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 線上看-374:杳杳,叫老公~(一更)展示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他从地狱里来
戎黎呼吸有点不稳:“你别招我了。”
饲养花心总裁 不落烟尘
她吻他的喉结:“先生,”手环到他腰上,指尖怯怯地颤,“你把我带坏了。”
戎黎抓着她的手,把病号服的下摆掀起来,他下巴压在她肩上,气息慢慢变乱。
她手指凉凉的,碰到他滚烫的皮肤,气温一下子燃了起来。
他应道:“嗯,怪我。”
他带着她作乱。
到后面,越来越乱。。
“祁杳杳。”
她轻轻嗯了声。
他在她耳边哄:“叫句老公。”
这个对他很管用。
她一叫出声,就能把他点燃。
屋外,夜色迷离,朦胧的月光笼着整座城市,与街头的霓虹交相辉映。
敲门声响了三声。
里面的人说:“请进。”
路华浓推门进去,把口罩摘下:“沈先生。”
此处是沈家旗下的大明酒店。
沈清越有一半的时间都宿在酒店顶楼,房间里放有很多书,有些已经纸页泛黄。
书架旁边有一张书桌,桌上放着电脑和棋盘,还有两摞文件、几本书。
沈清越把鼻梁上的眼镜摘下来,瞳孔的颜色很灰暗:“你不在医院养病,来我这做什么?”
“来谢过沈先生。”路华浓上前,“毛九的事若没有沈先生帮忙,恐怕我还有的麻烦。”
没有证据能证明她和毛九的案子有关,警方的人撤了,她又恢复了自由之身。
沈清越不喜不怒,他肤色冷白,带有几分病弱之色:“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替你收尾了。”
她穿着一身明艳的红色:“沈先生难道不是替自己收尾?”她笑了笑,“沈先生你一向料事如神,就是不知道毛九那件事,沈先生有没有提前料到?”
他多疑又谨慎,毛九身边怎么可能没有他的眼线。
“你想说什么?”
路华浓今夜过来,的确是有件事想要确认一下:“毛九擅作主张、与虎谋皮的事,沈先生不可能不知道吧。”
沈清越回:“知道。”
果然是他默认了的。
“我想了几日也没想明白。”路华浓看不透他,“你为什么不阻止?”
锡北国际分家之前是三爷陆鹰掌事,沈清越是陆鹰的外孙,他过世之后,沈清越助她拿下了LYN酒店,共事这么多年,她还是没摸清他的底细。
房里灯光很亮,他的瞳孔里像落了厚厚的灰,光照进不去,他没有回答,反问她:“如果你没有把毛九的地址告诉棠光,结果会怎么样?”
戎黎可能会玩完。
路华浓明白了:“你的目标是戎黎?”
沈清越不置可否:“可惜被你坏事了。”
他脸上分明笑着,却好像随时要张开血盆大口。
路华浓顿时脚底发凉:“我不说棠光会杀了我。”
他哦了一声,是无关紧要的口气:“那就让她杀了你。”
路华浓走后,孔秘书把门关上。
“孔秘书。”
孔秘书上前。
沈清越手里捧着一本书,微微眯着眼睛,谁也不知道他到底能看清多少:“如果你养了一条狗,那条狗反过来吠你,你会怎么做?”
孔秘书看了一眼书名——《善恶业报经》
他回:“我会把狗丢了。”
沈清越抬头,很惊讶的样子:“你不吃狗肉吗?”
孔秘书毛骨悚然。
路华浓从酒店出来,后背全是冷汗,她站在路边,让冷风吹了一会儿,然后拨了一通电话。
“那日周家婚宴上,知道我为什么会把毛九的地址告诉棠光吗?”
电话那边说:“因为你怕死。”
路华浓纠正:“因为我怕你死。”
戎黎回:“你有病吧。”
不信呢。
路华浓不打虚假的感情牌了,她仰起头,看酒店的顶楼:“你不是想知道我背后的人是谁吗?要不要跟我合作?”
戎黎思考几秒:“先拿出诚意来。”
他挂断了电话。
徐檀兮问他:“谁啊?”
水龙头还开着,戎黎试了试水温后,按了一点洗手液,涂抹在她手心:“路华浓。”
她脸上的潮红还没有退:“她干嘛找你?”
戎黎低着头,认真地在给她洗手:“说想合作。”
分明是敌对的关系,为什么突然示好?
徐檀兮对那位路小姐的印象非常不好:“她是不是心悦你?”
“她只喜欢权利。”戎黎握着她的手,放到水龙头下面,把泡冲掉。
徐檀兮嘱咐:“你要多小心她。”
“嗯。”
戎黎关掉水龙头,抽了纸擦掉她手上的水:“手疼吗?”
她摇头。
镜子里的她,满面桃红,眼角带春,人比花还娇。
戎黎亲了亲她有些泛红的手心:“刚刚弄得有点久。”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