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8s0c扣人心弦的小說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第二百六十章 綱手:這兩個曉的成員長得有點兒眼熟分享-7mbls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佩恩暴露是一件必然的事。
新任第五代水影照美冥在雾隐村遇到袭击之后,试图发起过一次利用六尾人柱力伏击晓组织的计划,可惜的是木叶那边遇到了角都等人入侵的变故,最终这个计划无疾而终。
只不过照美冥并没有放弃六尾人柱力羽高,甚至还派人劝说他回归村子。
只是心灰意冷的六尾人柱力拒绝了照美冥的提议,羽高认为自己有能力保护自己,回到雾隐村面对那些歧视或者试图剥夺尾兽的自己人反而更危险。
照美冥真的无奈。
整个雾隐村都被晓组织攻破了,区区一个六尾人柱力又能做什么,这个时候还待在外面不是给晓送人头么?
可惜照美冥的权威是真的不够。
而且照美冥的行事手段相对温和,只是分派了一部分忍者监视和保护六尾人柱力,继续劝说他回到村子。
可惜的是,面对佩恩六道这种级别的敌人,那些负责保护和监视的雾忍们能逃回去几个送信已经很不容易了,至少他们带回了一个晓组织新暴露成员的情报。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个黑锅应该由上原奈落和志村团藏各分一些,甚至团藏还要占得多点儿。
如果不是杀掉了志村团藏奖励了他黑暗收割,上原奈落也不会为了黑暗收割的力量去摧毁雾隐村。
如果上原奈落不去摧毁雾隐村,照美冥也不会这么刻意敌对晓组织,也不会刻意保护和监视六尾人柱力的情况。
现在照美冥得到了晓组织新出现的轮回眼成员和六尾人柱力失踪的情报之后,派人把这两个情报送给了自己的盟友木叶,因为在晓的请报上,砂隐村和雾隐村、木叶是相互共享的。
木叶村内。
第五代火影纲手正在忍者学校上课,这对于纲手来说可是非常难得的,她可是为了悠闲连处理政务都要抽出时间的盖章型火影。
“哈啊!”
纲手猛地扭身一脚踏在了地面,脚上巨大的力量直接摧毁了地板,整个空旷的场地瞬间化为一片废墟!
一群未毕业的忍者学员精神恍惚地看着这一幕,他们没有感悟到火之意志的温暖,感受到了火影的暴力。
“喂,愣着干什么,鼓掌!”
纲手不满地看着一群小鬼头。
忍者学校的小学生们被她一句话吓得寂静了一秒钟之后,稀稀落落地掌声响了起来,比起刚才的场面还要尴尬。
男生们大都被吓得不知所措。
女生们大都是五代火影的小粉丝。
纲手满意地看了一圈那些心情激动的小女生,伸出自己的手掌揉了揉最前面的一个白眼小姑娘:“花火今年十一岁了吧?明年就要毕业成为一个忍者了呢,要加把劲啊!”
“是,纲手大人!”
盛寵世子妃
日向花火认真地点了点头之后,忽然开口道:“纲手大人,我能成为您的弟子吗?”
“哈?”
極品修真邪少 公子翟
纲手的额头上冒出一个问号,疑惑地蹲下身看着白眼小姑娘,轻笑道:“我可是看过你修炼柔拳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天才的日向忍者了嘛!还要跟着我做医疗忍者吗?”
“不。”
劍爆神域 道生飛花
日向花火平静地摇了摇头,头发微微飘动,哪怕今年她才十一岁,也能看得出来她将来必定会成为一个漂亮的女忍者。
日向花火的脸色一肃,眼神变得有些坚定:“我想学习纲手大人的怪力术,杀掉上原奈落,为父亲大人复仇!”
三四年前,中忍考试爆发的木叶之乱中,当时日向宗家族长日向日足,为了保护一群下忍们逃脱,被上原奈落打成了残疾。
圓月彎刀 古龍
因此整个日向一族被迫推举了宗家另一位忍者日向雏田担任宗家族长,那个时候她还是个下忍。
从那之后,日向一族渐渐开始低调了起来。
日向花火从小就在白眼一族的骄傲中长大,父亲和姐姐其实对她也十分宠爱,她自己也是一个小天才,可以说童年生活优渥。
在中忍考试的内乱结束之后,这一切都变了。
日向日足因为残疾变得一蹶不振,一心将希望寄托在两个女儿的身上;日向雏田平日里在外时的态度十分强硬,深夜里的时候却总是自己偷偷流泪。
毕竟整个日向一族宗家分家的所有成员,都希冀着雏田这位族长能够扛起来家族重担和白眼的威名呢!
我家明星難飼 煉妖狐
日向花火一直旁观着这一切,并且深深把那个仇人的名字记在了心里,以及她的练功假人上。
上原奈落!
上原奈落!
纲手听到日向花火的话,看着白眼小姑娘脸上的坚毅和仇恨,纲手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了起来。
“我不会答应你。”
纲手摇了摇头。
这一句话就让日向花火脸色难看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纲手慢慢抚摸着花火的脑袋,轻声道:“如果有一天你不是为了复仇,而是为了能够更好地保护自己的家人,为了不让木叶的悲剧重演,那个时候再来找我吧!”
“……”
日向花火沉默了一会儿。
片刻之后,这个小姑娘点了点头道:“是,火影大人。”
离开了忍者学校之后。
纲手百无聊赖地仰着头,叹了一口气道:“真是的,小小年纪不应该为仇恨束缚啊!这样的话岂不是和佐助那个小鬼一样为了力量不择手段了么?”
“这就是战争的残留…”
跟在纲手身边的静音抱着一只小粉猪,轻声感叹道:“上一次上原奈落来的时候,我见到猿飞木叶丸那个小家伙偷偷躲在边上想要刺杀上原,总是吵着要为三代火影复仇呢!”
走在另一边的春野樱撩了撩自己的头发,低声道:“明明那个时候一直感觉上原前辈不是一个坏人呢!”
“嘁,这个世界有纯粹的好人和坏人吗!”
纲手冷哼了一声,不满地开口道:“那个小鬼也是为了自己的村子,这种事也无可厚非,毕竟他也只是一个接受上级命令的忍者,这个话题以后不要再提了。”
不提起这件事还好。
一提起这件事,纲手忍不住想骂志村团藏。
可惜的是,根部首领志村团藏早就疑似战死,临死前还给木叶添了一个大堵。
“火影大人!”
一名暗部忍者飞身落在了纲手的面前,恭恭敬敬地开口道:“雾隐村的使者来了,他们带来晓组织最新的情报!”
另一名暗部忍者也飞身落在了纲手的面前,沉声道:“火影大人,土之国的情报刚刚传来,岩隐村被晓攻破死伤惨重,五尾人柱力被晓组织抓走了!”
又有一名暗部忍者落在了纲手的面前,轻声开口道:“火影大人,岩隐村的使者交涉,他们希望能用一位晓组织内部还未现身的成员情报换取关于晓组织的情报!”
“……”
纲手的额头忍不住跳了跳。
正当纲手要赶往火影楼的时候,又有一名暗部忍者出现在她的面前,沉声道:“火影大人,泷隐村首领涉木送来了消息,也是关于晓的事!”
“……”
纲手的情绪渐渐暴躁,猛地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一拳轰倒了旁边的墙壁!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纲手咬了咬牙,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我现在立刻赶去火影楼,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晓组织的那群家伙怎么会忽然出现这么大范围的行动!”
土之国,泷之国,水之国。
纲手的心理蒙上了一团阴影,倘若她的猜测不错,或许雾隐村和泷隐村送来的消息,应该也都是人柱力失窃的消息。
事实果然如同纲手所料。
火影楼内,纲手会见了雾隐村的使者之后,立刻得知了六尾人柱力被晓组织抓捕和一名拥有着传说中仙人之眼的敌人现身。
紈轉天下
泷隐村的使者送来的情报比较惨,整个村子还没有来得及发生像样的抵抗,几个晓组织的成员长驱直入抓走了七尾人柱力芙。
这一点倒是没有出乎纲手预料。
毕竟泷隐村根本没有保护七尾人柱力的实力,纲手曾经提及过代为保护,可惜的是泷隐村的涉木不敢答应。
现在倒好,直接被晓组织抓走了。
岩隐村的使者就比较有意思了。
这位岩隐村的使者或许是得到了大野木的授意,他们更多地是想要通过交涉得到晓组织的据点位置。
“……”
纲手整个人都无语了。
谁他妈知道晓组织的据点在哪儿?
如果纲手要是知道晓组织的据点在哪儿,她还会坐在火影办公室里听这些坏消息,早就开始组织忍者联军讨伐晓了。
岩隐村的忍者有些迟疑着,期期艾艾地开口道:“可是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是,木叶村和砂隐村联合夺回了被晓抓走的第五代风影我爱罗…”
“那是因为…”
纲手想要说出上原奈落和雨隐村的功劳,幸好她还算是政治敏感,立刻将上原奈落的名字重新吞咽了下去。
毕竟一旦岩隐村借此机会,和雨隐村建立起友好关系的话,对木叶的局势就大为不利了。
“好了!”
纲手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冷声开口道:“如果你们愿意交涉的话,那就把手头上的情报拿过来!说不定你们得知的那位晓的成员,早就在我们的情报名单上了!”
“这…”
岩隐使者有点儿不太擅长谈判。
片刻之后,他想起了三代土影大野木的吩咐,沉声道:“除了木叶现在能给我们的情报以外,我们还要求木叶将来查到晓的据点之后,立刻通知我们村子!”
“放心。”
纲手不满地看了一眼岩隐使者,轻蔑地开口道:“队友这种东西越多越好,想要围剿晓的话,可不是一个忍村就能成功的!”
“…希望火影阁下能遵守自己的承诺。”
岩隐使者咬了咬牙,将自己手中的卷轴放在了火影办公桌上,低声道:“这就是晓和我们岩隐村的联系人的情报。”
“哈?”
纲手忍不住勾了勾自己的嘴角,轻笑着嘲讽道:“我们还一直以为你们岩隐村和晓是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呢!”
当初草之国事件,岩隐村借助晓组织为木叶平添了许多伤亡,这个仇纲手可是记得十分清楚。
现在看到岩隐村也被晓组织摧毁,纲手的心情简直不能更舒爽,尤其是这群家伙现在还有求于木叶;倘若不是为了大局,纲手还真想把这个岩隐使者赶出去。
“嗯?”
纲手打开卷轴之后,眉头忍不住就皱了起来:“这个女人竟然是雨隐村的叛忍么?”
纲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看着卷轴上的素描画像:“怎么看着还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火影大人见过她吗?”
岩隐使者也刚刚拿到了木叶交给他的情报。
说实话,岩隐使者心里还有点儿唐突,万一纲手认识卷轴上的女人,岂不是他们的情报就毫无意义了么?
“放心。”
纲手看了岩隐使者一眼,轻声道:“这个成员是我们通缉名单上还未收录的,你们的情报很有价值,我们的约定依然做效。”
岩隐使者这才放心地转身离去。
纲手继续盯着卷轴,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卷轴之上。
画着一个面相清冷的女忍者。
这个女忍者头上戴着雨隐叛忍护额,身上披着晓组织的黑袍制服,看上去就有些不太容易亲近的感觉。
卷轴底下写着关于她的一部分情报,比如浅蓝色头发,浅橙色瞳孔,头上经常戴着一束纸花,尤其擅长某种纸遁秘术,能够无视物理攻击等等。
正在纲手还在思考的时候,一个高大的白发老男人带着一个黄发青年忍者走进了火影办公室,有些兴奋地开口道:“喂,纲手,我们回来了!”
“自来也?鸣人?”
纲手下意识地放下了手中的卷轴,有些惊讶地抬起头看着他们道:“你们怎么回来了,鸣人的仙人模式修炼成功的吗?你不是花费好多年的时间…”
完蛋了!惹上霸道撒旦王子!
“嘘嘘嘘嘘!”
自来也连忙在自己的嘴唇上竖起了手指,慢悠悠地走到了火影办公桌前,叹了一口气道:“反正他的仙人模式算是修炼成功了吧!只是仙人模式持续时间有些麻烦…”
漩涡鸣人体内的九尾不允许其他通灵兽共享漩涡鸣人的身体,这就导致漩涡鸣人的仙人模式虽然修炼成功了,但是在战斗中却根本不能持续太长时间。
幸好这个小家伙另辟捷径。
说完了仙人模式的事情之后,自来也看了一眼纲手面前的卷轴,诧异地问道:“嗯,你在看什么?怎么表情刚才那么难看?”
“哦。”
纲手的眉头顿时下意识地再度皱了起来,先是把手中岩隐村送来的情报卷轴递给了自来也,又抽出了一副雾隐村送来的情报卷轴也递给了自来也。
纲手的表情有些不太好看,她轻声道:“这是我们刚刚得到的情报,晓组织还有两个隐藏成员,我似乎曾经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