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f5y精华都市言情 位面大佬聊天羣-第172章 逃脫夢境推薦-bdcb5

位面大佬聊天羣
小說推薦位面大佬聊天羣
直到天亮,霍克也没有睡着,一下子,仿佛苍老了十岁。
“唉……究竟……是怎么了……”
無限寵妻:總裁你好壞 許你再見傾心
絕色悍夫太難馴
霍克有些呆滞的看向窗外,他的眼球已经布满血丝,黑眼圈加重几分。
经过几次折磨,霍克已经分不清昨天,今天,与明天,时间观念已经开始模糊了,可以肯定的是,再这样下去霍克必然会崩溃的。
思索着,霍克忽然爬下床,他想要出去走走,或许能有收获,实际上霍克还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还处在梦境。
街道上,只有霍克一人行走着,四周安静的可怕,像是一座死城。
“没道理……按正常这个时候应该已经人满为患了。”
霍克内心隐隐不安,但却只能漫无目的的继续散步,在确定自己在现实之前,霍克寝食难安,无法再进行任何日常活动。
日光逐渐升至高空中心,周围也开始有人群,这让霍克内心多了一分似有似无的安全感。
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车水马龙,霍克呆愣住,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前所未有的迷茫席卷而来,将霍克的脑袋冲刷的发昏。
“先生,买束鲜花给您的爱人吧。”
重生之貴女要翻天 小小桑
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遇见成双成对的男女便举起一束鲜红的花束说道。
她露出如蜜般的笑容,惹人喜爱,通常都能将手中的花束卖出去。
马尾辫小女孩忽然发现了正在发愣的霍克,她径直走向他。
霍克此时清醒过来,看着小女孩走来,露出自认为和善的微笑。
“这位美丽的小女士,请问你的鲜花怎么卖呀?”
霍克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自己在孤身一人的情况下小女孩会走来,但依然问道。
“先生……”
“您愿意奉献自己的任意一项的所有吗?”
这句话一出口,霍克霎时感觉一道霹雳从头顶劈下,一股恶寒袭来。
“你……你究竟是谁!!”
霍克一把抓住小女孩的肩膀,脸色有些疯狂的问道。
而小女孩脸色平静,只是淡淡的张开粉唇:
“你无法奉献。”
果然,霍克再次出现在那片迷雾之内,脚下依旧是不明流体。
霍克怒吼着,站在原地怒吼着,任由流体将其吞噬,任由那些不知名的小虫不断钻入身体直至撑爆肉身……
“咚!咚!!”
整点的钟声再次响起。
“啊!!!”
霍克从床上惊醒,他惊慌失措的望着四周,再一次的,他经历了那种足以令人崩溃的痛苦。
“杀了我!杀了我啊!!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为什么?!!”
霍克对着天花板歇斯底里的怒吼着,发泄着自己的愤怒……
……
……
直到夜晚,霍克都没有出门,只是呆呆的看着窗外,看了一整天。
反腐倡廉第一課2017
忽然,霍克从柜子中掏出一把手枪对着自己的脑袋。
“嘣!!”
霍克倒在血泊之中,双眼失去色泽……
“咚!咚!!”
霍克睁开双眼,他再次从床上醒来,无限的循环,他无法逃脱。
这个时候的霍克却是异常的冷静,他明白,无论怎么做都无法逃出这梦境,难道这就是劫难吗?
不!不对,这不是梦!而是时间被重置了!亦或者是平行世界!
狼煙:我的1937 三河
霍克大脑嗡的一下,他似乎想通了,有一股力量不断地让自己选择,一旦霍克没有抓住机会则会被惩罚,之后便会重新开始。
而那股力量极有可能就是上帝!
想着,霍克一脸震撼,不得不说在yy方面还是他强。
“机会!只要把握住机会就能逃脱现在这种处境!”
霍克内心欢呼着,仿佛找到了致胜宝典。
……
……
此时,真实世界内,时间只过了半个小时,但霍克已经在梦境中待了一周以上。
诺奥则趴在霍克耳边,不断地念着那些心理暗示的话语,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操控霍克的梦境。
惹火狐王的禦妖娃娃 左葵
霍克之所以会不断地在梦境中重复,是因为诺奥给他注射了自制的致幻剂与安眠药,并且在一定的心理暗示下不断的操控着梦境。
……
……
梦境内,霍克几乎被折磨的癫狂,每一次都差一点,每一次都因为意外或者迟疑而失去机会受到惩罚。
霍克真的不想再听到醒来时大厅内摆动的钟声了,只要醒来时大厅的摆钟在响,便表示自己仍旧没有逃脱出来!
这是霍克获得的信息之一,其实这也是诺奥给予的暗示之一。
……
……
现实内。
“咚!咚!!”
大厅的摆钟再次响起,诺奥猛的惊醒,他还以为自己没有逃脱出来。
“叮咚!”
门外有人摁了门铃,霍克神经紧绷起来。
“是谁?!”
十載雲煙
霍克用沙哑的声音问。
“先生……您愿意奉献自己的任意一项的所有吗?”
“我愿意啊!!!”
诺奥几乎零延迟的怒喊道。
“我愿意付出我所有的马克!”
……
……
诺奥成功拿到霍克的钱,而霍克之所以会选择付出钱,是因为在梦境中他也曾成功过几次,但都因为付出的物品都因为不是全部为理由而被拒绝。
但其中最后一次成功,诺奥则是说愿意付出所有马克,梦境中的提问者同意了,但却因为内心有一丝不舍而再次被拒绝。
霍克则明白必须是身心一致愿意奉献,不然永远无法逃脱这种循环。
……
……
此时的诺奥已经有了一笔巨款,虽然不是霍克的全部,毕竟霍克还有其他形式上的财富,无法全部拿走,但也是一笔足以让外人疯狂的巨额了,一笔用三辈子都用不完的钱!
诺奥去了当掉项链的店铺,而老板也没有食言,拿到钱就将项链归还了诺奥。
次日,夜晚。
苍穹上挂着一轮银色圆月,已经过完生日会的贺子靠在窗边看着天空中的圆月,月虽圆满,但表面的坑洼却像是少了什么。
“哼!那家伙到底来不来嘛……”
贺子气鼓鼓的看着上空的银河。
“嘿!”
“呀!!”
一只手拍在贺子背后,这让贺子没忍住大叫。
“嘘!是我!”
诺奥将食指抵在唇上,示意安静。
“哼!你这家伙怎么来的这么晚?害得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贺子气鼓鼓的捏着诺奥的脸,捏的诺奥求饶。
“对不起嘛!路上遇到一群找我麻烦的人,没办法才耽误了!”
诺奥被捏的流眼泪。
“那……你没受伤吧?”
贺子停下手问道。
“哼!当然没有!我当然是把他们好好教训了一顿!”
“说大话!”
贺子笑着想要伸手捏诺奥的脸,但却被躲了过去。
“等一下,送你个惊喜!”
“当当!”
诺奥从背后拿出一串项链,正是贺子原本的项链。
“啊!你真的拿回来了?!”
贺子惊讶之余是惊喜,她很高兴能拿回这串项链,这串项链是她去世的母亲留下的,对她有非凡的意义。
“不止!我说过,我还会给你准备一份大礼!”
诺奥有些激动,一张稚嫩的小脸都涨红了。
“闭上眼睛,把手给我。”
诺奥故作神秘道,随后贺子感觉手腕一凉,吓得她差点叫出来。
“好了,睁开眼睛!”
睁开眼,一副精致的黄金手镯戴在贺子的右手上。
“哇!”
诺奥呆呆的看着满脸惊喜并且发出惊呼的贺子,眼中浮现情愫。
“喜不喜欢?”
“喜欢!但是……好重啊……肯定好贵吧……”
最牛皇帝系統 青菜扮豆腐
賀熙朝 褲衩辟邪
贺子有些担心的望向诺奥。
“没事,这些钱是我赚来的!最近我可是混的风生水起哦!”
诺奥昂起头,一脸神气,他下意识的将背后的衣角向下拉了拉,外衣内,全是血迹,但完美的被外衣包裹。
“对了,今天也是我的生日,你有没有想要送我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