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h3qb精彩玄幻小說 興風之花雨 愛下-第六百九十一章 陵光閣讀書-2c7md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风沙正想找个机会跟任松谈谈,给勾栏客栈扩展规模的理由就很不错。
既然任松释放了善意,不管真的假的,又抱有什么目的,一定会留下尾巴让他可以抓住顺杆爬。
那就顺杆爬~
初云出门之后,风沙立刻召来绘声,让她连夜出面去代表勾栏客栈与周围的三家风月场谈买铺面的事情。
不出所料,皆被强硬拒绝。
这种地段当然不是有钱就能够买下的。
要不是初云名声在外,绘声恐怕会被当成砸场子的当场扣下。
五行妖皇
至于符图随从被干掉的事情,已经被朱雀卫平息的干干净净,哪怕亲临者也只知道昨晚符三爷在勾栏客栈抓到个逃奴杀掉,仅此而已。
第二天大早,这三家的管事联袂登门,比之昨晚态度大变,言说东家有意商谈,中午于状元楼摆宴云云。
妙手仙醫
到午时,风沙准时赴约。
他这才知道,状元楼最好的房间不是状元阁,而是内天井形的建筑的顶上正中高阁,名为陵光阁。
道家称朱雀为陵光神君,这名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朱雀的地盘。
陵光阁的正下方就是那个矗立金榜的大厅。
周边没有任何建筑高过陵光阁,包括南城楼,更把外天井的顶台作为露台,宽阔到足以大步奔跑,绕放纸鸢。
俯瞰远近城景,无不尽收眼底。
这是极为罕见的平顶结构,而非飞檐。
陵光阁占地与下方的大厅一般大,与四面露台整体加起来像缩小的宫殿外加广场。
露台沿边做了假飞檐,附近无法看到高阁上的情形。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高度开放,又极度隐秘的空间。
装饰之奢华,更不必多提。朱雀一向很有钱。
风沙上来之后,发现”陵光”二字似乎还有点别的意思。
入目一众美婢,动人妙体遮罩着有等于无的轻纱,如瀑而垂的乌亮长发似乎都比这薄纱披挡的更多一些,果然很光。
陵者,大阜也。就是大土山的意思。
光者,明亮华美。
陵光者,大土山上明亮华美。
果然名如其名。
如今入夏不久,楼层又高,尚有些风,也有些凉。
好在这些美婢个个青春健康充满活力,略寒反使肤色更加娇粉细腻。
风沙只能说任松这小子真会玩。
嫡長嫡幼 冉玨兒
任松在露台上摆开一桌,满桌佳肴,全然楚韵风味。
风沙凑过去拿鼻子嗅了嗅,赞道:“香。”
任松笑着招手,一位美婢掀开一方冰鉴,露出一排冰镇玉瓶,瓶体脂玉如雪,宛如冰中雪松。
滅世劍尊
另一位美婢持瓶揭盖,酒香顺着寒气弥漫开来。
侍酒两女皆肃容肃立,仪容无比端庄,神情异常认真,姿态一丝不苟,与本来轻佻的之形貌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充满异样的美感和致命的诱惑。
不光近身服侍的两女,其余美婢尽是如此作态,体如花茎英挺且柔韧,颊似花朵鲜艳且迷人,顶多不胜凉风而微颤而已,足以乱花人眼。
风沙看酒不看人,眼睛一亮,喜道:“瑶浆冻蜜。”
“知道风少喜欢这酒,我派人在汴州到处打听,知道前朝一位国公家有珍藏。许了他不成器的儿子一份官职,人家才肯割爱,也就这些,喝完没了。”
我的惡魔女友
风沙从美婢手中接过玉瓶,转瓶凝视道:“以价论,赚了。以罪论,亏了。你知道一个恶官会导致多少恶事发生,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吗?”
任松耸肩道:“所以过上十天半月,他就会因为倒行逆施而被人行侠仗义,总有高义之人愿意为民除害,那些高来高去的侠客,谁又知道是谁呢?”
风沙呵呵一笑,仰头喝了一口,啧啧道:“好酒。”
任松比手道:“昨天诸事纷扰,没能让风少尝上状元楼的手艺,今天特意摆上一桌,以为赔罪。”
风沙过去坐下,夹了块鲜嫩的鱼腹肉尝了尝,赞道:“对味。”
任松跟着于对面入座,让一众婢女先行退下,举杯道:“不瞒风少,我的处境很难,或许还比不上风少难,但也没有容易多少。”
风沙若有所悟道:“你身为北周朱雀观风使,需要为北周四灵计,又必须要兼顾东鸟四灵的利益。东鸟内耗严重,我不认为东鸟拥有统一天下的实力。”
任松叹气道:“尽人事,听天命。我在南唐便已就职,替北周朱雀在南唐安排了一些布设,或许能够让北周选择先攻南唐而非东鸟。”
“北周欲攻东鸟,必须先陈兵襄阳,以攻中平。”
风沙笑了起来:“中平乃三国交界之地,唇亡齿寒,南唐必救无疑,辰流小国也不会坐视不理,各方皆可援手。北周攻南唐则攻淮水攻运河,东鸟鞭长莫及。”
“是吗?”任松显然不太懂战阵军略之事,不免将信将疑:“也就是说,北周一定会先攻南唐?”
风沙心道你居然还担心这个?以我在周嘉敏身上的布局,恐怕不等北周灭掉南唐,南唐已经把东鸟给灭掉了。
这种战略布局,风沙当然不会傻到告诉任松,含笑道:“然也。你去看看山川地形图,再随便找个靠谱的将军聊上几句,什么都明白了。”
当然是忽悠,如果军略这么好弄懂,兵家还兵个p啊~
不过,糊弄任松绰绰有余。
任松见风沙信誓旦旦,果然信了大半,仍旧愁眉苦脸道:“就算东鸟没有兵戈颠覆之危,东鸟四灵仍有危机迫在眉睫。”
风沙微怔,一下子来了精神,举杯道:“你是说东鸟总执事不想灭佛?”
任松与之碰杯,赞道:“风少就是风少,什么都瞒不过你。总执事他老人家离开江宁之前对我千叮咛万嘱咐,无论如何不能让四灵参与灭佛。”
风沙兴奋起来。
他明白东鸟总执事的意思,总堂四灵加之北周四灵如果决意灭佛,南唐和东鸟四灵就算不想跟进,南唐和东鸟的佛门也绝不会这么认为。
就算佛门不抢先动手,也会在各个层面与四灵决裂。
各地的局势只要处于稳定状态,其实就是各方势力形成了僵持之势。
一定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腹黑帝王,奴家我不從 大拿
以佛门的势力,那可不是一发而已,那是一发入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