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dkvl人氣言情小說 道長去哪了-第一百一十五章 回鄉閲讀-onqc5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大军向南,一日之后,封常清和高仙芝向顾佐辞别并请示行止。封常清转任河东节度使,高仙芝则迁东都留守,重新占回被范阳军放弃的洛阳。
其实顾佐压根儿兴不起指派的兴致,更不关心他们各自如何施政。这世界都快湮灭了,管老子何事?
他唯一关心的,只有灵石矿脉,若是有可能效仿终南山,灵石想必是不可或缺的,否则崇玄署何必在最后几年疯狂搜刮灵石?这也是他安排封常清和高仙芝出镇的原因。
“旁的也就不说了,二位都是主持过一方军镇的大员,该做什么,你们各自心里都有数。只是有一桩还需切记,崇玄署在蓝田等处的三座灵石矿脉,要守护住,不要让乱七八糟的宗门和宵小乱采乱挖。”
封常清当即表态:“河东有两处,年产灵石总计九万,我都运至南吴州。”
高仙芝道:“蓝田的矿脉年产七万五千,我也同样送往南吴州,馆主放心。”
顾佐道:“我对二位抱以很大期望,现在还不是时候,时机到了,你们便知我的安排了。灵石也不用全部送来,你们各留一万把。”
分兵之后,顾佐继续南下,七日之后进入剑南道,这就算回到了顾佐的势力范围之内了。
又过数日,便至益州,何履光带领一千五百余经过战阵锤炼的益州兵返回大营,顾佐则终于进了益州城,接受节度幕府掌书记杨鉴的款待。给顾佐接风洗尘的,自然还有罗浮派的陆峤、青城派的王如虎两位幕友,以及新任益州别驾顾佑。
杨鉴先禀告,说是节度使王维几天前南下永昌诏,特意交代,请顾佐回来后请他再往少林派一行。
王如虎没跟顾佐面前凑热闹,他的伺候重点,当然是丽水诏随军的三位国主。这次进京,三位国主着实大开眼界。宵禁长安、戒备岐王、拥立太子、大战叛军,无论哪一桩,说出去都令人自带无数荣光!
原来我们可以做那么多大事——这是三位国主共同的心声,不知不觉间,对天下英雄都有了些睥睨之意。
我的妹妹是陰陽眼 董三哥
虽说实际上的好处捞得不多,但无形之中却极大的改变了丽水派的战略态势,和顾佐绑在一起,已经无惧青城。
其实就算没有这一次入京,也是不用惧怕青城了,青城派源丹老道、余海沧以及青城四老都上了终南山,宗门中青黄不接,还怕什么呢?
王如虎凑上去禀告:“您三位出兵之后,崇玄署便来了公文,招您三位上终南山,说是有要事相商。我亲自赶去长安送信,却晚了,长安已被叛军围住,进也进不去。我又只好回丽水调兵,大军刚进益州,听说长安之围已解……”
071秘洞
三娘子道:“行了,没人怨你,解释什么?公文呢?”
王如虎连忙将公文递上,三位国主传阅一番,各自心里那点不快终于消散。
薛国主道:“崇玄署倒还记得我们姐妹……没去终南山也好,天知道他们飞到哪去了,若真跟着他们不管不顾的去了,丽水怎么办?”
三娘子道:“姐姐说得是,看看青城派就知道了,这终南山啊,还真去不得。”
強行復婚:冷心前夫惹不起 雲中飛燕
花国主微笑颔首,深以为然。
顾佐没工夫去管丽水派的事,只和杨鉴等人说话。酒过三巡,陆峤道:“唐浚哲这个幕友说不当就不当了,连招呼都不打一个,亏我拿他当朋友。听说炼虚们都带着家眷随崇玄署飞走了,是不是也有唐浚哲一份?”
顾佐点头:“这是人家的命,咱羡慕不来。”
女總裁的貼身殺手
杨鉴道:“青城派的余雨同也不告而别,莫非同样如此?若真是这样,他的幕友之职便撤了吧。”
顾佐表示同意:“王维我清楚,这些政务就不要打搅他了,你们看着处置便是。”
顾佑忽然凑过来,低声道:“余雨同不辞而别,犯了朝堂之规,按理应当处置,太师,要不要向青城派下令,让他们移送余雨同?”
顾佐瞥了一眼顾佑,问:“那人家要是交不出人呢?”
顾佑狠狠挥拳:“如今天下没有崇玄署,只有朝廷,太师可以下令,将铁桥和赵川两地划给丽水,嘉奖她们此次入京的功劳。”
铁桥和赵川两地都是青城诏靠南的地盘,分别与丽水诏和永昌诏北部接壤,顾佑的设想就是趁机欺负一下青城郡,酬功丽水的同时,也给两家制造点争端,同时看看天下各宗的反应,这是准备最大化利用“太师”这一头衔的计谋。
顾佐瞬间心动了一下,但接着就忍住了,还是那句话,有意思么?
当务之急是想办法逃离这个世界,其他的都没意思!
拍了拍顾佑的肩膀,敷衍道:“好计,你有心了,但先不着急,将来再说。”
回到南吴州后,顾佐陪着李十二去了东溪南岸新建的西河道馆,这里与北岸一水之隔,以新的雄妙台为中心,建起了类似杏园般的园林亭台,虽然远远不及北岸繁华,但也有了一番气象。
见了种秀秀,李十二和何小扇自是好一番叽叽喳喳。顾佐陪着她们待了片刻,就被赶来的李谷生叫走了。
“小师叔,这是谷执事给我的单子,让我按照此单准备炼制材料,这么多材料,我那里没有啊。”
李谷生是南吴州法器作坊的负责人,也是顾佐指定给谷执事的协助人,谷执事来南吴州一路思索一路拉清单,都交给了李谷生,让他筹措材料。
打造諸天神話 請叫我小佳佳
顾佐看了看单子,玲琅满目一百多种,水庚金、枝花铁、雷击木、各类桃木等等就不用说了,都在数千乃至数万斤,其中珍惜材料便有三十余种,哪怕以南吴州掏空了益州官库的储备,也有大半是匮乏甚至没有的。
李谷生道:“有一些是华山西玄派有的,谷执事说可以向他们买,但有九种材料连他们都没有储备。水庚金云母、寒铜云母、金雀石云母、松纹精石、龙鲸骨、云鹿角、海沉香、白头妖鲩珠、莲芝藤,很多材料我都没听说过。”
顾佐也很头疼,只得道:“在南吴拍卖行、春秋典当行挂价吧,用灵石支付,可以把价格抬高一些,比如庚金云母,从一千灵石起标,按照品质最高挂到一万灵石。”
现在灵石是硬通货,一万灵石相当于十万贯了,这个价格,没有什么是买不来的。
此外,顾佐也行文杨国忠,请他动用朝堂的力量帮忙搜罗。如今朝堂可谓一家独大,虽说顾佐给杨国忠发的是明码标价的收购清单,但他知道,这道命令一旦下发,必然引得各地鸡飞狗跳,不知会令多少宗门败落、多少修士破家。
但此刻也顾不得了,文书送出后,顾佐一阵苦笑,不知不觉间,他也走上了先帝当年的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