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h4nd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空想之拳 線上看-第十九章.怒潮之怒推薦-2zp6w

空想之拳
小說推薦空想之拳
栗知弦点开梁德发到她邮箱的怒潮事件记录,一边喝着手里的拳击猫凤梨淡啤,一边浏览着记录里的图片和文字。
梁德从星球记录里得到的原始信息非常繁杂,光是视角就有好几千个,这还是他尽力控制检索范围后的结果。
这种数量级的信息要想全部转录出来太耗时间,也没有必要,所以他只是把怒潮事件的几个关键点列了出来,附了几张带字幕的动图,连声音都没有。
但这已经足够了。
如果一个事件本身就极有力量,那么它不需要浓墨重彩的描述也可以触动人心。
而且梁德知道,战士和战士之间是可以互相理解的。
虽然不在同一个世界,但为了守护他人而战的信念是相通的。
她一定可以明白。
瘫在沙发上的栗知弦喝酒的速度越来越慢,看到末尾时,她放下手里的酒挺直腰背,端端正正地坐着,沉默地向记录里那些前仆后继、死不旋踵的身影致以敬意。
向被留到最后,背负着所有牺牲者的鲜血活下去的那两个人致以敬意。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给梁德发去新的消息。
“我看完了。
文仲素在怒潮事件里表现得很率直,是那种简单直接的性格,但是已经过了二十二年,她在秘务部主官的位置上坐了这么久,今非昔比,老梁你还是多点戒心比较好。”
“我的判断和她的性格无关,和她的选择有关。”
梁德回复道:
“她是不是真的相信蓝星末日不重要,对文仲素来说,这个国家的末日和这颗星球的末日没区别。
我已经展示了自己毁城灭国级的破坏力,你不要看她现在说话还算硬气,在她有信心控制住我之前,一定会尽量满足我的要求。
然后,弦哥你应该也清楚,只要我想跑路,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控制住我。”
“放屁,你上次在南条山古墓不就被人家关起来了?”
“那都过去多久了,今非昔比你明不明白,我的武学境界突飞猛进,一日千里,狡兔也就三窟,我现在比狡兔还多一窟,别说两个界内白级,就是二十个界内白级也碰不到我一根头发。”
後來我們都哭了 夏七夕
“老梁你就吹吧。”
栗知弦嘁了一声,正要继续安静围观,突然又想到了什么。
二嫁豪門:前妻很純很腹黑
“老梁你已经查了星球记录,对怒潮封印的位置一清二楚,完全可以自己去看怒潮之源吧,还说什么要人家帮忙验证,浪费时间等人向上请示,不对劲,你有问题。”
不歸路
梁德马上回道:“我能有什么问题,远来是客,客随主便,我做一个尊德守礼的东国人也有问题?
最了解怒潮的还是她和何共济,有这两个人陪着一起去看更加稳妥。
我还不至于多看了点资料就觉得没有人比我更懂怒潮,贸贸然冲过去,谁知道会怎么样,别到时候真的是我引发了末日,那也太蠢了。
而且,让他们通知上级多做点准备也好,末日一来,一个半径十五公里的无人区能管什么用。”
“解释这么多,你绝对有问题。”
栗知弦道:“你该不会是想要从守护公园里的普通人快进到提前星际移民拯救全人类吧。”
“弦哥你这格局也太大了。”
我的空間
梁德笑了笑回道:
“这不是我应该考虑的事情。
我只不过是一个路过的界原行者罢了。”
……
貴女重生 花落春歸
半个多小时后,文仲素传送回了灰鹭公园。
宿主 黑天魔神
所谓的向上级汇报只是一个说辞,自从她上任后,超自然事件一向由秘务部全权处理,特别是和怒潮有关的事项,一直是由她和何共济掌握最高决策权。
离开公园的半个多小时里,她亲自面见知会了十几位担任重要职务的同志,尽力做了一些聊胜于无的安排部署。
也只能是聊胜于无。
蓝星末日的消息来得太突然了,这整件事甚至有些荒诞的意味,如果能早一些……早一些又能做什么呢。
余溫
面对一个星球的末日,不管是什么形式的末日,一个普通人占绝大多数的国家不可能不遭受惨痛的损失。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与那个叫梁德的界外来客合作,调查出末日的根源。
文仲素拂去脑海中的杂念,走到梁德面前,让何共济打开了一扇穿衣镜大小的白色光门。
“请吧,梁先生,我带你去怒潮封锁区。”
梁德散出武者灵觉往白色光门后扫了一扫,确认安全后便和文仲素一起走了进去。
光门后是一条四面都是铅板的方形通道,
“文部长,你和何主任都曾经与怒潮之源短暂融合过,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它的人,我想请教一下,魂藓这种生物有没有可能让怒潮复苏呢?”
文仲素还没回答,她脑后的发夹上闪过一道亮光,一个大腹便便的虚胖中年出现在梁德身旁。
“文部长要主持秘务部,这些年主要是我在看守封锁区,算是和怒潮之源接触得最多的人,我来说吧。
魂藓这东西非虚非实,铜墙铁壁也拦不住,这二十多年里早就有魂藓碰到过怒潮,但是没有发生任何异常。
我们被怒潮直接凭依过,知道它是靠什么壮大自身,怒潮的食粮是字里行间的怒意,和魂藓没有关系。
你说蓝星末日和魂藓有关,我也想不明白,也许末日中心在怒潮的附近只是一个巧合,说不定……。”
“到了。”文仲素停下脚步,伸手指向前方。
梁德沿着文仲素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除了一面黑墙什么也没看到。
“稍等,我再开个门。”
修真之開宗立派 木木梧桐桐
何共济搓了搓手指,在黑墙上开出一个巴掌大的白色空隙。
白色空隙的中间漂浮着一个深铅色的楷体“怒”字,这个字框架工整,法度森严,但每个笔画的边缘都有些微残缺,留着极为细小的不规则锯齿。
梁德武者灵觉触及那个残破“怒”字的瞬间,眼前倏地多了一副细边眼镜,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武道元神深处的另外四分之一枚万卷书签也忽然浮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