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vjoj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攜劍遠行-第942章 各自的應對(中)鑒賞-3b5y4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高熲曾经对高伯逸说过,说他“天命在身”,麾下人才济济,上下一心,又掌握了大义,想输都是很难的,除非故意去送!
当然,高伯逸并不否认对方说的,也曾暗暗得意。
然而,正如那些高考落榜考生一样,无论花了多么多的功夫,无论以前的学习成绩多么牛叉,只要你在考场上没有发挥好,那么从前的努力则全部归零。
也就是说,无论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没考好,其实……也无所谓了,事后无人关心,所有人都只关注结果如何。
战场比考场还要残酷,高考考砸了还能复读,如果战场上失败了,有时候丢掉的是小命!根本就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埃及神主 老告
所以,每当高伯逸从飘飘然中清醒过来之后,就会心有惴惴,越是临近战争,就越是紧张难耐。
深海之戀:海皇妃 萌軟弱
这天,参加完王思政的葬礼之后,高伯逸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将对方曾经交给他的那本《筑城要略》反反复复的查看,希望能够从中领悟出王思政筑城的思想。
这算是临阵磨枪,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因为这个时候的一点点小决策,说不定就能改变战局,拯救成千上万的性命。
“阿郎,杨素来了,就在门外没进来。”
卢臣萱轻轻的敲了敲高伯逸看书的书房房门,这里本是卢臣萱平日里没事时读书的地方,高伯逸难得来住几天,就直接霸占了这里。
“让他进来吧。”
高伯逸将那本《筑城要略》放好,随即坐直了身子,脸上的表情变得淡然恬静。
或者叫喜怒不形于色。
“主公,您叫卑职前来,有什么大事要吩咐么?”
杨素眼巴巴的看着高伯逸问道。谁都知道大战在即,而作为高伯逸亲信中的亲信,还带着连襟关系的杨素,却没有分配任务。
最近常有杨素“失宠”的传言,这位怎么可能不急呢!他现在还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少年啊。
对于杨素,高伯逸当然会大用,但是却也担心他“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就因为自己说过这句话,害得杨素硬生生的蓄起胡须,生怕让高伯逸对他有什么成见。
“对于五军都督府的禁军,目前尚在编练,你对他们的战斗力怎么看?”
高伯逸平静问道。
杨素被调离了神策军序列,众人都是认为接任的张晏之,是因为女儿张红娘怀孕,所以才走了狗屎运的。
只有极少人知道,杨素之所以被高伯逸安排在五军都督府,一方面是为了死死压制住斛律家族和高氏皇族的影响力,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世家大族安心。
煉器成聖
常言道:堵不如疏。世家反向对朝廷及军队渗透,企图掌控政权与兵权,这是无法阻止和避免的。历史上杨广三征高句丽,未尝没有借刀杀人,清洗军中关中世家子弟的意思。
高伯逸一方面是“严打”,只要是发现神策军的将校跟世家有关联,就会立刻调离,另一方面,对于五军都督府里轮换频繁的“半职业化”军队,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主动给世家留了一条路。
“以卑职所见,守城尚可,让他们现在野外作战,无异于以卵击石。”
杨素撇撇嘴,语气颇为不屑。
这就很尴尬了,要知道他还是五军都督府的长史呢,人员花名册都在他手里。
“老鱼在晋城周边晃悠,寻找战机。不过我估计他是不会主动出击的。
你看看这幅地图。”
高伯逸将王思政生前绘制的那份晋城地区的详细地图给杨素看,上面有几个关键位置用朱笔圈出,很显然,这几个地方非常重要。
“禁军不堪大用,但也不是完全没用。
我现在需要你带着一万人马,在这几个位置筑城。皮景和善于防守,我让他协助你。此外,田子礼他们这些亲卫,跟着我在滏水河打仗,要么没用,要么送死而已。
他们这些人都是用独特的残酷军纪训练的,我让他们保护你的安全。记住,一定要在这几个位置筑城,并且站稳脚跟守住!”
抗戰之血戰到底 瀟湘雲起
看到高伯逸的表情,杨素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好。
果然,主公是“太过于”信任自己的能力了,在晋城地区筑城,这显然是一个极为危险,并且出力不讨好的活计。
而且他还不能拒绝!
“主公卑职有个问题。”
“但说无妨。”
“若是筑城尚未完成,段韶的人马就已经来了,那样该如何应对?”
筑城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当敌人知道了你要干嘛的时候,一定会豁出老命去阻止。本来这些禁军就没有编练完成,现在又加上他们在筑城的时候被攻击。
那岂不是要全军溃散?
“当年我让你指挥箱车圆阵,你用得颇有心得。当敌军来临的时候,利用箱车结阵阻挡不就行了么?”
当年杨素确实听从高伯逸的安排,然后利用箱车阵坑了高长恭的“装具骑兵”一把。然而,这种东西使用起来非常不便,而且第一次用的时候还能造成突然袭击的效果,但招式一次又一次使用……敌人难道都是傻子,事前不做功课的么?
看到杨素欲言又止的样子,高伯逸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你不用箱车圆阵也行,我只要结果!
晋阳六镇鲜卑的人马无论怎么跑,我不允许他们越过晋城一线。这条防线怎么守住,我给你全部的权力!但是你一定不能让敌人得逞!”
血龍之帝業 秋風微微有點涼
聖印至尊 淡味冰淇淋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杨素还能拒绝么?
他微微点头,从高伯逸手里接过地图,拱手说道:“那先让卑职回去研究一下再说,明日再给主公答复,如何?”
赶鸭子上架也是没办法,因为高伯逸完全不放心皮景和一个人呆着禁军到晋城。他和高氏皇族的渊源太深了,这个人……就算能用,也要留一手。
亲疏有别!
如果你对每个人都一视同仁,那谁又会做你的朋友?
跟你做朋友,总要能得到些好处和优待才行,不然跟你做朋友有卵用?谁还愿意跟着你混?
“行,你仔细想想。此战我必须在滏水河岸边击败段韶之后,才可能亲自派兵去接应你。无论如何,我只要结果,筑城只许成功不许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