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937f火熱言情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起點-第七百三十四章 靈山奪權鑒賞-mn2f6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痛苦,太痛苦了。
心底笑个不停,表情忧愁狰狞,此刻李长寿当真太痛苦了。
这波是什么?
多宝道人在线偷家,老君出手截胡西方教气运,元始天尊出面镇住接引道人,天道顺水推舟让接引圣人在天地间彻底失去影响力。
这条隐线,当真是埋了太长太长。
从太清圣人由文净身上,推算出了文净要嘬一口金莲开始,这场大戏就已在太清圣人掌控,李长寿全程参与。
但这对师徒俩谁都没主动提过‘佛’这个字眼,每次交流也都是隐藏在那平均周期十八天一次的对话中。
李长寿很久前就提醒太清圣人,西方教可能会有反制手段,可以参考一下他搞的天道誓言模板。
太清圣人也提醒李长寿,这些事莫要表露出来,不然西方教两位圣人可能会以彻底投靠天道的方式,绝了他们的算计。
到后来,因天道压迫、道祖逼迫,太清圣人提前将此事交托给了老君。
在那之后,李长寿稳着文净道人在西方教暗中潜伏,一步步接近金莲之所在。
又在此前封神大劫末位,天道与接引同时对截教仙出手时,让文净毁了金莲,让接引圣人度化来的数千截教弟子,直接冲垮了西方教气运。
按天道规则,这时的西方教就是个大黑户,若有大教取而代之,且将西方教的教义尽快宣扬开,自会暗中推一把。
这些准备尽数到位,才给了多宝立佛门的可能。
此间之事,远非多宝道人念一念经文、说一说教义,而后发下些宏愿就能做到的。
既包含了气运之争,又有人教持续多年的算计。
莫看现如今在空中缓缓飞向灵山,即将接管灵山的佛祖是多宝师兄,实际上,为此事做出了巨大贡献的,是……
李长寿刚想举手,却被一只手摁住肩头,那道身影自侧旁走了出来。
玄都大法师。
若是没有玄都大法师对蚊子的‘万有引力’,文净或许在撮一口的时候犹犹豫豫,以至于错失良机。
李长寿默默给此刻驾着鲲鹏号遨游混沌海的大法师一家点了个赞。
此刻,多宝保持着佛祖真身,面带微笑,自东南方向缓缓逼近灵山。
老君虽已回了天庭,但元始天尊坐在一朵白云上,慢悠悠跟在多宝道人身后高空中,目中带着少许笑意。
这波,元始天尊站在了最高层。
灵山之上的氛围无比压抑。
接引道人静坐在主殿最深处,不必遮掩心情,此时一定是一团糟乱。
从上古成圣之前,接引与准提这对师兄弟,就因一句‘西方注定大兴’而奔波努力。
他们不择手段,撒谎、欺诈、偷盗,甚至将这当做道法传授给那些被选中发展大教的弟子。
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西方大兴,为了让他们不被三清这般盘古神元神所化的‘跟脚深厚’先天大能比下去!
为了他们这般的‘宏愿圣人’,与三清并列!
他们在争的就是这些。
可如今到头来……
空空如也。
甚至准提圣人因为行事太没有底线,被道门两个圣人弟子联手屠掉;
而他这个大圣人,也终究是差了太清圣人几步,被太清摁的死死的,没什么反抗的余地。
算计了道门这么多年;
挑拨了阐截之战这么多年。
终于,阐截爆发大战,但人教反手就行了偷天换日的手段,在西方教即将大兴前,截走了西方教的教运。
顺便还把路完全堵死了。
这事没有那个九成八小混蛋的参与,道祖自尽他接引都不信!
哪怕平日里气度、涵养、城府再高,此刻接引的道心也略有些不稳,心底有一股难言的怒火。
再看看,看看此时这些弟子!
接引道人目光扫过下方众弟子,却见半数弟子都坐在文殊、普贤、惧留孙、慈航这四道身影之后;
其余半数弟子,虽还是坐在原本的位置,但最前方一排、离着他最近的位置,只有‘虚菩提’一人。
接引露出少许欣慰的微笑,打量着自己这个弟子。
除却地藏,最满意的就是菩提了吧。
与数百年前相比,菩提的道境已是到了这般境界,比起当年弥勒也已是相差不多。
聊以慰藉。
一旁,迦叶沉声道:“老师,咱们该如何处置此事。”
接引默然无语。
有老道沉声道:“太清圣人好厉害的算计,完全将咱们西方的命途推算到了,提前安排了这一手。”
“佛门,好一个佛门,凝聚咱们西方教教义,又掺杂诸多道门精义,直接夺了咱们西方教本该大兴的运道!”
“此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有老道叹道,“多宝此前言说,尊老师为万世之佛,却是已有夺灵山之意。
阐教元始天尊在其后跟随,威压之意已是摆在明面上。
咱们该想个办法应对,或是出言堵住对方言路,或是做好斗法的准备。”
妃逃不可:王爺跟我走
“善,”阿难叹道,“老师,而今只需您一句言语,我等自会将多宝阻拦于灵山之外。”
星空流放
接引看向迦叶阿难,自是看到了他们与自己之间所隔的文殊等道者。
文殊道人沉吟几声,开口道:“如今这局势,对咱们大为不利。”
而后就没了话语。
接引道人突然露出几分微笑,缓声道:“那依文殊你之建,当如何做?”
“弟子愚钝,”文殊道人连忙低头,“不敢在老师面前妄言……
这个,菩提师兄近年来修为接连突破,在天地间名声十分响亮,足智且多谋,想必定有妙计应对当前局势。”
虚菩提、也就是李长寿扭头看向文殊,略微皱眉,目中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
文殊道人却露出了几分谦逊的微笑。
李长寿并不开口,只是沉吟,场面一度陷入了僵持。
慈航道人在旁打了个圆场:“我倒是觉得,当与那多宝相谈,问他来灵山欲行何事。”
“不错,”有老道立刻出声附和,“老师是圣人之尊,倒也不便与多宝这般圣人弟子直接交谈。”
李长寿在旁听的,心底暗自发笑。
太会了。
这些西方教弟子简直是太会了。
见风使舵、积极站队,充分发挥出‘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优良品行,直接要绕过接引与多宝商谈,看如何瓜分佛门道果。
当真是……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西方教教出的这些核心弟子,认清楚当前形势之后,已是迅速做出了判断。
当前是那般形势?
西方教未来之路被窃取,多宝化身佛门之主,给了接引圣人一个尊号,就将接引圣人高高架起来,要来灵山夺权。
老君此时已回返兜率宫,但元始天尊一同而来,让接引圣人一动不敢动。
盘古幡可就飘在空中。
天道只认‘佛门’二字,只认‘佛门精义’,佛主谁来做无所谓,今后听话就可。
更有趣的是,文殊、普贤、惧留孙、慈航这四个回返西方教的阐教叛教者,此刻在元始天尊即将驾临时,不慌不忙、气定神闲,仿佛早就知晓这一幕。
文殊他们回了灵山这段时间,都做了些什么?
拉帮结派、排挤虚菩提、搞走一些与他们唱反调的老道,在接引圣人还没来得及开口时,将灵山的实权牢牢掌控。
怎么看,这都是与今日多宝化佛【配套】的阴谋!
接引圣人除非直接出手血洗了灵山,今日已无任何阻止灵山被侵占的手段。
但追根溯源,这不过是自己酿的苦果。
师父在做,徒弟在看;师父如何教的,他们今日就如何做的。
更要命的是,还有李长寿在暗中助力,此刻决意破防这位接引圣人。
“老师……”
‘虚菩提’轻唤了声,低声道:“弟子欲回返洞府修行,就此暂离灵山。”
唯我心 明月珰
接引道人眉头明显皱了下,刚想说话,却又缓缓点头,道:“你离去也好,贫道起码还有衣钵流传。”
“多谢老师教化之恩,弟子无以为报。”
虚菩提站起身来,对接引道人做了个道揖,又扭头看了眼文殊等人。
綜穿再穿就剁手!
此刻,众西方教弟子各自不语,只有几人与李长寿对视,但也是很快挪开视线。
“哼,”李长寿面色阴沉地冷哼一声,驾云朝着灵山之外飞去。
元始天尊看了一眼,李长寿道心瞬间紧绷,但故作如常。
终究,这位二师叔也没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此刻也并未阻拦虚菩提,任由虚菩提驾云离去。
灵山上,接引身旁再无人影。
一场逼宫大戏,随多宝缓缓逼近、元始天尊背后支持,于灵山悄然上演。
李长寿并未走远。
尋煙 還很純潔
此刻他拿捏着‘虚菩提’这个人设的本性,觉得这般处置是最合理,也是最没有破绽的方式。
虚菩提骨子里有一种与地藏相近的‘清高’,不愿与文殊等同流合污,但本身又有些谨小慎微,更是此前被追杀、被针对。
这时选择离开灵山,是最真实也最该有的反应。
灵山之上的生灵,其实都不值得他去怜悯,他也没这个资格去怜悯天道圣人。
都是各自作的罢了。
他没有离开太远,在数千里外注视着灵山上的情形。
且说那多宝顶着万丈霞光到了灵山正上方,盘坐在莲台上对接引圣人低头行佛礼,那洪亮、醇厚、缓慢的嗓音,在灵山各处荡漾开来:
“拜见万世之佛。”
接引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似是已有了决断,开口道:
“既尊我,当以老师相称。”
“佛乃尊位,我为世尊,其意为当世之尊,”多宝缓声道,“万世之佛存于古今未来,为佛门奠基,却不必显化于人前。
本尊,只是对万世佛表达敬意,却不必顺从与憧憬。”
接引道人面色说不出的难看。
这波,这波是被迫养老。
接引道人言道:“尔既尊我,我自可罢黜尔之尊位。”
“万世佛错了,”多宝拈花含笑,言说佛理,“佛门乃本尊所立,佛自本尊而来,一应诸相便为今日,一应诸果尽入此间。
万世佛此前种种,尽是为本尊推开降临之门。
过去之佛当存过去,未来之佛既于未来,而你我只存于当世。
当世尊便为佛之主。
万世佛虽为佛门奠基,却存于佛门诞生之前,不可罢黜本尊之位。”
接引道人沉默一阵,随后缓缓点头,言道:“倒是贫道小觑了你。”
千萬寶寶的替婚媽咪 懶玫瑰
“佛门既兴,还请万世佛今后莫用道门自称,”多宝道人含笑言道,“佛道本同源,天地无常安。
万世佛功德无量,寿元无量,自今日起号阿弥陀佛。
凡入我佛门者,当念万世佛建造西方净土之功,颂万世佛之功绩,以‘归命无量之佛’为禅语。”
言罢,多宝双手合十,对接引低头行礼。
“南无阿弥陀佛。”
他嗓音刚流传开来,整个灵山还是静悄悄的。
也不知是谁最先双手合十念诵佛号,众西方教老道、西方教圣人核心弟子,齐齐念诵此佛号之名。
接引嘴角露出几分释然之微笑,身形自蒲团上缓缓消散,似乎一切都是胜券在握一般。
多宝道人低头看向下方西方教众弟子,安然一笑,言道:
名門摯愛:億萬老公寵上癮
“今日当定佛门诸规矩,明确佛门之教义,完善佛门之教务。”
众西方弟子起身行礼,都换成了双手合十之礼节。
灵山之上金光闪耀,祥瑞频现,更有一笔一笔不算太多的功德降落。
没了九污泉,天道无法随便‘印功德’,此时给的奖赏都是扣扣搜搜。
李长寿自是没捞到半点功德,而他此刻也已经成了局外人,菩提老祖与佛门没了实质性的关联。
还不错。
驾云回返灵台山的路上,李长寿低头思索着,接引可能在哪个方面出手反制。
看这佛门,外皮是西方教,骨子里已姓了道。
稍后他们的‘庆功’,也与李长寿无关。
不过几日,佛门初立、得天道给予大兴命途的消息,在洪荒沸沸扬扬地传播开来。
多宝自号如来,为佛主、佛祖,定佛、菩萨、罗汉、金刚之果位,并当场封了几位大菩萨,并给西方教资历最老的几名圣人弟子,一些‘闲职佛名’。
多宝又将教务交给几名菩萨大士打理,自己乐得悠闲。
又几日,天庭木公前去灵山宣旨,封灵山佛主为五老之位——挂名闲职,但名义上佛门今后归天庭管辖。
佛门上下欣然答应,正式踏上大兴之路途。
而多宝也没忘记地府地藏,一道法旨降下,封地藏为佛;
地藏面对着那道法旨沉默许久,最终却将法旨毁掉,说出了那句传世名言。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最後一個修真者 紙上飛雪
言外之意,地藏接受了自己的佛门跟脚,却不接受灵山易主的事实,对多宝法旨不尊不理,继续做佛门的气运之柱,也不会去灵山闹事。
萌妻甜蜜蜜:總裁,愛不釋手
自此永镇地府,度化冤魂怨灵,纾解生灵困苦。
接引道人自灵山后山隐居,于天地间不再显露行踪,自身气息也近乎完全消退。
对这位圣人的处境,李长寿也是唏嘘不已;
一番犹豫之后,李长寿还是主动去了东洲花果山,在天道监视下,看了一眼石中灵胎。
这次,有心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