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x7jp精品小說 萬族之劫 txt-第679章 還是老萬好(求訂閱)熱推-b1sye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死灵界。
苏宇把镇守们送了上去,自己便没多管,至于岷山侯陨落的事,他自然也无从知晓,哪怕知道了,苏宇也不会太在意。
大不了感慨几句。
又不熟!
至于死了……那就死了好了,不是他没人性,只是觉得上界的那些家伙,说句难听点的,苏宇觉得太复杂,有叛徒,有傻子,有不听话的,有倚老卖老的。
鱼龙混杂,搞不好还会拖后腿!
不是苏宇去猜想是这样,而是事实就是如此,尤其是百战王导致人族溃败,苏宇压根不想多说上界,上百合道都能战败,战死,他还指望什么?
还不如自己另起炉灶!
别给我添乱就行,他是压根没指望上界帮什么忙。
……
此刻的苏宇,带着人进入了东王府。
果然,在一处大殿中,他发现了覆天镜,倒是和大明府的那个感应镜有点相似,不过等级要更高。
遊戲大王 囧神在遊戲
这玩意,就一个用处,监察天河附近的死灵。
甚至镇灵域的死灵君主数量,都有标志。
很好用的宝物!
“有这东西,怎么不早点说?”
苏宇看向河图,河图轻咳一声:“之前忘了。”
苏宇无语,“这是个好东西!监察天河中复苏的死灵用的,上古时代,也算是尽心了,对死灵界域还是相当重视的。永恒阶段以上的,都会显露出来!”
“打仗,情报最重要!”
苏宇笑道:“只要情报对称,跟得上,那以弱胜强,突袭,斩首,都能获得奇效!”
“这东西,好好用,监察好了天河那边的死灵动静!”
苏宇说着,稍显凝重,“那边这次死了不少侯,更是死了大量的君主,现在还有一些死灵侯蛰伏在其中!接下来肯定还会复苏一批,另外,北王他们逃到了无规则之地,那边被称为归墟之地?”
身后,南王走进门,开口接话:“归墟之地很危险,应该封印了一批强者!我也是听说,昔年一些死灵强者,杀之不尽,和现在一样,最终,武王他们封印了一批顶级强者在归墟之地,不让死灵大道再诞生强者,只留下了四大天王!”
苏宇点点头:“原来如此!这么一说,倒是可以理解,为何南王你们多年下来,实力进步不大了,那边不好招惹,一旦解封几位死灵强者出来,麻烦很大。”
“北王带人逃过去了!”
南王凝重道:“还是很麻烦,一旦他动了什么心思,解封了封印的强者……”
“没那么容易的!”
苏宇笑道:“真要解封了,那也没办法,只能放弃死灵界域!暂时去生灵界域暂避,只要不杀戮,不溢散大量死气,暂时问题不大。堵住通道,那些死灵想杀出来,也没那么简单!”
说到这,苏宇又道:“派一些君主,驻扎在归墟之地边缘,主要是警戒!再派一批人,镇守死灵天河。”
说着,苏宇又道:“还有,天渊界和死灵界壁垒有些薄弱,一些弱小的存在可以贯穿壁垒,派人去驻扎,让死灵侯带队,凡是从那边进入的,一律击杀!”
“另外,巡查整个四王域,以防万族暗中开启死灵通道,进入界域,将死灵界消息带回去!”
身后,死灵大将们纷纷记下,迅速安排人去做。
染屍者 Sola
苏宇又道:“而我接下来,有几件事要办,定位各界强者的位置,暗中袭杀他们!”
他看向南王,岚山侯,很快道:“需要速战速决,封锁消息!南王、岚山侯你们进入生灵小界,实力不会被压制吧?”
“不会!”
死灵进入界域,也是没压制力的,死灵大道太强,对方的大道,压制不了死灵大道。
苏宇点头,“那就好!最好不要击杀,活捉,这个难度要更高一些!杀了,界域动荡,诸天异象,就很难隐瞒了!”
我的女友怎麽會是九尾妖狐
“还有,需要封锁小界动静,防止对方自爆,这都很考验大家,稍有差池,就容易被万族发现!”
现在的实力,不是打不过万族!
关键是,逼迫的万族鱼死网破,还是很麻烦的。
能悄无声息地解决,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最好的结果是,灭了万族,上界还不知道,那才完美!
苏宇更希望是自己打上去,而不是上界开启了,自己被动迎战!
南王沉吟片刻道:“我们在生灵界域,还是有一些压制的,而且生灵手段多,死灵大道压制不明显,想突袭,哪怕对方比我们弱,你要求太多,恐怕未必有那么简单。”
苏宇点头,“那南王觉得,还需要什么?”
“破开界域,多少需要一点时间,而这个时间,足够让一位合道想办法报信或者逃跑了!”
南王思索了一下,开口道:“还有一点,我们修死灵大道,和时光大道不是一条道,力量上压制,大道上压制对方,都可以!但是,很难封锁对方的大道!需要一位生灵来封锁才行!”
苏宇想了想,点头,这倒也是。
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不好封锁。
全指望死灵可不行,起码需要一位生灵强者,自己倒是可以去做,但是未必能顺利完成,最好再来一人帮忙。
想到这,苏宇开口道:“鸿蒙将军吧。”
“最好还是人族,鸿蒙会被界域之力压制!”
南王提议,苏宇却是头疼,大周王其实很合适,还能屏蔽动静,可是大周王一旦来了这,谁在外面封锁?
天使之翼 死亡天使
大明王?
大明王能行吗?
总觉得现在的人族,还差点,不是差强者,是差一位比较阴险,比较万能的强者,啥事都能干一点最好。
大周王,其实就很好。
“万府长……”
苏宇忽然想到了万天圣,这位,其实也是一切算计尽在其心……虽然算计来算计去,都被人算计了,可还是跳出了那个圈。
这些年来,能跳出那个圈的,可不多。
万天圣……
老万走的道,是什么道,苏宇到现在也不清楚,但是他知道,老万不是自己找到了道开辟了,就是准备融别的道。
在看不到大道的情况下,走到这地步,老万的成就,还是很可怕的。
蓝天不用说了,不过蓝天不适合硬仗,适合潜伏。
“也许,老万已经开道了,或者融道了……而且还不弱,不然不可能一开始就能匹敌永恒五六段,找到老万,带他走一趟时光长河,也许他能感悟的更多!”
苏宇想着,万天圣是妖孽,绝世妖孽,比大家一直称赞的叶霸天还要妖孽。
在古城,苏宇就曾听天门将军说过,最厉害的不是叶霸天,最有天赋的是万天圣。
年纪又轻,天赋又强,三身法失败之后,不再走三身之道,独走一道,杀戮果断,那么多永恒的后裔说杀就给杀了。
自己之前,倒是有些疏忽了,应该找回老万的,比他自己一个人瞎捉摸要强。
若是老万在,苏宇倒是安心一些,也不用一直想着去让大周王帮忙了。
心中想着这些,苏宇很快道:“这些我会想办法解决,那这么一来,我最好还是去一趟生灵界域,也好引开那些家伙,试探一下万族的动静!顺便把定位之物,想办法置入各界。”
说罢,苏宇沉声道:“死灵界域,还得劳烦诸位了!看起来四王域和镇灵域被我们拿下了,实际上我自己清楚情况,四王域之外,归墟之地,危险重重!死灵天河,更是麻烦无比!”
苏宇深吸一口气,“河图,你去找夏辰!把刘洪给我喊出来!让那家伙来东王域,给我盯着情况,那家伙阴险狡诈,现在又融了墨道,针对死灵有一手,让他给我出来干活!”
说完,又取出一物,文墓碑!
是的,被抽取了“↑”神文的文墓碑,苏宇沉声道:“用这个,去感应一下新复苏的一些死灵,包括一些老辈死灵,都感应一下!有波动的,全部记下来!”
河图接过文墓碑,看向苏宇,有些疑惑。
樓蘭殤 契子·暗傷
“这是文王的学生们打造的!”
南王忽然看向苏宇,苏宇笑道:“当年文王还是收了一些学生的,只是可惜,笔道传承,他们无法传承下去,后来为了打造此物,都融了自己的神文战技……可惜了!有些实力可能不强,但是这些人,对神文研究,对大道剖析,还是有一手的!”
苏宇还是赞扬了一句,相当厉害。
其实就相当于把大道拆分了!
这些文王的学生,实力如何苏宇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和白枫的拆分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些人,将文王的99战技神文,给他拆开了!
一点点地去学!
而此刻,苏宇想到了一点,笔道如此难,这些人都给拆开了,那其他大道呢?
这些人能否也将其他大道都给拆开,通过神文的形式,去让人一点点感悟?
若是能,那就厉害了!
苏宇觉得,是可以的!
无他,笔道都能,没道理其他大道不能,这是一群学者,可能不擅长战斗,但是都是顶级研究者。
苏宇还寻思着,让他们复苏,想起过去,帮自己以后重组万道呢!
是的,苏宇有这心思。
现在的研究者,不多了。
苏宇这边,他现在不太管白枫他们,连提升实力都不带他们玩,其实也有让他们一门心思去研究这些东西的心思。
这个世界,终究还是聪明人的。
笨蛋,不配掌握世界。
两手都要抓!
没有大家的研究,苏宇走不到今日这个地步,也无法开启720窍,开启天门。
不管是功法推演,还是窍穴定位,以及战技拆分,前期都给他带来了许多帮助。
此刻,南王倒是没说什么,岚山侯却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道:“文王的学生……那我倒是知道一些,那些老学究是吧?好烦!有些比文王年纪都大,实力却是很弱!他们死了,真的可以化为死灵吗?”
苏宇失笑,好烦?
你一个笨蛋,遇到了研究者,烦也是应该的,可能人家都看不上你。
话说回来,据说天灭和他们关系不错,天灭怎么做到的?
他想着这些,问道:“文王的那批学生,数量多吗?”
“不多,七八十人吧!”
苏宇挑眉:“七八十人,这么少?我看文墓碑中,神文战技恐怕几千上万……这么说,这么点人,一人起码贡献了几十上百的战技!”
文王这人傲气,苏宇自己感受到的。
他应该也有能力拆分战技,让人一点点去学,但是没有,他就留了个大概,大概是觉得,笨蛋不配继承他的道。
这种傲气,一般人体会不到的。
文王自己都知道,未必有几人能继承他的道。
上次笔道中的虚影出现,就说了,他出现,人族也许都灭了,显然,那家伙压根没指望短时间内,他的道会被人继承,被他的那些便宜学生继承。
不过他的这批学生,倒是真有点本事,可惜实力大概真不咋样。
贡献了那么多战技之后,可能是解析大道,耗空了精力,没有余力再去修炼了,都死了,
又或者被笔道反噬了!
因为他们在破解这条道!
反正,找回来,若是能恢复记忆,那是最好的。
苏宇说到这些人,又想到了一人,开口道:“还有叶霸天,也找找看,河图知道他,看看能不能找到他!”
河图笑道:“叶霸天……说起他,倒是可惜了,此人不死,也许也是合道了!也是他,正式将文王的传承,昭告了诸天……”
叶霸天,不好去评价他。
但是他临死的时候,应该是发现了一些大道的奥秘,如今的苏宇,看穿了大道,倒是对叶霸天有些了解了,当年他神文融合,可能还是发现了大道之秘的。
不过这秘密,现在不值钱了,苏宇开了天门。
没有叶霸天,也就没有了柳文彦蛰伏南元,没有了苏宇拜入多神文系,没有了笔道继承,没有了很多东西,那今日,情况可能完全又不一样。
单纯只有时光册的话,现在的苏宇,也许还在暗暗潜伏,一天到晚地吸收精血去提升自己。
那过些年,上界一开,可能又是另外一个局面了,人族覆灭!
苏宇也没说太多,“能找到就找到吧,找不到就算了,他死了不久,未必复苏了!但是最近天河动荡,近期死的一些人,可能都会复苏!我看也许可以找到,或者倒霉,还没复苏就被干掉了,那也没办法!”
河图点头,他会去找找看的。
苏宇将事情安排了一下,也准备出去了。
死灵界域,终究还是有点压抑。
……
没在东王府待太久。
片刻后,苏宇出现在了镇灵域,想了想,又朝一处古堡飞去。
镇灵域,现在也就这边有一座古堡了。
或者说,整个镇灵域,除了死灵天河,也就这边有不少死灵和一位死灵君主了。
……
“大统领!”
星月国度。
那些统领,还记得苏宇,或者说,不能不记得,刚喊了一声,被苏宇命名为星大的死灵就很快改口道:“拜见宇皇!”
显然,这些死灵也知道了情况。
知道现在谁是死灵界域的老大!
苏宇笑了笑,微微点头,“星月大人呢?”
“在府内!”
苏宇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朝黑暗的古堡走去,两边,倒是有一些黑漆漆的树木,其实很难看。
不过,死灵界就这样。
能有这玩意就不错了,不要苛求太多。
苏宇迈步走入,空旷的大殿中,星月坐在宝座上,冷冷看着他,她和苏宇有死气通道联系,早已知道他过来了,冷冷道:“你来作甚?”
“大人说笑了,我这不是来和大人汇报一下,我打下了死灵界域,以后死灵界域就是大人的了吗?”
星月差点有些崩溃,什么叫我的?
苏宇,还是一如既往的胡说八道!
“哼!”
懒得理会苏宇,苏宇笑了笑,也不在意,自己找个地坐了下来,看向星月道:“大人,最近有没有想起一些往事?”
“懒得去想!”
星月不想和他多说,苏宇笑了,“别啊,我觉得星月大人身份高贵,也许知道一些秘密!或者一些宝藏,要不我替大人去挖来?最近人手不够用了,宝物也不够用了,我替大人取来。”
说到这,苏宇一脸期待道:“大人,你记不记得,人皇有没有什么宝物留下?”
“不记得!”
星月冷冷道:“你来我这,就是为了问这些?”
“那倒不是,顺带着问问,主要还是来看望一下大人的。”
苏宇笑呵呵道:“我大概知道复活是什么个程序了!不过现在还欠缺不少东西,比如纸道,笔墨砚三道,都有了传承,纸道,却是迟迟没有拿到!而且就算都拿到了,可能还需要一些别的东西……”
苏宇说了一阵,问道:“星月大人,你对这些有印象吗?”
若是文王当年真的是为了复活星月,星月那时候可否有记忆?
她是很古老的存在,一直都在这边待着,弄个城堡在自娱自乐,和别的死灵,真的完全不一样。
宅到你害怕!
她不是不能走,她能走,可以离开这地方,她却是在这待了十几万年,你不服都不行。
星月的记忆中,存在文王吗?
苏宇其实断定,文王要是复生谁,既然不是南王,那必然是星月了!
星月凝眉,看向苏宇,半晌才道:“复活了,真的好吗?有意义吗?我看你们活人,也是厮杀不断!永无止境的在战斗!战斗,到底有什么好?打的苍穹破碎,打的万界伏尸!”
苏宇笑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活人还是有好处的,好处多了。”
星月嗤笑。
好处多了?
不觉得!
苏宇也笑了,忽然,手一挥,面前浮现出万花盛开的场景,星月微微一怔,看向那场景,苏宇笑道:“大人,这就是活人的好处,看看,花多美?可不是死灵界域的黑花可比的!”
“也不是永无止境的黑暗,黄昏,看起来太无趣了!”
星月看着那些花,微微走神一阵,许久才道:“这是哪?”
“文王老宅。”
“我好像看到过。”
苏宇眼神一动,果然!
文王故居,真不是谁都可以去的,文王的老巢,能去的,也就那么一些人了。
星月看了一阵,许久又道:“那有个院子,院子中好像有棵树,对吗?”
苏宇点头!
星月想了一会,摇头,“记不起来了!有些事,早就遗忘了!文王……也许我真见过文王吧,时光师……”
苏宇挑眉,你不会是时光师吧?
时光师在战斗!
盛世萌婚:蘿莉小妻好威武
星月有些恍惚,时光师这个名字,其实也是星月之前说的,在这之前,星宏他们都不知道时光师的存在。
不过,星月好像又记起了一些什么,揉了揉额头,开口道:“我好像隐约想起了一些什么,我应该……可能是认识时光师的!文王和时光师他们消失了,人皇也消失了,这一切……可能和时光师有关,她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
星月头疼了,摇摇头:“和时光大道可能有关……应该是吧?时光师……她很厉害,也很喜欢乱跑,万界……也许她知道的秘密比任何人都多……知道的太多,才会消失……”
断断续续的,星月说了一些东西,最后头疼欲裂道:“不说这些,本座想不起来了!下次你若是要来……”
她看向苏宇,一脸冷漠道:“下次再来,去摘一些这样的花,献给本座!”
苏宇龇牙,有些无奈:“这个……难度有点大,一条狗很看重,肥球,你认识吗?”
“不认识!”
星月冷哼一声,“这可能是时光师种的,她和我应该认识,我要她一朵花,一条狗管不着!”
“肥球未必信啊!”
星月皱眉看着他,“无能!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话落,想了想道:“时光师的狗吗?没记忆,可能我没见过……不过我隐约记起了一些东西,你给我看的这片花圃,我应该去过!我好像还留下了一些东西在这……”
苏宇睁大眼睛,啥?
快说,是不是宝物?
星月还真去过,而且居然还留下了什么宝物,这值得去看看。
星月冷笑一声,“别想太多,不是什么宝物,具体什么,我忘了,但是应该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应该是在后院,如果和记忆中一样,应该在三朵蓝色花朵下方埋着!可能已经腐朽了,毕竟过去无数岁月了!”
苏宇记下了,他倒是没太在意有没有蓝色花朵,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埋了啥宝物?
你怎么跑到文王家埋宝物了?
星月,到底谁啊?
苏宇的确有些好奇,可惜星月记忆断断续续的,可能是实力没恢复,所以记起来的不多。
星月见苏宇还不走,有些无语,在这和苏宇坐着不说话,很无趣,也很无聊,她只好再次道:“你可以走了,还有,我不记得什么宝物不宝物了!隐约有些印象的是,时光师有本书,书中可能记录了一些秘密,那书,在你手中吧?”
苏宇意外,我说过吗?
閨夢不宜秋
这你都知道!
书中还有秘密?
这时光册,如今苏宇倒是可以稍微动用一下力量,但是还不能掌控。
不过星月的话,倒是让他上了心,回头可以试试看,能不能发掘一些东西出来。
自己起家,靠的可就是这个!
“那行,多谢大人提点了!”
苏宇起身,笑道:“那我出去给大人继续征战天下,大人记起了什么好事,千万要喊我。”
“哼!”
星月冷哼一声,你当我傻?
还给我征战天下,忽悠谁呢!
苏宇笑了笑,飘然离去。
等他走了,星月也哼了一声,心情好像还不错,很快继续摆弄起自己的古堡来,这古堡,都打造无数岁月了,以前挺喜欢,现在忽然觉得,的确缺了点色彩。
也许,当生灵,的确更精彩一些。
……
而此刻的苏宇,直接走原本的星宏古城通道出去的。
当然,现在换成别人的地盘了,是周破天在这坐镇。
苏宇一出来,周破天先是紧张,很快松了口气,急忙道:“宇皇,我父亲让我看到宇皇,马上通知宇皇去人境一趟!最近,有些不太对劲,而且上界有些消息传了出来,人族这边,好像损失惨重!”
苏宇微微点头,上界的消息?
损失惨重?
那就损失惨重好了。
誅天狂魔
周破天见他不慌不忙的,不由有些急切,“宇皇,一旦上界防守不住,那上界一开,我们麻烦就大了!”
苏宇看了他一眼,“你急什么?跟你爹学学,你爹沉得住气……”
“他也急了!”
周破天无奈道:“我父亲也很着急,因为这次传递的消息很不利,据说是上界我人族一位顶梁柱陨落了。”
“这么多年都没事,现在陨落了?”
苏宇想了想,摇头:“不是叛徒干的,就是出了内奸!上界的情况,我不是太清楚,但是上次也问了一些情况,据说活下来的不多了,都躲在一些隐秘绝境之地。这么多年都藏住了,现在死了?果然,上界的叛徒也坐不住了。”
周破天不知苏宇为何如此笃定,但是也不好多说,他自己其实也不知道情况,岷山侯是谁,他都不清楚。
只是父亲传信来,有些急切,好像很迫切希望苏宇回归。
苏宇是真的不慌不忙,问道:“最近看到万府长了吗?”
“没有。”
“好吧,看到了替我通知他一声……”
说到这,算了,苏宇飞出古城,大声喊道:“万府长,听到了回人境一趟,商讨强攻万界之事!”
声音震荡诸天!
苏宇依旧嚣张!
他巴不得现在来点人,突袭自己,鸿蒙古城瞬间便至,此刻,那边合道一堆,这群孙子若是敢出来,苏宇倒是省心了!
……
伴随着苏宇的话语,一些大界,都有一些虚影投射。
命界。
魔荡侯冷笑一声,“好嚣张的家伙,这就是此代人主?上一代的百战,也没这么嚣张!把诸天战场当自己的地盘了?”
陨星侯也是轻笑道:“嚣张归嚣张,天赋还是很强的,据说,继承了文王的笔道!”
魔荡侯微微凝眉,“那天赋的确不弱,文王……他的道,能继承的,都是妖孽!”
他冷漠归冷漠,倒也没去否认苏宇的天赋。
文王的道,还真不是谁都能继承的。
那需要绝世妖孽!
魔荡侯冷冷道:“难怪天古让我们下界,这家伙的确是个威胁!不如趁机斩杀了他,也绝了后患!”
“不可。”
陨星侯摇头:“此人如此嚣张,也许有一些底牌,现在杀他,万界都在关注,反而不好杀,强杀,那又是一场死战!再等等吧,等各族再削弱一些通道之力,等更多的道兄下界!”
他们说着话,不远处命皇正准备离开,陨星侯笑道:“无命,一起坐下聊聊,急着回去作甚?”
命皇瞥了几人一眼,这是监视我?
麻烦!
他笑了笑道:“回去安排一下,苏宇这家伙闲不住,他不出声就算了,出声了,也许又有些变故,他也知道上界入口在这,还是小心一点,加强人手防着点,以免被他突袭了!”
深渊侯冷笑:“他敢!”
命皇笑了笑:“为何不敢?天渊族就是这么灭的,灵渊大概也觉得他不敢,可是……还真敢!”
他刺了深渊侯一句。
为什么不敢?
你们几个刚下来,真以为苏宇是个胆小鬼?
命皇其实还真有些担心,不是借口,他真担心苏宇会带人突袭命界!
这边,可是上界的入口!
深渊侯恼怒,倒是陨星侯想了想,点头道:“那无命你去忙吧,最好不要出界,以免被人族盯上了!”
“当然!”
命皇也不多说,盯上了是其次,是担心我做点什么吧?
命皇心中门清。
很快,命皇离去。
他一走,魔荡侯冷漠道:“这个潮汐了,命族还要中立?想的倒是挺美!这个潮汐,命族若是还如此,以后没了人族,可不存在什么中立派了!”
中立,那也是建立在人族和万族能打的份上,打完了,还分不出胜负,大家都担心让中立种族偏向于哪边。
冷少,不做你的愛人 金漏子
命族相当强悍,尤其是族中一位强者,顶级的合道,也在上界。
可这个潮汐,这一族若是还如此,一旦分出了胜负,秋后算账也快了。
……
与此同时。
苏宇的声音,也传回了东裂谷。
最近愁眉不展的大周王,听到苏宇的声音,倒是稍微安心了一些,不得不说,苏宇这家伙,狂妄归狂妄,可百战百胜,打的诸天万族龟缩,听到他声音,还是给人一些安全感的。
“总算是回来了,也不知情况到底如何了?”
大周王心中想着,又是一阵叹息,最近老秦他们,都不和自己沟通一些讯息了。
这几个家伙,自从跑到了鸿蒙城,就没怎么管过人族的事。
也不怕人族没了?
还是太过相信苏宇了?
觉得苏宇在,那就一切没问题?
想着这些,又猜测苏宇找万天圣做什么,蓝天回了人境,万天圣最近好像不见了,大周王倒是没太在意,万天圣妖孽,那也只有永恒中段的战力。
在接下来的大战中,无法起到决定性作用的。
他还在想着,眼神微动,片刻后,虚空裂开。
苏宇背负双手,从裂开的虚空中落下,大周王刚想说点什么,苏宇就道:“别说谁死了,谁如何,不太想听!上界消息,必然是万族故意放出来的,何必传的沸沸扬扬?动荡人心!你不蠢,为何要故意表露出担忧之色?”
大周王心中微震,迅速道:“我不说,万族也会很快把岷山侯的重要性说出来,从外人那边得知,添油加醋的话,更容易动荡人心!还不如我自己说出来,大家起码有个准备。”
苏宇微微点头,“那也不用忧虑。”
“我若是不表现出忧心忡忡,万族也会怀疑,我们是否有什么底牌和安排。”
苏宇再次点头,“也是!那就这样吧!”
大周王微微凝眉,还是开口道:“我还是担心上界真的出了大问题!人族应该还有些合道活着,多了不敢说,可能五六位还是有的!甚至七八位也有可能!无论如何,也是一股不弱的力量了,现在这关头,我知道宇皇未必在意,可若是真战死了,那也不值得!”
“那我能如何?”
苏宇冷漠道:“我现在带人杀上去?”
大周王深吸一口气,“我不是这意思,我只是想,要不要在万界多制造一些动荡,牵引上界的注意力,一族杀他个10位永恒,上界规则也会动荡,可以为上界人族减轻一些压力。”
“再说吧!”
苏宇平静道:“以我的计划为主!我知道你的意思,想要攻打一些界域,击杀一些永恒,你若是想,带着你的人自己去做!”
大周王无奈,“宇皇,我也是为了人族,可不是为了私心。”
“我知道!”
苏宇点头,笑道:“我知道你是为了人族,但是……你又不是为了我!你贸然行动,上界压力减轻了,我呢?”
苏宇嗤笑:“你们这些老古董,就是这情况,不考虑实际!我原以为你聪明,结果遇到了这些事,你还是这样,在你眼中,人族第一,而这个人族,上界老古董占比更重!”
“可你要明白,你坏了我的计划,一旦导致万族之战提前爆发,我这边死个三五合道……你承担的起这样的责任吗?”
“你想让我用三五合道,去换上界那些人的生存机会?”
苏宇冷冷道:“在你眼中,那是划算的!在我眼中,我的麾下合道都是我的人,我的铁杆!用我麾下三五合道,换上界七八个合道,你觉得值得,我觉得不值得!大周王!你自己三思而后行,人族,不是没了你们就不行的!”
大周王无奈,许久,叹息一声,点头:“我明白了!宇皇放心,我不会乱来的!”
“那最好!”
苏宇平静道:“我知道你是聪明人,一直都是,但是你一直跳,让我很难受!此次,上界变故,你第一想法就是救援上界,连我的计划都没完善,就要提前攻打万界,希望不会有第二次!”
大周王沉声道:“我明白的!只是……只是希望在力所能及之下,可以帮一下那些人。”
“我能帮,自然会帮!”
苏宇看了看天色,“等万府长来了,再说这些!先想办法把万族合道钓出来,打一场小规模战争!”
大周王点头,欲言又止,半晌才道:“那死灵界域?”
“还好!又杀了一个天王,天王还真多!”
苏宇摇头道:“杀了东王,西王,苍山冥,打跑了北王,灭了数十死灵侯,杀了几百君主,还是杀之不尽!这鬼地方,难缠的很!”
大周王一时间无言,我不知道该不该信,算了,我不问了。
迟早会清楚的!
而这一刻,苏宇笑了,他感应到了老万的气息,老万来了,比起老万,大周王太不贴心了,还是万府长好。
这一次,我砸锅卖铁,也得把老万推到合道的地步!
以后专门给我克制大周王!
不然自己麾下,没一个人能克制这大阴王的!
大周王能用,必须要用,但是得找人克制,大秦王他们都是莽夫,大周王算计什么,这些人根本看不懂。
唯独老万,实力到了,也许可以压一压大周王。
哪怕不能,也没那么容易让大周王坏了自己的事。
这位,是臣服了没错,但是心在人族,而不是在苏宇,两者区别还是有的,传火者,传承的人族之火,可不是苏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