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2xh4都市小說 金色綠茵 ptt-第二〇九章 斜長傳仙氣飄飄分享-micwi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卓杨是奉旨上来打边锋的,却一登场就来了出千里救主的好戏。这种事情往往最容易出彩,也经常是助攻狂人型边后卫的拿手好戏,比如皇马的马塞洛。
马屁精现在长大了,但有些年轻烧包边后卫为了上镜,有时会故意晚回防,诱惑对手打自己这边身后的反击。等到对手中了计,这才高调炫耀一番速度,风风火火一路追杀到禁区里解围。
玩脱了的不在少数,但还是挡不住新一轮烧包前赴后继。
欧洲边后卫比较死脑筋,这个行业小秘密在巴西流派的边后卫里很盛行,尤其是在巴西踢球的巴西流派。十年前米兰巴西帮吃烤肉时,麦孔献宝一样把这个当作趣闻告诉了卓杨。
今年35岁的麦孔新赛季没有得到罗马队的新合同,目前无球可踢,只是凭着老脸留在特里戈里亚训练基地和罗马预备队一起训练。仅仅两年前,麦孔还随巴西国家队参加了本土世界杯。
曼城需要赢下这场比赛,卓杨领命上来踢边锋,也就意味着基础阵型从开场的3-6-1变化为3-4-3,右边是纳瓦斯。
域超凡入聖
大卫·席尔瓦退回中场,类似一个边前卫。
都是边翼,其实变化不是很大,无非主要和哪几个人做轮转换位的区别而已。瓜迪奥拉的老套路,卓杨对此熟悉得很,刚去巴萨头一年他就是这么玩的。
虽然刚才斯特林被断球造成的后果吓了大家一身汗,但凭心而论,并不能全怪他,中场没有快速有效形成对西布朗的人盯人要负很大责任,再加上后防线和布拉沃都被狼撵,才会这么惊心动魄。
实际上从全场位置来说,边锋在进攻中失误或者被断球,产生不利后果是相对概率最小的一环,这也是瓜迪奥拉让现阶段亦坑亦仙的卓杨来踢边锋的一个最重要原因。
期待着你爆人品,但也不得不防。
刚才是奥塔门迪把足球解围出了底线,西布朗开角球。
186的卓杨上来后是曼城场上仅次于188斯通斯和187科拉罗夫的第三高度,比门将布拉沃还要高两厘米,所以角球防守自然是要回来的。
重生當自強 阿三瘦馬
西布朗一水儿180+,曼城除了上边那四位,也就剩下丁丁和京多安两个将将180,其他人……
唉——
身高歧视是不对的,玩散打梅老板可以在第一回合KO罗总裁,因为他和卓杨学过两天。打乒乓球另说。
曼城的这些小个子并不含糊,在争抢第二落点上有先天优势,出脚快得像蚂蚱。
但这一次布拉沃没有麻烦大个子和小个子,他及时出击后一个漂亮的双手摘篮板,在191的麦考利脑袋顶上稳稳将球没收。
落地后布拉沃迅速手抛球给了左侧禁区外的席尔瓦。
如今英超长传冲吊玩法依然还健在,尤其像西布朗这样的中下游球队时常就会在特定场合舞弄一番,今天基本就是。
但足球在向前发展,落后就要挨打,就算长传冲吊打反击也不再是曾经那样进退都如潮水。
起源于荷兰全攻全守、发扬光大于十几年前马迪堡和巴萨的前场就地高位逼抢,这些年像瘟疫一样传播,终于在卓杨睡了一年多之后,已经成为了主流足球的常识。人人都在玩,家家都是这么练,不高端也不再稀奇了。
西布朗自是不例外,拿球的席尔瓦在埃文斯和麦克林的纠缠下,差点被断。幸好卓杨及时从禁区里拉出来,在边线接应了他。
埃文斯和麦克林又朝着卓杨逼来,他没有试图强行过掉他俩,担心球感不太熟过不掉只是很小一方面,放在两年前这二位也不是卓杨说过就能过掉的。
卓杨停下球,然后往回带。不但不向前突破,也没有找队友短传快速推进,反而往回带。
埃文斯和麦克林立马扔下卓杨,撒腿就朝着大后方回撤。他俩一个后腰一个边前卫,得赶紧回去站位置。
高位逼抢的目的,或者说首要目的并不是把球抢下来,而是延迟对手的反击速度,给其他队友落位争取时间。卓杨把球往回带,曼城没有在第一时间打出反击,埃文斯和麦克林的战术目的就达到了。
卓杨转身待脱离他俩,只是又延缓了一秒钟之后,便再次侧身。足球从脚下飞出,一脚斜长传直袭前场。
先不要管他打算传给谁,也甭管他传得准不准,这一刻许多看直播的高档次教练不由得拍案叫好,包括场边目不转睛的瓜迪奥拉。
以守转攻时,除了发生球权争夺的这一侧,其他攻守双方都在快速落位,各自抢占最有利位置。
攻防两方因为战术意识和此前的面朝向,落位完成时间有差距。卓杨如果早传一秒,曼城反攻线还没有散开,如果晚一秒,西布朗就将布防完成,曼城的反击就变成了阵地战。
只有不到两秒的窗口期,但卓杨敏锐地发现了,而且利用简单直白的回带球迷惑了对手,从而对他发起进攻不设防。
看明白的没有人会认为卓杨此时是误打误撞,因为他本就是顶阶,比赛阅读能力当世一流,以前这种态势做到过无数次。
他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坑中加点矬,但这股子仙气、或者叫骚气打眼一看就是卓杨牌的,别无分店。
运气不错,传球没有失误。急速低空穿梭的足球斜贯球场,准确找到了前场右侧跑进空当的京多安。
夢還楚留香 諸葛靈霞
邪言靈師 蓮洛
西布朗的完整防线还没有搭建完成,后腰埃文斯和中后卫麦考利都没能及时回到自己位置上,京多安轻松内切,然后在西布朗松散的肋部送直塞。
阿圭罗在中路反越位斜跑,把足球从身后让到身前,随即就在禁区内30°位置直接起右脚斜射。
足球贴着草皮窜过福斯特指尖,在远端擦着门柱入了边网。
我滴个妈呀!
三國之霸業
强、强、器呛器~
今天是10月29日,这个球是曼城在10月份打进的首个进球,其肝肠寸断的隆重意义足以摆两千桌刺身宴好好庆祝一番。
时间已经到了下半时后半段,七十多分钟的比赛拼得人口干舌燥。曼城球员在边线庆祝完,顺势各自补了个水。
拥挤的人潮人海中,助理教练阿尔特塔塞过来一瓶水。
亂鬥水滸
“卓杨,赶紧来喝两口。”
“米克尔,我刚上来,才踢了两脚球,喝什么水呀。”
聶先森,請止步 墨雲歸
一脚妖怪式门线救险,一脚后场神仙长传,这点运动量,根本没资格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