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vwf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餮仙傳人在都市笔趣-第1689章熱推-tun0b

餮仙傳人在都市
小說推薦餮仙傳人在都市
“砰”的一声巨大闷响。
妙醫鴻途
公主劫:艷咒 兮曦
古争手中仅仅是一滞,随着面前的三角叉被一剑击碎,顷刻间化为大片水雾飘散,一道金光顺着力道,毫无阻碍的一斩而下。
婚寵新妻 夢如是
只见关键时刻,水怪的身体在云荒剑临身霎那,再次变成一团蓝雾形态。
一道金光划过,就没有给它造成丝毫损伤,可是古争嘴边露出一丝冷笑,冷冷的一声大喝。
“爆”
在空中故意留下的一道金光,忽然绽放出强烈的金芒,无数的金色电弧在空中陡然升起,并且“噼里啪啦”朝着四周飞散扩去。
那蓝雾哪怕第一时间发觉,逃脱再快,大半个身体都已经挂上了金弧。
超級高手 分開不分手
等到它从一边再次恢复本体之时,看起来精神更加萎靡起来,怨毒地看着古争一眼,整个身子从空中跳入下面的水池当中。
古争并没有追杀过去,而是朝着前面唯一的上去的入口上去,只要对方不挡自己的道路,回头再收拾他也不晚。
可是即将上去之时,原本普通的大门边沿,忽然许多繁琐的花纹一闪,一道蓝色的水幕突然在入口升起,形成一道防御,彻底挡住了古争的去路。
“打不破!”
古争只是稍微试探一下,就知道这道蓝幕强度是非高,估摸一下自己想要强行破开,至少需要几天的功夫,可是现在古争是一天都不想等。
“呱呱”
身后传来那个水怪的叫声,古争回头一看,一个蓝色的宝石在对方手中熠熠生辉,瞬间就判断出这个水幕就是那颗宝石控制。
水怪把手中的宝石往手中一扔,“噗通”一声沉入下面。
这水池虽然清澈,可是并不知道有多深,很快就消失在古争的感知中。
最好不相見
“你这是找死吗?”古争看着对面,冷冷地说道。
不过这番行为,古争也知道,这个水怪不是从其他地方流窜过来,而是被人故意挡在这里。
想想这个地方已经被翻过,即便有人来了,看到一个如此修为的水怪,也会暂且退去,说不定等一段时间就消失了,真是聪明。
此时水怪的身上已经没有任何伤势,似乎已经在水池底下痊愈一番,连气势都恢复过来,朝着古争龇牙裂嘴的挑衅着。
古争冷笑一声,整个人朝着在原地留下一个幻影,朝着对方迅速冲了过去。
那水怪丝毫不怯,挥舞手中的三角叉再次舞来,不过这一次上面,已经凝聚如同水冰一样的晶体,挥舞之间,一道道寒气朝着四周扩散出去,让古争的行动微微受到影响。
“锵”
这一次古争手中的云荒剑没有再次切菜般削断对方的武器,仅仅斩断对方两根锋密的尖头,就被第三根给挡住,同时一股寒流顺着接触点朝着古争身上涌来。
古争翻手一转,身形朝着侧面一斜,一层金光在上面闪起,掀起大片的聚魂上面的寒气瞬间被蒸腾一空,再次斜斜朝着对方的肩膀处极速斩去。
那水怪几乎在同时侧身一闪,同时空中喷出一团蓝色的雾气,极速在古争攻击的路上,形成一道仅仅脸盆大小的漩涡,仿佛星云一样,极速在旋转着,挡在路途当中。
古争见状,手中的气力再次加大一番,这气势微弱的漩涡想要挡住自己,简直是痴心妄想。
下一刻古争手中的云荒剑瞬间站在蓝色漩涡当中,大片的金光伴随着漫天的电弧,如同海啸般朝着前面涌起。
但是下一刻,古争感觉自己如同劈在浩瀚无垠的大海中,无穷的气劲飞速被里面消减消退,仅仅只有不足威力一层的金光,透过漩涡在冲向对方。
不过此时这点威力对于对方来讲,更是像是饶痒痒一样,根本连闪避的意图都没有。
而此时那水怪再次伸手一招,在古争背后的水池中,一声声爆炸声陡然响起,一个个三尺大小的黑色怪鱼,从里面蹦了出来。
全身都是黑色的鳞甲,尤其是那几乎占据四分之三巨大的鱼嘴,寒光闪闪的利齿不断咬合,发出“登登”碰撞声,在身后尾巴一摆之下,极速朝着古争背后要来。
那可不是一条,而是数百条黑色大鱼,整天蔽日,朝着古争这边淹没而来。
古争手中云荒剑收起一旁,手中翻出一段黑色的树枝,看起来像是烧焦的枯枝一样,直接朝着背后扔了出去。
“轰”
那树枝来到鱼群中间瞬间引爆,一道黑色气浪在空中陡然升起,所有被气浪掠过的黑鱼,根本没有任何抵挡能力,在空中化为一团虚无。
而古争朝着云荒剑身上一点,一层金光再次升起,极快涌出一道金色光柱,朝着水怪胸前射去。
不过同样,一个和刚才一样的蓝色漩涡再次升起,这些气势汹汹的金柱,同样被对方挡住,而且这一次连穿透都没有穿透,被对方尽数吞噬进去。
看着对方躲在身后,略显得意的样子,手中的三角叉再次横在胸前,上面被打断的尖头已经回复如此,一层水波在上面荡起,似乎在准备什么法术。
古争这边单手一掐,几道幻影在空中闪现,再次朝着剑身上一点,整个云荒剑突然一阵轻鸣,一道道金色灵纹从剑身上冒出,再次融入体内。
一直没有停止喷发的金柱,此时速度再次提升一倍,而且周围缠绕着无数符文,竟然变得有些虚幻起来。
“噗嗤”一声轻响。
一道透明的金光从那到蓝色漩涡中穿透而来,再次朝着水怪胸口奔去。
此时水怪大惊失色,想都没有想,手中的三角叉直接挡在胸前,迎上了那道金光。
“砰”
水怪的身体瞬间被那巨大的力量给击飞,依然被光柱朝着后面飞去,眼前看着古争冲了上来,而它根本做不了其他事情,不过下一刻它的身体再次化为一团蓝雾,那金光从中洞穿而过,直到在身后的墙壁上,打出一个巨大窟窿。
窟窿身后是一片天空,根本无路可以走,上面就像殿宇就像漂浮在空中一样,而且根本无法离地太高,就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压下。
古争知道那是上面阵法的力量,没有想到连这里都影响,为了不惊动上面,这才没有尝试飞起,要不然直接飞了上去,显然齐长老也是这样所想。
等到水怪在一旁水池边聚集身子的时候,在嘴边都有一些蓝色的液体,看起来受创不轻。
怨毒的看了古争一眼,那水怪再次冲进去了水池里面。
古争紧追几步,来到水池的上面,依稀可以看到许多蓝色的光点在下面不断朝着水怪身中没入,似乎在恢复他的伤势。
他并没有贸然下去,反而看着对方,仅仅半盏茶的功夫,刚才受到的伤势赫然已经恢复。
这边水怪看着上面的古争,脸色更加地狰狞,手脚并用,极速朝着上面冲去,原本的手蹼此时变成三道爪刺。
“哗啦”
大片的水浪从空中掀起,一个丈许的水色巨掌在空中浮现,三道寒光在前段升起,朝着闪避开来的古争抓了过来。
古争手中云荒剑一挥,一道金色暮光在空中升起,准备迎接对方这一攻击,有绝对的自信,对方这一击绝对突破不了自己的防御。
可是在对方即将撞上的时候,古争面前的暮光突然闪烁几下,就这么无声地消失下去。
如此情景,古争根本没有料之,下一刻他的身形被巨爪一巴掌给拍实,发出“砰”的一声颤响。
古争的身形像失控的飞鸟一样,朝着来时的道路瞬间飞下,在路上撞碎不知道多少个障碍物,重重的跌落在下面一层的墙壁上,这才停下身子。
一口鲜血涌上喉咙,古争忍不住直接一口喷了出来,这才感觉好受一些,不过依然感觉身子左侧在火辣辣的疼痛,三道翻卷的伤口在上面滋滋冒着鲜血。
日出厓山 白勝雪
古争伸手在上面拂过,伤口顿时消失不见,可是那种疼苦依然在体内时不时跳动一下。
这边古争看着手边的云荒剑,此时大片的黑雾在上面盘踞着,似乎在嘲弄古争一样,看着古争望来,更是剧烈的游动着,跟着古争的联系也断断续续。
这里面的黑雾,竟然在这个时候捣乱,怪不得上一任,想要把彻底抹去这些邪气,在关键战斗的时候,这么一下,都能要了古争的小命。
哪怕在强,谁也不敢在关键时刻用啊,激烈战斗中,谁能时刻注意到云荒剑的变动,这无声无息地发动,古争刚才都没有发觉任何动静,就被阴了。
古争手中之上大片的白焰瞬间升起,朝着上面涌去,那些黑雾见势不妙,急速间再次缩减起来,云荒剑再次被古争给掌控住。
不过远处一道身形也出现在古争面前,似乎古争已经彻底惹怒对方,那鱼怪竟然从上面追杀过来,看着对方那死鱼眼瞪着自己。
毒系小精靈大師
古争稍微撑起身子,让自己靠在背后的墙壁上,随后一道蓝色气息在云荒剑周围显露出来,绕着云荒剑旋转起来,眨眼间的功夫,就已经旋绕上百圈,一条淡淡的蓝色光芒仅仅只有手指般大小,就随着古争往前一指,直冲了上去。
那水怪看着一条浅浅的蓝色水流,朝着自己冲来,眼底闪过一丝不屑,根本毫不在意,伸出自己的武器朝前挥去,就想顺势击溃它。
可是它的武器才仅仅接触的瞬间,一股极致的冰寒从蓝色水流中爆发出来,极速在下一刻,一个冰雕就出现在空中,朝着前面惯性飞行一段距离之后,直接落在地上之上,手中依然保持着最后的动作。
“去死吧!”古争此时已经缓过气,站起来之后,口中低喝一声,下一刻剑身上环绕的一道火苗从上面冒出,降落在那块冰雕身上,瞬间燃烧起炙热的火焰。
诡异的是,火焰并没有把冰层融化,反而逐渐渗透进去,在水怪的身体上熊熊燃烧起来。
做完这一切,古争才收起自己的武器,朝着上面飞去,不过在半路上碰见才跟过来的齐长老。
“你没事吧?”齐长老担心地问道。
“没事,对方已经被我解决了,我赶紧去拿那个晶石,把那层护罩给关闭。”古争看到对方担心的目光,不在意地说道。
对方能下来,就说明对方也没有一直缩头在后面,间接可以看出对方的人不错,就像小莹所说,是一个很好的爷爷,当然只是对她来说。
“真的吗?太好了,我之前为了安全所见,布置了一些机关,现在去拆除,别误伤了自己的同门。”齐长老惊喜地说道。
“好!”
古争说完之后,朝着上面在再次飞去,很快就再次来到水池边。
重生之嫡女庶嫁 奚別離
先是把小莹的发带给收好,古争直接跳入了下面的水池中。
这么一下去,古争就感觉一阵舒爽,这水池的灵气异常得逼人,简直硬生生朝着你身体里挤压过去,而且干净,一个呼吸就能补充自己,怪不得那水怪在里面回复那么快。
甚至古争在这潜伏一些时间,都能感觉自己的伤势,都好了七七八八,真是非常神奇。
这个水池深度到底有多深,通往哪里古争也不知道,但是仅仅下潜一段距离,就看见之前的那个晶石悬浮在水中,看来并没有像古争之前想的那样,直接沉入下去,不过却让古争感觉更加省心了。
“噗通“
就在这时,古争隐约感知到水池上面传来一声震动,仿佛有什么东西从上面跳了下来,下意识朝着上面一看。
透着微许的亮光,古争赫然发现那水怪竟然再次朝着下面冲来,此时小半个身子都已经被烧成不能看,可是却成功从那里面逃脱出来。
这让古争大吃一惊,不过现在不是纠结对方怎么逃脱,而是赶紧把那晶石个破坏掉,再次朝着那晶石游去。
可是在水里的时候,古争明显没有对方灵活,对方的速度远远超过古争的预计,自己这才仅仅接近一半的距离,对方离着古争已经不到三分之一的距离,这点时间对方跨越那么长的距离。
这样看来,那水怪在下来之后,古争至少要差一个手臂的距离,而对方就已经把晶石给拿在手中,尤其对方身上的蓝光,在加快回复它身上的伤势,速度说不定更加提前一些。
想到这里,古争当即停下身子,手中的云荒剑拿起,朝着面前猛然一挥。
一道金色剑光陡然出现在水池下面,方圆一丈之内,所有的水流统统被逼退,没有任何阻碍的朝着晶石上面射去。
只要把这个控制的机关毁去,那蓝幕不消失,强度也绝对会大减。
可惜的是,在剑光即将靠近的时候,上面一柄水流形成的武器,恰好先前击中了晶石,千钧一发之际,让晶石险而又险避开了古争的剑光,直接让古争的愿望落空。
古争还想继续上前,那水怪已经在下面扑了过来,只能先面对水怪。
原本古争绝对对方重创,自己想要逼退或者重创对方,应该非常简单,但是面对自己志在必得的一剑,数十道剑光在水底浮现,攒射而去。
可是对方灵活的程度比外面简直要超过十倍,在那几乎不可能躲过的缝隙中,就像艺术家一样,那优美的身形来回窜行之中,就从密集剑光中冲了下来,接近古争身边。
那水怪身形极速一停,看着剑尖从自己眼前划过,手中三蹼握紧,对着古争就是一拳轰出。
“轰”的一声闷响,一道明显的水波在古争眼前升起,肉眼可见朝着古争冲击而来。
古争横起手臂,往上一撩,随即在那波动中间切过,把对方给切成两半。
不过让古争意料之外的是,即便分成两截,那股波动赫然一分为二,继续朝着古争袭来。
“砰砰”
古争及时升起一道黄幕,那两道波动击在上面,顿时在周围掀起大片的暗流,不断的朝着四周狂涌着,撕扯着古争的身形无法及时进行下一步反击。
反而那水怪根本没有造成任何影响,更是趁机逼近古争身边,手中的武器朝着古争身上捅去,那上面闪耀着蓝色光芒,照耀水怪的脸看起来都无比的恐怖,因为一只眼睛似乎已经瞎,只剩下那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古争。
時空交易漂流瓶
古争勉强稳定身形,手中的武器随即一晃,松开超前一扔,六把武器竖立在眼前,分别朝着水怪身上不同身上斩去。
这六把一把是真,其余五把只有其外形,并没有任何威力,就是迷惑水怪,而古争手中随即再次挥动起来,一股强大的气息在手中凝聚出来。
那水怪也分辨不轻,可是看着古争的动作,手中的武器也同样脱手而出,在他们中间忽然蓝光一闪,轰然爆裂开来,大片的蓝光朝着四周散发出去,如同小太阳一样耀眼,让人看不清中间的东西。
巨大的暗涌比之前强大了不止几倍,水流的剧烈晃动,甚至都打断了他的施法,那暗流的涌动几乎让无法控制身子,都被一股强大暗流给带到另外一个方向,更加远离晶石的所在地。
而古争感觉侧身传来一股危险,立马转身看到水怪已经抬起拳头,朝着自己锤来。
古争同样手掌一缩,和对方直接撞在一起。
古争直接感觉一股巨力从接触传来,一股无法阻挡的力道从对方手掌中传来。
“砰”
在外面陡然炸起漫天的水花,一个身影从下来飞了出来,在空中倒退很远,才勉强控制好身形。
而那个水怪半个身子在水池下,看着上面的古争并没有上去。
虽然他受伤了,可是它自己伤的更重。
下面它再次沉浮下去,消失在水池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