既然你能够入赘他老徐家,那也能入赘我老张家,我老张家可不比他老徐家差,这男人还怕女人多么。”
“咱们的孙女虽然不如徐家千金,但是咱孙女那是年轻貌美,这是那徐家千金比不上的。”李高笑呵呵道。
腹黑王爺小小妃
“可不是么,你入赘也是为了开枝散叶,年轻才好生孩子。”
“郭淡,拿出你大丈夫的气概来,来者不拒!”
“来者不拒?”
郭淡猛吸一口冷气,然后就使出浑身解数,将他们给轰走。
再聊下去真的会那啥人亡的。
送走这群老流氓后,郭淡突然后门藏着两道八卦的身影,道:“人都走了,还瞧甚么,进来吧。”
“哦。”
只见小小和朱尧媖从外面走了进来。
郭淡瞧了他们两个一眼,一本正经道:“有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你们要且行且珍惜啊!”
朱尧媖和小小相视一眼。
“总经理,我们去做事了。”
二人急忙忙离开了。
郭淡一翻白眼道:“不识货的家伙,真是没有干秘书潜质。唉…其实我也没有。”
“哈哈…贤婿,忙坏了吧。”
只见寇守信、寇涴纱父女从后门走了进来。
“岳父大人,人家跑来提亲,您应该出面才是,哪能让小婿抛头露面。”郭淡是一脸委屈道。
“你也不嫌恶心。”
寇守信鄙夷了他一眼,道:“这事可别找老朽,老朽是爱莫能助啊!哈哈…!”
“夫人…!”
郭淡刚想向寇涴纱求助,就被两道目光给瞪了回来,转而道:“夫人累了吧。快坐,快坐。”
槍手童話 大臣
一家人坐了下来,寇守信打趣道:“贤婿,你可真是真人不露相,看看这上门提亲的人,个个都是非富即贵,就连武清候都来了,他可是李太后得哥哥啊!”
郭淡呵呵道:“那又怎样,这事是一个巴掌拍不响,我才不想入赘他们家。”
寇涴纱笑吟吟道:“夫君就惦记着大姐姐。”
“哎呦!夫人,你可算是酸了,为夫真是太兴奋了,我还以为你一直都不珍惜我。”郭淡差点没有泪崩。
“别瞎说。”
寇涴纱啐了一声:“爹爹可还在这里。”
寇守信却道:“女儿,你确实对贤婿关心不够,这你得改。”
他一看这架势,这么多人来抢,这还真得稳一点,可别弄砸了。
寇涴纱微微一翻白眼,道:“爹爹,你莫听他胡说,女儿要真拦他,他又会怪女儿。”
“夫人,这话你可千万别说。”
郭淡呵呵道:“夫人你要真拦,我还真就请求陛下收回我无限入赘的权力。”
寇涴纱道:“真的?”
“真的。”
郭淡点点头,道:“就你一句话的事。”
寇涴纱道:“飞絮呢?”
郭淡眨了眨眼,道:“那…那我是被逼的。”
儿子都生了,他能怎么办,勉勉强强多收一个,真是好生为难啊。
寇涴纱立刻道:“多一个和多两个也没有什么区别。”
开枝散叶得压力,令她这工作狂确实非常恐惧,她还真希望郭淡能够再找两个。
正当这时,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总经理,关公子求见。”
“这死胖子还真会凑热闹,平时也没有见他来。”
郭淡嘀咕一句,道:“让他进来吧。”
不一会儿,只见胖子关小杰挺着他那十月怀胎的大肚子走了进来,入得屋来,猛地一怔,“寇叔父和嫂嫂都在啊!”
寇守信起身拱手道:“关公子。”
“有礼!有礼!”
关小杰赶忙回得一礼。
郭淡打趣道:“胖子,你至于吃成这样么,你看看你,连行个礼都快喘不上气了,你可是五条枪中流砥柱,可别将身体给吃坏了。”
关小杰讪讪道:“我最近已经吃得很少了。”
寇涴纱忙道:“关公子,请坐。”
“多谢嫂嫂!”
关小杰一屁股就坐在郭淡身边。
郭淡赶紧坐开,“这热量可真的是,你还是冬天再来吧。”
关小杰一脸委屈,不爽道:“第一赘婿了不起么。”
“一般般啦!”
郭淡哈哈一笑,又问道:“你今儿怎么有空上我这来。”
关小杰突然想起什么事似得,不禁瞄了瞄了一旁的寇守信和寇涴纱。
寇守信哈哈一笑,道:“关公子也是来提亲的吧。”
关小杰问道:“寇叔父不在意么?”
寇守信摇头笑道:“不在意,不在意。”
在意也没啥用,这来提亲的人,他可都得仰望。
关小杰立刻朝外喊道:“拿进来,拿进来。”
只见四个仆人,拉着两幅画卷走了进来,画卷上面画着两个妙龄少女,看模样也就是十四五岁。
“郭淡,都是我妹妹,你觉得如何?”
关小杰忙问道。
“你妹妹?”
“对呀!我姐都已经成婚了,就剩妹妹了。”
“亲兄妹吗?”
郭淡问道。
关小杰道:“当然是的。”
郭淡道:“同父同母?”
“不同母。”
“难怪。”
郭淡点点头。
寇涴纱瞧了眼郭淡,不免抿了抿唇。
“你啥意思?”
“啊?”
郭淡一怔,摇摇头道:“没啥意思。呵呵!”
关小杰又问道:“你觉得如何?”
郭淡点点头道:“专业!”

3iu0r玄幻小說 承包大明 起點-第九百零八章 最強之敵相伴-a6dvl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徐小伯爷,武功盖世,躧踏宁夏,尿擒哱拜。京城双愚,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一路逼行的徐继荣可算是抵达了京城。
“徐小伯爷……!”
“别喊了!比别喊了!”
徐继荣突然摆摆手,然后骑马上前,激动地喊道:“头!头!”
前来接应的董平,一听这称呼,不由得非常郁闷,我堂堂总指挥使,怎么就只剩下了一个“头”,可真是岂有此理,这要是一个普通的锦衣卫,估计永无出头之日,但来者偏偏是徐小伯爷,他也只能应着,等徐继荣行至跟前,他笑道:“果真是将门无犬子,小伯爷艺高胆壮,不惧那龙潭虎穴,只身前往,智擒哱拜,真是令吾等倍感汗颜。”
徐继荣当即就信了,陶醉道:“头说得可真是太对了,什么龙潭虎穴,我是一点也不怕。”
我就是随口一说啊!董平眼中闪过一抹尴尬,然后向身后一挥手,一队锦衣卫立刻上前接管囚车。
徐继荣左右看了看,“陛下没有来么?”
嬌妃特工:王爺請節制 公子扶蘇
“陛…陛下?”
校園咒魂曲 殘影
董平一愣,只觉这小子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想得太多了,讪讪道:“陛下政务繁忙,故而特地命我来此接应你。”
“那倒也是。”徐继荣点点头,但兀自倍感失望道:“可是怎么连个欢迎我的人都没有?”
他以为回到京城,那一定是人山人海,皇帝率领满朝文武夹道欢迎,可是没有想到,进入京畿地,反而围观得人越来越少,这令他有些失望,他原本还想狠狠装上一回的。
“……!”
嫡妃
董平抹了一把冷汗,道:“最近京城发生了一些事,故此大家没有太关注此事,哦,我来之前,伯爷特地让我转告你,让你赶紧回家。”
徐继荣眨了眨眼,忐忑不安地问道:“头,我爷爷是笑着跟你说得,还是阴沉着脸跟你说得。”
这小子还真是够烦的。董平纯粹就是瞎编的,徐梦晹怎么可能会去找他,他只是为了早点打发这小子,又是敷衍道:“是笑着跟我说得。”
“那我放心了。”
徐继荣稍稍松了口气。
董平虽然没有见到徐梦晹,但当下的京城还真没有人关心哱拜的事。
承天门外!
exo重生遇見你 迷糊的二喵紙
此时正有着数百人跪门前,几乎人人都留着一把白胡子,可见他们的年纪都不小了。
而在远处的一个巷口停着一辆马车,车内坐着一男一女,正是郭淡与徐姑姑。
花叢混混王
“真正的强敌终于出现了。”
徐姑姑从窗外看着那些跪着得老头,微微笑道。
郭淡回过头,递去两道疑惑的目光。
徐姑姑苦笑道:“如朝中文武百官,到底还是受到皇权管制,他们在与皇帝的较量中,自身本就处于劣势,但是这些士绅却是不受皇权管制,故而改革的成败,关键并不在于朝中文武百官,而是在于他们这些士绅,自古以来得改革皆是成于朝堂,败走乡村。
然而,此次改革,他们还是最大的受害者,他们这些士绅全都是免税大户,同时也是最大的佃农主,支配着乡村的一切事务,朝廷对他们一向都是采取安抚和合作的策略,他们显然是不可能接受此次改革的。
京城到底是天子脚下,京畿地得士绅还只是跪在这里,但了地方上他们可能会更加激进。”
其实如张鲸、李高之流,并不是那么的可怕,皇帝还是可以压制他们的,士绅才是最大的问题所在,也是封建势力的根本所在,任何改革没有他们的支持,是不可能成功的。
当初张居正在朝中是权倾朝野,反对他的人都被赶出朝堂,但他也不敢动这些士绅得利益,还是得跟他们合作,一条鞭法并没有伤害他们的利益。
其实摊丁入亩也没有伤害他们的利益,之前要推行摊丁入亩,士绅们也没有站出来反对,但是若要免除特权,这将直接重创士绅阶层。
这就导致京畿地的士绅全部跪在这里。
“那不知居士有何建议?”郭淡询问道。
古劍屠巫 李洪陽
徐姑姑沉吟少许,道:“基于皇权不下县,陛下是难以对付他们的,哪怕是动用武力都是无法解决的,因为军队是不可能与天下百姓作对的,同时宗祠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士兵可能也是乡民,与士绅开战,军心将不战自乱,只能由你来跟他们对抗,用民间的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
你曾也战胜过他们几次,虽然那只是局部上的胜利,那如今你的势力也遍布全国,你是有能力与他们对抗的,但不要妄图速战速决,也不要妄图一招制胜,这必将是一场持久战,必须用尽一切手段去对付他们。”
郭淡问道:“比如说?”
徐姑姑笑道:“你对此应该很有经验,可以趁着灾情,以招工的方式,将乡民迁走,瓦解整个乡村,亦可以从内部分化他们,总之,对付他们,一定要无所不用其极,否则的话,你不可能取胜。”
喜兒惑 樂悠然
郭淡搓着额头道:“看来困难才刚刚开始。”
徐姑姑笑道:“上千年来,能够接触到这个困难的人还真不多,且唯有秦朝商鞅成功击败过他们,但当时世家大族是远比不上如今的士绅。”
别说秦汉时期,哪怕是唐宋时期的世家大族和士大夫阶级也远不如明清时期士绅阶级强大,因为越封闭,越固化,这士绅阶级就越强大。
……
而此时万历已经移驾皇家马场,他要在那边组建自己的参政院,在皇城得话,那些芝麻小官出门就见到一品大员,这还没有干活,只怕就吓得腿软了,他必须要避开整个官僚体系。
他来到皇家马场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刻召见曹恪。
“员外郎,朕好像还没有听你谈及过对于此次改革的看法。”
万历向曹恪问道。
曹恪拱手道:“微臣绝对支持陛下此番改革,微臣也认为,也唯有如此才能够解决我大明目前所存在的问题。”
万历非常满意地点点头,又道:“要人人都如你这般想,那便好了,可惜许多人都不认同,刚刚城内传来消息,京畿地的士绅现在都跪在承天门外,你看此事该如何解决?”
他对此是早有准备,他非常清楚,成功压制住大臣,并不能代表什么,最多只能说赢得了一个开始,让你有机会去改革,如果没有摆平朝堂,开始的机会都没有,但真正的困难是在于执行。
任何改革都是如此。
而士绅与官僚本就是一体的,士绅阶级一定会出来反对的,并且将士最中坚的反对力量,若想打赢这一仗可不是那么容易。
正是因为他有准备,他也表现的非常有耐心。
曹恪沉吟少许,道:“微臣认为,在面对士绅问题上,陛下不应直接与他们起冲突,还是应该采取安抚得手段,派人去规劝他们,若是太过激进,可能会导致天下大乱。”
万历听罢,略显有些失望,问道:“你认为朕劝得了他们吗?”
“微臣以为陛下肯定劝不了,他们是不可能答应陛下收回他们的特权。”曹恪回答道。
万历好奇道:“那你为何还让朕去劝他们?”
曹恪道:“这是为了避免他们走向极端,温和得手段,能够让他们认为此事还有回旋的余地,也是为了继续推动改革,如果陛下采取强硬手段,必然会引发动荡。届时陛下将无暇顾及改革,微臣以为若想推动改革,就必须跟他们谈,能否谈成,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拖住他们,然后陛下可动用一诺牙行的势力去对付他们。”
“郭淡?”
“是。”
万历微微皱眉,道:“可郭淡只懂做买卖,此类事他并不擅长。”
他没有找郭淡来谈此事,就不想再给郭淡再增加负担,因为郭淡那边还得帮助他稳住军方,还得帮他敛财,如果郭淡与士绅发生直接冲突,各地一诺钱庄就都处于危险之中。
他是打算将参政院推倒前面,挡住士绅,保护郭淡。
曹恪答道:“微臣曾仔细研究过卫辉府现象,微臣发现卫辉府的士绅,如今已经彻底变成法院院长,在乡村已经不具备任何影响力,但改变这一切的,并非是郭淡所设的三院制度,而是郭淡推动的契约体系。”
万历忙问道:“此话怎讲?”
曹恪道:“微臣发现郭淡的契约体系,主要是为了推动商业发展,商业一旦发展起来,必然会将人都吸引到城镇去,如此才能够支持卫辉府那些大作坊运作,而当百姓都来到城镇生活必然就远离了宗法,故而律法就会变得更加重要,要凌驾于宗法之上。
这就是为什么,郭淡在卫辉府设立了三院制度,是取得极大的成功,而相比起来,之前开封府的三院地位就不如卫辉府,是近一年来,三院在开封府大放异彩,其原因就是郭淡最近也在开封府推行契约体系。
反之,士绅之所强大那是基于将百姓束缚在乡村,故而宗法要比律法更加强势,换而言之,只要陛下您支持商业发展,那宗法就必然走向没落,微臣认为能够击败士绅的唯有郭淡。”
“你这么一说,朕全然明白过来!”万历顿时是茅塞顿开,可随后又道:“但是郭淡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与天下士绅对抗。”
曹恪道:“参政院可为郭淡掩护。”
万历哦了一声:“此话何意?”
曹恪道:“参政院的职责代表朝廷推动改革,劝说士绅的任务自然交由参政知事来执行,这也是理所当然,且名正言顺的,那些士绅们必然会认为参政院才是他们最大的敌人,到时他们主要攻击的也是参政院,那么郭淡便可悄然无息,潜移默化得瓦解士绅的势力。”
末法時代之三生石
万历愣了愣,笑道:“这会不会委屈了你们?”
曹恪忙道:“回禀陛下,虽然参政院是任务是掩护郭淡,但毕竟表面上还是参政院在推动改革,故此一旦成功,那么名留青史的也必将是参政院,微臣不觉得任何委屈。”
万历眼中一亮,这小子是个人才啊!好奇道:“卿既有如此贤才,为何一直朝中默默无闻,是不是申爱卿为了避嫌,让卿少说话。”
这称呼已经从“你”变成了“卿”。
曹恪赶忙道:“岳丈大人对臣一直都非常照顾,也一直支持臣,只是臣在当时对于国家所面对的问题也是深感无能为力,实乃自己能力不足,臣能够当上户部员外郎,多少都离不开岳丈大人的照顾。直到郭淡承包卫辉府后,微臣才发现国家存在问题,也许是能够解决的,故而臣这些年来一直都在研究郭淡。”
陰陽鬼咒 念響
其实申时行、王锡爵他们都误会了曹恪,认为他只是为了避免别人说他是依靠裙带关系上位得,才不思上进。
可事实并非如此,他当然不蠢,他看到大明目前存在的问题,但他认为就算给他首辅当,他也没能力解决那些问题,他一直寻找办法,他经常去听一些大名士讲课,徐姑姑也是其中之一,那么他当时要上位,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帮申时行对付言官集团。
可他对那些又不感兴趣,索性就打卡上下班,混日子。
他自认为自己跟当初的郭淡是不一样,郭淡那是真低调,而他只是实力不允许他高调,他只能低调。
但事实是他挺有能力的,只不过他由于自己出身不好,又当了上门女婿,他内心是很自卑,他永远看到的是别人的优点,自己的缺点,他总是觉得自己不行,无法担当大任。
这也是申时行最为困惑的地方,因为大家都看到曹恪的才华,认为他是可造之材,可曹恪就是不争气,你推他一步,他给你退两步,将人都给气死,这年轻人血气方刚,活得还不如一个老头。
可凡事有利必有弊。
無盡月眼 蔣羽
这种性格也使得他不断去学习,去向每个人学习,他认为大多数人都比他优秀,都值得他去学习,这也让他今日能够站在皇帝面前滔滔不绝。
当然,这也赢得了万历的欣赏。
PS:今天三更,中午12点还有一更,对盟主流-冰表示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