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52xa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人仙百年 線上看-第710章 抵達火靈界-2nfir

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
寒泉上人乃是寒水门的掌教,是一位比较年轻的祖仙,原本是一字眉,此刻聚成一团,说道:“我比较担心的是,是否原来五行门的掌教,仙王柳五方死而复生了?毕竟他的功力奇高,超乎我们的想象,是他强行将灵界分成五块,变成了今天这个鬼模样。他若是回归,说不定会抽走仙灵脉,导致地下水脉匮乏,从而使仙泉停止喷涌。”
苦水门的太上长老乃是苦苍上人,也是一位中年人,体型瘦高,脸型细长,说话的声音有些干涩,道:“不对。我去湖底的时候,曾经放出神识,深入地下十余里,发现地下的水脉还在,并没有被人抽走!”
另一位弱水门的祖仙弱蕤上人是一位女修,满头银发,看上去年纪很大了,用低哑的声音道:“仙王柳五方复生?这怎么可能呢?相传,昔年柳五方修成了仙王,刚刚登上仙王界,为了证道夺取天庭颁发的仙王戒,不得不挑战各路仙王。他的运气不好,碰到一位厉害的人物,那人是仙帝镇元子的亲传弟子,名叫‘青云子’。据说青云子有一根仙阶九品的木剑,乃是人参果树的树枝炼制的,他用木剑斩杀了柳五方,用‘乾坤大袖’收了他的神魂……”
寒泉上人道:“可他还是让柳五方的五行盏飞走了啊!五行盏分开来,每一件都是八阶仙器,合起来却是九阶仙器,因此撕破了‘乾坤大袖’,或许有可能带走了一部分神魂!”
弱蕤上人却道:“事后,青云子吞下柳五方的神魂,仔细检查发现,逃走的部分极少,单凭那些残魂,柳五方很难复原。”
清幽上人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些消息的?”
弱蕤上人答道:“后来青云子派他的徒弟碧云仙君,来五灵界考察了三次,有一次碧云仙君召见我,让我帮他留意水灵界的动静,如果有任何关于五行盏和柳五方残魂的下落,都可以用秘法通知他。”
众人闻言,皆陷入沉默。
过了一会儿,忽然有人走进来,对清幽上人道:“启禀长老,门中弟子发现一件怪事,黑海水位大幅下降,水面减少了八成,湖中心出现一个很大的岛屿,岛上有一个深深的大坑!不晓得这件事是否跟仙泉的改变有关系?”
清幽上人猛然站起来,道:“走!过去看看!”
于是四位祖仙纵身前往黑海。
到了地方,他们发现原本十分广阔的黑海,水面覆盖的范围大幅缩小,露出高高低低的海床,此时此刻,那些黑水还在向中央收缩,中央有片高地,高地的正中,竟然有个直径百里的大坑,黑水从四周的缺口向大坑中流淌,距离填满大坑还差了三十丈!估计等大坑填满的时候,外面的黑水将流进去大部分!
四个人都看得呆住了!
清幽上人性子暴躁:“他奶奶的,这么个大坑,究竟有多么深?它是怎么来的?总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吧?”
其实他们来晚了三天,这三天里不知道有多少黑水流入大坑里,因为碧水盏放开来直径百里,高度也有数十里,一旦缩小,形成真空,自然引起外面的水往里流动,局部地区甚至产生了坍塌。
位面至尊 好像是白菜
苦苍上人深吸一口气,道:“应该下去看看才对,可是这黑水非比寻常,里面含有水煞,连我都不敢下去。”
弱蕤上人悲叹道:“就算下去,也已经晚了。看样子这里曾经有一件仙器,刚刚被人取走了!”
“什么样的仙器?被谁取走了?会不会跟仙王柳五方有关?”
“天晓得啊!”
“不行,这件事非同小可,我必须禀报碧云仙君……”
“碧云仙君在五灵界吗?”
“不,他在仙界定居,给过我一件仙螺,能够隔空传音。”
“从仙界下来一趟并不容易,估计等碧云仙长下来,说不定要过去几个甲子了!”
“我们的仙泉怎么办呢?”
風光大嫁,傅先生疼她入骨 明珠還
“还能怎么办?既然仙灵脉还在,那就请仙阵师重新梳理,构建新的仙泉法阵呗……”
正当这些人充满了疑惧和忧虑的时候,秦笛已经通过幽水门的传送仙阵,抵达南方的火灵界。
火灵界方圆数十万里,拥有九座大型火山,还有数十座小型的火山,这些火山都集中在一片方圆五万里的区域,被各大门派占据着。
来到这里之后,雷纤云便从鼓槌中出来,对秦笛道:“我要去那九座火山,吸收仙火和灵火,争取尽快恢复功力。秦先生,你要去哪里?”
秦笛道:“我准备四处走一走,看看本地的风景。”
雷纤云笑道:“我知道,你想找到五行盏中炎火盏。秦先生,炎火盏处于休眠状态,普通的仙人难以找到。我对柳五方比较熟悉,能帮你找到炎火盏,但你能否让我吸取一部分中阶仙火?”
秦笛微微一笑,道:“没问题,我也用不了那么多仙火。”
快穿之渣男攻略
因为他能自主进行火祭,所以对仙火的需求并不强烈。
雷纤云道:“秦先生,你能否在这里等我一个月时间?届时我带你去找炎火盏!”
“好啊!一个月的时间,我还是等得起的。”
秦笛从传送阵出来的地方,唤作“紫火城”,这是一个比较大的仙城,居住了许多的火修。街上有不少的丹药店和炼器店,因为炼丹和炼器以火修为主力,比起其余的修士相对容易一些,所以火修士中有较多的炼丹师和炼器师。
秦府有庄冷提供二阶仙丹,有时候秦笛偶尔出手,炼制比较稀罕的三四阶丹药,所以并不需要从外面购买丹药。
同样的,秦府有霍香炼制低阶仙器,还有秦笛未雨绸缪,在种剑峰插着的数千口仙剑,也不需要从外面购买仙器。
因此,秦笛只是在各大店铺浏览,借以消磨时间,很少出手购买。
走着走着,他看见一个“残简店”,走进去一看,发现里面有很多残缺不全的玉简。
他感到有些诧异,问道:“这些玉简是从哪里来的?”
店主是一位身穿青袍的老者,功力并不高,只是一位三阶灵仙,听见有人询问,赶紧答道:“这是我从火灵谷收购来的。”
秦笛问:“火灵谷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残缺的玉简?”
“火灵谷里原本有五行门的分宫,五行门被群仙剿灭以后,有人在火灵谷的地下挖掘,得到不少的功法玉简,好的玉简都被人搜罗走了,我这里只有残缺的玉简。你别看它们残缺不全,其实内里藏着瑰宝。有时候哪怕只有一两句箴言,也可能对修士有极高的价值……”
秦笛的目光扫视那些玉简,虽然看上去都是玉简,但是材质有细微的差别。
他捡起一枚紫色的玉简,问道:“有多少这样的玉简?帮我找出来!”
过了一会儿,店主拿来五十几枚紫色玉简,道:“就只有这些了。三块仙石一枚。我也不晓得为什么,这种玉简比较抢手,因此卖得比较贵。”
秦笛拿出一百多块仙石,然后神识扫过玉简,说道:“因为这些玉简,并非出自五行门。”
店主很是惊讶:“啊?不是五行门的玉简,怎么会出现在五行门的地下呢?”
靈農傳 第101次戰鬥
秦笛并没有解释,问道:“火灵谷在哪儿?你这儿有没有地图?”
“有,一颗仙石一份。”店主取出一份地图,顺便指出火灵谷的位置:“出了紫火城,向南方走3300里,那里有几座山峦,山石呈紫红色,原本地下有高阶火灵脉,如今火灵脉都被人迁走了。山峦之间有一片山谷,原本是五行门的别宫,如今化作废墟,地下百丈被挖过好几遍,连残缺的玉简都很难找到了。”
秦笛点点头,收了地图,便离开紫火城,奔向火灵谷。
三千三百里,对他来说相当于近在咫尺,只不过迈出六七步就到了。
他看到了紫红色的山峦,看到山峦间的山谷,山上寸草不生,山谷里则覆盖了荒草。
秦笛在山谷里走了一圈,没有听到金风盏、青木盏和碧水盏发出的提示音,显然这里是没有炎火盏的。
他来这里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寻找炎火盏,只是想看一看五行宫的旧址。
他先前在店里见到的紫色残简,并非出自五行门,而是来自于黄帝宫。
秦笛很想知道,昔年黄帝宫为什么会解散呢?
这个问题,他还没来得及追问雷纤云,或许就算他问了,也未必能找到答案。因为柳五方只是黄帝宫的真传弟子,他能把雷纤云骗的晕头转向,说明雷纤云算不得很精明。
秦笛为什么要寻找黄帝宫解散的缘由呢?
只有找到事情的真相,追寻那些大人物离开的足迹,他才能找到春秋宫,只有找到了春秋宫,才能寻觅自己的根,摆脱孤身奋战的局面。
神級小保安 煙花易冷
作为重生的仙帝,修炼到一定地步,需要见到所有的分身和化身,只有收回分身和化身,才是一个完整的神仙。
本体和分身、化身的分分合合,乃是仙帝提升境界的关键步骤。
当然,在此之前他需要大幅提升修为,否则在见到分身时居于弱势,那也不是什么好事。
再者说,他也不能确定,春秋宫是否还存在,不知道以前的家人和门人弟子是否还活着,所以很想追寻有关的信息。
秦笛在火灵谷转悠了许久,并没有得到什么收获。
他没有灰心,这里毕竟是灵界,并不是仙界,也不是仙王界和大罗界,只有到了更高的位面,才有可能寻找到真相,这事儿急不得,必须慢慢来。
于是,他又返回紫火城。
随后几天,一直静悄悄的,这跟他的想象很不一致。
秦笛原本以为,雷纤云闯入九座大型的火山,会闹得各大宗门沸沸扬扬,毕竟她闯进去的目的是为了夺得仙火,那些仙火都是各大宗门储备的宝物,一旦被抢走,他们还不急得发疯啊!
然而他待在紫火城,却连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这让他感到有些奇怪。
一个月后,雷纤云悄悄回来了。
秦笛问:“雷仙子,你得到仙火了吗?”
雷纤云笑着点头:“那是自然,我在每个宗门的火山中,取走三成的火焰,总共1300朵仙火,可惜等级最高的只是四阶仙火,大部分都是一二阶仙火。这些仙火对我来说价值不大,只能让我暖暖身子。秦先生,我已经找到炎火盏的位置了,但我没办法收取,不瞒你说,我没学过神器诀,我虽然是六阶金仙,却接触不到神器。”
庶女有毒 秦簡
在她的心目中,已经将秦笛当做转世的仙帝或者高阶仙王了,否则不可能懂得神器诀。因为只有到了仙帝这种地步,才配拥有超越仙品的神器。
秦笛大喜,道:“请仙子带我过去,等找到了炎火盏,我将里面的仙火送给你六成!”
“真的吗?秦先生,你真是太慷慨了!”
傳奇經紀人 巨西城
“对你来说,最需要的乃是六、七阶仙火,按照我的猜测,炎火盏中或许有六阶仙火,但是七阶仙火嘛,估计是没有的。这里毕竟是灵界,就算炎火盏凑齐大量火焰,祭炼数百万年,也未必能得到七阶仙火。就像我得到的金风盏中,只有五六阶的仙金;青木盏中,只有五六阶的仙木;碧水盏中只有五六阶的仙水……”
“有六阶仙火也好啊,只要有十来朵,我就能恢复大部分功力。可惜我的神魂丢失了一半,短期内很难完全恢复。”
“雷仙子,你对今后有什么安排?等你恢复得差不多了,想去投奔哪个大势力?令尊是否还活着呢?”
雷纤云面上的笑容消失了,道:“黄帝宫解散的时候,家父就已经陨落了。当时我心中迷惘,不知道该往何处去,所以受了柳五方的蛊惑……如今我依然不晓得该去哪里,总觉得孤孤单单,大千世界,冷冷清清……”
秦笛问:“雷仙子,你还有没有兄弟姐妹?或者任何熟悉的长辈?”
“我是家中的独女,母亲死的早,父亲陨落后,黄帝宫的人四散而走,我认识的人也都不见了。这件事发生于五百万年前,时隔这么久,更没有熟悉的人了。”
“既然如此,雷仙子,我想冒昧的邀请你,跟我走如何?我背后有一个小型家族,我现在功力太弱,感觉有些吃力,需要有人帮我。只要有几万年光阴,我变能修成金仙了。这期间,我会帮你找到七阶仙火,助你修成仙君;等我进阶金仙后,还能为你找八阶仙火,助你修成仙王呢!至于说,能不能修成仙帝,那就看你的造化了!”
傲嬌相公神廚妻 西門大官人
睡能生巧:嬌妻快躺下
对于秦笛的邀请,雷纤云并没有感到奇怪,她是一个心性单纯的女子,长期被囚禁在冰棺中,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谁知道却被一个功力很低的灵仙救出来,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远比受邀请奇怪得多。
在她看来,一个普通的灵仙,不可能念诵神器诀收服八阶仙器,连她自己都做不到,要不然也不会被囚禁在碧水盏中了。水灵界那么多天仙和祖仙,为什么别人没有救她出来?偏偏一个二阶灵仙做到了呢?
因此,雷纤云沉吟片刻,道:“反正我现在无处可去,神魂也没有补全;又蒙你救我出来,欠了你的恩情,我便答应你,帮你十万年,助你成道!”
秦笛心情愉悦,暗想:“如此以来,若碰到大荒仙尊,就可以将其解决了。”
秦府之中,虽然有了青环仙子,但她只是祖仙阶的散仙,远不是大荒仙尊的对手,而雷纤云却是六阶金仙,功力比青环仙子高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