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ks3v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網遊之全能鍊金師》-第五百七十九章-oxnme

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小說推薦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赵鹏鹏心里想着也不能一直呆站在这里啊,毕竟实在是太热了,还是过去看看吧,房子的门并没有锁,不好意思,那个我是您的侄子,应援赵鹏鹏,我是赵鹏鹏,请多关照,打扰了客厅,洋溢着古代装饰房间的感觉,敞开着的隔扇,让通风镜变得很好,不可思议的,我产生了一股怀念的感觉,我应该没有在这种地方住过才对镜子阿姨去哪里了呢,房间里完全没有其他人的气息,只有微风一直在静静的吹拂着,原本嘈杂的蝉鸣声,在进到房屋以外顿时减弱了不少。我来到中庭随意的走着,前方出现了一间仓库,里面传来了人的气息,有人在吗?来了正在里面工作的女把身子转了过来。那那个唉您好啊,难道说是赵鹏鹏吗?是的,看来这个人就是静子阿姨了,我本以为你傍晚左右才会过来的,抱歉我这个人真是的,主要是我来的比预计中早的一些,静子阿姨连忙站起朝着我走了过来,我本来还想去港口那边接你呢,那个你是怎么找到路的,我手里有地图的,你这点可以放心说的也是不知为何,他看上去似乎显得有点紧张,身为母亲的妹妹也就是我阿姨的,她从年龄上来说应该是比我要大很多的才对,不过从她现在的样子,但实在看不出来。也是很神奇的一种方式吧,给请用,谢谢静子阿姨将麦茶放家后在桌子的对面坐了下来坐起来,我已经好久没。喝过东西了,一想到这里我就一口气喝干了,冰冷的麦茶镜子阿姨则是一脸露出微笑一边再次为我将茶杯住满那个,我估计也算是继承了这个房子吧,只不过。老妈他把乱七八糟东西也都堆在这里了光靠我自己根本就没法处理。这就是一件很让人心烦的事情,你能过得真是帮大忙了,得来这边一看就顺便也在岛上放松一下吧,好的,对了,这黄鹏你会骑摩托吗?驾照的话倒是有,主要是听别人说会骑摩托,男生很受欢迎,所以就顺便考了一下,虽说身为学校学生的我身边一个女孩子都没有就是了,我有一辆就放在仓库那边,你可以随便拿去骑哦,虽然在这座早上开车是件很麻烦的事情,但是有辆摩托的话,在移动上还是挺方便的话,虽如此,其实有辆自行车也就已经很足够了,确实如此,这里之后就是赵鹏鹏的房间的,虽然我也有大致的打扫过,但是因为这边一直都被当成厨房是在用,所以多少还是会有。一些机会你就小心一些就好了,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岛上的风景,在那前方甚至还能隐约看到我刚才到达的港口以及旁边停泊的轮船,对了,除了你以外还有一个人已经来到镜子,阿姨刚走到门口就突然的转过了身,那个人也是您的亲戚吗?之后再给你介绍吧,好的不好意思,房间一直都没有使用,搞得到处都是灰尘,这倒是没什么了不起的。倒不如说正好是符合我现在的心境什么,这倒没什么,其实并没有什么需要特别关注的点,我推开窗户令人感到舒适的空气流进了房间。
毒妃很狂很囂張 魚小舟
陸先森,只婚不愛
大巫醫
胭脂帝國 小貓和蝴蝶
默示倒計時
令人感到舒适的空气流进了房间,我大口脾气让他充满胸膛。我在榻榻米上躺了下来,灰尘的味道好重,但是却没有让我感到不舒适,这是很重要的,要不要来鸟白岛静子阿姨的信送到我的住处是在七月中旬,距离暑假还有少许时间的时候上个月外婆离开了,身为她母亲的母亲的她似乎是一件很奇怪的人,之所以用似乎这个词,是因为我实际上并没有和他见过面,或许在我很小的时候曾经和他有过见过几面了,不过就算有,我现在也没有任何印象了,根据母亲的说法,外婆和外公汁都像是新婚一样,感情非常非常的好,外公退休以后他们两人就开始结伴到世界各地去旅行,对于我来说那些玩意儿会送来的一锅屠杀鱼相片就是我对外婆唯一的印象,据说在外公离开之后,外婆就带两人当初收集的各种遗物,为了回忆当初的时光而一直在这。禁毒的生活,而就在上个月他也在突然间离开了,我们家里人遵照他的遗言,没有举行葬礼,而只是在本家举办的一场告别式,我记得谁曾经说过,逝去的人能带走的只有自己的灵魂,曾经被称为怪人的外婆收集的各种遗物仍然堆积在这个家里,其中有很多和家人的思念相关的东西不能全部交给专业的清洁公司去处理,但是大人们也都很忙,所以就在亲戚们的孩子里找了一些闲人搬了过去,这其中就有我儿那个人,也就是我今年的暑假对于我来说可谓是非常的闲,直到去年为止,暑假对于我来说都只是个名为暑假,实际上确实能让我每天都沉浸在游泳训练中的东西,但是自从在那场重要的大赛中失败以后,我又彻底害怕上了游泳。
现在甚至已经到了光是进水里就会感到恶心的程度,拜其所思为逐渐退院里的社团,一言以蔽之就是所谓的大闲人,所以这份邀请对于我来说几乎就像雪中送炭一样的行为,就这样我撑着说来到了这个小岛一身满是疮痍的候鸟吗?说的真是一点都没错哇好累,现在这个时候对我来说真的是毕竟走了一段很远的路啊,所以确确实实很累很着急忙慌的让我感觉很不舒服,等我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变得很暗了,不好睡过去了,我慌忙跑出房间看到了路边上的所有发生的一切,睡的还可以吗?对不起,刚才第一天就就做出这种事情,肚子突然没有任何想法地叫了起来,最对不起那个静仔,不好意思挠挠鼻子,本来按理来说我是应该给你做晚饭的,但是我的料理实在是。不是那种能端出来见人的东西,哈哈,抱歉啊,不是对不起,我也没有做过料理,我去买点什么东西来吃吧,要说能吃的东西倒也不是没有,大量的素食食品被堆在我们面前,不过可以正在的,你吃这个东西就实在有点过意不去了。就算不是正在的人,我觉得每天都吃这些东西也是不可以的,我突然开始担心这个人平时到底是过什么样的生活了,你再来这个家的时候应该有走过一段坡道吧嗯下了坡道以后就能看到一个食堂吧,印象里好像是有看到过那里的东西,很美味哦,那我就去那边吃好了,路上可能稍微的暗路小心点啊,所以说应该也没有按照无法走路的程度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