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oo2p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仙草供應商 線上看-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劍靈傳說相伴-ir23r

仙草供應商
小說推薦仙草供應商
每过一段时间,万剑冢才会开启,金飞扬并非是利用万剑令进入万剑冢,他们是故意斗法,然后激活某种强大禁制,暂时打开一道缺口,进入万剑冢,不得不说他们够疯狂。
“万剑冢?石小子,你的机会来了,若是能得到一件好的飞剑,对你的仙途有好处。”逍遥子沉声说道。
“我现在有三十六把通灵法宝级别的飞剑,多一两把也没什么用。”
“石小子,这你就错了,你炼制的飞剑才多少年,万剑冢里的东西可是数万年级别的,传说那里面还有剑灵的存在,你不去碰碰运气么?”
“剑灵传说?”石樾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管是真是假,一试便知,剑灵对剑修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最強戰神 豬在樹上唱歌
可是没有万剑令,他只能利用青鸾变的空间神通进去了。
这个时候,金飞扬二人也没入裂缝之中不见了。
裂缝逐渐愈合了,仿佛从未出现过。
“你们在这里等我一段时间,我进去看一看。”石樾体表青光大放,化为一只百余丈大的青色鸾鸟,双翅一振,朝着高空飞去。
青色鸾鸟发出一阵阵清澈的鸟鸣声,一团刺目的青光出现在高空,虚空荡起一阵涟漪,现出一个十余丈大的缺口。
随着石樾修为提高,空间神通越来越强。
青色鸾鸟双翅一振,顺着缺口飞了进去。
石樾只觉得眼前一花,骤然出现在一座千余丈高的荒山上面。
荒山寸草不生,山上插着数百把锈迹斑斑的飞剑,这里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很多飞剑都变成了废品了,剑身有一道道清晰可见的裂痕,有的飞剑只剩下剑柄了。
石樾朝着远处飞去,入目之处,一片荒凉,可以看到大量的坑洞,显然,这里经历过一场激烈的争斗。
他纵身朝着山下飞去,神识大开,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地上也插着不少飞剑,有的飞剑灵光闪烁不停,显然还能使用。
他随手拔起一把金色短剑,轻轻一晃,一大片金色剑气飞射而出,劈在附近的地面上。
轰隆隆!
一声巨响,地面多了一道百余丈长的凹槽,甚至能看到一大片破铜烂铁。
石樾眉头微皱,蹲下身子,抓起一把泛黄的泥土,轻轻一搓,泥土化为松散的泥沙,顺着指缝流落在地面。
“没有丝毫灵力,怪不得这么荒凉。”石樾自说自话,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按理来说,秘境禁地大都处于封闭状态,就算没有遍地灵药,也不至于这么荒凉,显然,这里有特殊的禁制。
石樾神识大开,却惊讶的发现,这里有某种限制神识的禁制,他的神识只能外放十里,再远就不行了。
万剑冢已经存在十几万年了,就算留有禁制,也不会太强,谨慎起见,石樾还是没有御器飞行。
万剑冢是剑的道场,石樾说不定能感悟到高超的剑道心得,换了个地方,可没有这么方便。
他抬步朝着前方走去,目光不时朝着周围望去,入目之处,一片荒凉,甚至能看到一些人形骸骨,可惜的是,财物已经不知所踪。
一盏茶的时间后,石樾出现在一座笔直高耸的万丈高峰,寒风呼啸而过。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前面是一个巨大的盆地,可以清楚的看到大量的巨坑和残破的法器,还能看到数百具骸骨,有的骸骨四分五裂,有的骸骨尸首分离,显然有人在这里展开过激烈的斗法。
石樾朝着山下走去,还没靠近盆地,就感受到一股滔天的煞气。
他双目一眯,目光落在一把半丈长的白色骨剑上面,白色骨剑的剑柄上有一串白色骷颅头,表面荧光流转不停。
石樾一踏入盆地,所有的尸骨骤然活了过来,纷纷朝着石樾飞射而来。
这些尸骨骤然凝聚到一起,化为一具百余丈高的白色骸骨,白色骸骨通体被一阵黑气笼罩,双手各握着一把白色骨剑,不过那把剑柄上串有白色骷颅头的白色骨剑依然插在地面上。
巨型骸骨手上的骨剑轻轻一挥,阴风大作,骤然刮起一阵狂风,化为漫天的灰色剑气,斩向石樾。
石樾不慌不忙,取出一面造型古朴的红色小镜,对准扑来的巨型骸骨一照。
镜面亮起一道耀眼的红光,一股红色霞光飞出,罩住袭来的灰色剑气。
所有灰色剑气仿佛被定住了一般,一动不动,漂浮在高空。
呜呜!
巨型骸骨发出一阵凄厉的鬼吼声,气息大涨,就在这时,破空声大响,三十六把赤红色的飞剑斩来。
逍遙仙帝混都市 一念忘機
它连忙挥舞手中的两把白色骨剑,迎了上去。
“叮叮”的闷响,白色骨剑骤然断裂,三十六把赤色飞剑劈砍在巨型骸骨身上,巨型骸骨骤然化为无数的白色湮粉,一阵清风吹过,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說 唐穎小
石樾剑诀一变,三十六把赤色飞剑朝着白色骨剑击去。
白色骨剑骤然飞射而起,化为一道乌光迎向三十六把赤色飞剑。
“铿铿!”
乌光跟三十六把赤色飞剑相撞,爆发出一阵金属相撞的闷响。
石樾有些惊讶,每一把风焱剑斗士通灵法宝,白色骨剑什么来头,独自对抗三十六把风焱剑。
他能清楚的感受到,白色骨剑散发出的浓重煞气,若非他的神识比较强大,那股煞气就会侵入他的识海,让他沦为只知杀戮的傀儡,这些尸骨或许是被这把白色骨剑的煞气影响。
他剑诀一变,三十六把风焱剑光芒大涨,一道道纤细的红色丝线飞射而出,编织成一张巨大的红色剑网,罩向白色骨剑。
白色骨剑似乎察觉到什么,想要逃跑。
石樾自然不会让它如愿,大手朝着虚空一拍,虚空波动一起,一只百余丈大的青色大手凭空浮现,如同海底捞月一般,一下子抓住了白色骨剑。
白色骨剑爆发出冲天煞气七,一下子击溃了青色大手的束缚,就在这时,一张红色大网从天而降,一下子罩住了白色骨剑。
白色骨剑横冲直撞,想要冲破红色大网的束缚,不过没什么用。
“噗嗤”的一声,一大片赤色火焰涌出,包裹着白色骨剑,白色骨剑的挣扎慢慢变弱了,最终被红色大网裹的严严实实,落在石樾手上。
石樾握着白色骨剑,一股冲天的煞气就要涌入他的识海,他轻哼了一声,身上涌出一股青色霞光,将煞气阻拦在外面。
我的手機有外星遊戲
“好浓重的煞气,若非有七阶灵焰,恐怕还真会被煞气入体。”石樾自说自话。
他听人说起过,有些阴煞法宝能够释放浓重的煞气侵蚀持有者的神志,最出名的就是弑仙刀,此宝位列星域万灵榜第五名,可以通过灭杀生灵而提高威力,被修仙界所不齿。
要不是有七阶灵焰,近距离接触这把骨剑,石樾还真有可能沦为只知杀戮的傀儡。
白色骨剑剧烈的晃动不停,凭空生出一股抵抗意志。
这把骨剑不比通灵法宝差多少,一般的东西还真的镇不住他。
石樾取出两张金光闪闪的符篆,往骨剑上一贴,金光一闪,一片柔和的金光罩住骨剑,骨剑的反抗变弱了。
他取出一个丈许长的红色锦盒,将骨剑放了进去。
轰隆隆!
锦盒骤然爆裂开来,两张金色符篆也脱落下来,骨剑剧烈的挣扎。
石樾眉头一皱,想把骨剑带出去,看来没那么容易,他干脆将骨剑丢到玲珑宫。
骨剑还想反抗,无数玄奥的符文亮起,化为一只灵光闪烁的大手,一下子将骨剑按在地面上。
突然,远处传来一道刺眼的金光,仿佛一道金色彩虹一般,横跨一大片区域。
石樾连忙收起所有的赤色飞剑,朝着金色彩虹所在的地方奔去。
一座万丈高峰,金飞扬和一名黑袍男子相持不下,在前面不远处,有一座万丈高峰,山上插满了各种飞剑,和其他地方不一样的是,这座高峰上的飞剑灵光闪烁,灵气逼人,显然都是上佳的法宝。
万丈高峰所在的位置比较特殊,想要进入此地,必须要经过一座狭长的峡谷,谷内长着大量的金色小草。
这里布置下了强大的禁制,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修士想要进入这里寻宝,大都死在了禁制之下。
“金飞扬,你想过河拆桥?真以为我怕你不成?”黑袍男子冷笑道,满眼杀气。
金飞扬的神色淡漠,道:“哼,你以为老夫不知道你此行的目的?陈道友,不对,应该说是百鬼魔君才对,你大老远跑来此地,不就是为了剑灵么?”
“嘿嘿,既然知道,那就让开,若不是为了剑灵,本座会潜伏在万剑宗上千年?”黑袍男子嘿嘿一笑,眼中满是讥笑之色。
剑灵,飞剑经过长年累月剑气的润养,产生灵智,这就是剑灵,修仙界的剑修不少,能凝练出剑丸的剑修少之又少,能拥有剑灵的剑修,亿万无一。
很久之前,就传说万剑冢有一个剑灵,数万年前就开启了灵智,现在经过这么多年剑气的润养,说不定已经化形了,人形剑灵,在修仙界都是十分罕见的,若是能得到剑灵,他有可能借此晋入大乘期,有一只化形剑灵在手,同阶修士没人是他的对手。
“哼,你想要那只剑灵,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金飞扬冷笑道,一只剑灵的价值不在万年灵药之下,他可不会让出去。
万年灵药虽然少见,作为他们这种活了上千年的老家伙,不过多跑一些禁地秘境,还是有几率能碰到的,至于剑灵,可不是跑几处禁地就能碰到的。
剑灵形成的条件十分苛刻,比万年灵药难多了。
“剑灵?有点意思,不知道在下有没有这份机缘。”一道充满戏谑的男子声音骤然响起。
话音刚落,石樾从狭长的山谷里走了出来,满脸笑意。
嗜寵吃貨小暖妻
“是你?你也有万剑令?你怎么会闯到这个地方?”黑袍青年惊讶道。
他可是记得很清楚,金飞扬跟对方相识。
金飞扬冲石樾笑了笑,道:“李道友,你刚才也听到了,这里有一只剑灵,咱们一起联手取宝如何?”
“好,那咱们就动手吧!先把这个魔道探子解决掉后再说。”石樾很爽快答应下来。
他袖袍一抖,三十六把赤色飞剑飞出,在一阵清澈的剑鸣声中,三十六把赤色飞剑化为三十六道红光,朝着黑袍青年击去。
金飞扬也祭出十八把金色飞剑,编织成一张巨大的金色剑网,罩向黑袍青年。
黑袍青年脸色大变,连忙祭出二十七把白色骨剑,幻化成无数的白色剑气,迎了上去。
轰隆隆!
一连串的轰鸣声响起,金光、红光和白光交炽到一起,仿佛放烟花一般。
石樾眉头一皱,手指一弹,一道凌厉的红色剑气飞射而出,没入地底不见了。
一条腰身粗大的黑色巨蟒从地底钻了出来,看其气息,显然是一条五阶圣兽。
黑色巨蟒张开血盆大口,黑光一闪,一颗水缸大的黑色雷球飞出,击向石樾。
地面亮起一阵耀眼的黑光,两只巨大的黑手骤然从地底钻出,抓住了石樾的双手。
石樾头顶荡起一阵涟漪,一只百余丈大的黑色鬼手凭空浮现,阴风阵阵,鬼手表面裹着一层赤色火焰,散发出惊人的高温,黑色鬼手仿佛海底捞月一般,朝着石樾拍下。
石樾体表青光大放,想要避开,一道凄惨至极的鬼泣声响起,他感觉识海剧痛无比,双目失神,就在这时,金飞扬和黑衫青年法诀一掐,飞剑光芒大盛,无数的黑色剑气和金色剑气飞掠而出,化为一把数千丈长的擎天剑气,以毁天灭地的气息,斩向石樾。
就在此时,一道五彩灵光飞出,一座五色灵光流转不定的宫殿凭空浮现在石樾头顶。
铿!
一声闷响,宫殿表面多了一道浅浅的白痕。
与此同时,石樾体表浮现出一股赤金色的火焰,黑色大手骤然溃散不见了。
“呵呵,金道友怎么这么着急,不再表演一下吗?”石樾似笑非笑的说道,“在下还是第一次见分身跟本体一样的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