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第二百四十章:金風玉露,勝卻人間無數閲讀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因争夺皇位兄弟阋墙的祸事屡见不鲜,故而自古新皇登基,从前的兄弟姊妹大多圈禁的圈禁,处死的处死,即便十分亲近、彼此信任的兄弟,也大多不会再插手新帝的政事。
苏涵瑞为人温和,从皇子时到后来苏景佑登基他成了昭王,他的性子愈发的沉静儒雅,是以他自来与苏执此类顽劣的皇子并不亲近。
他与苏景佑的关系亦然。
既然不是皇帝十分信任的兄弟,苏涵瑞与苏岑一样,上殷的政事他们从不插手,但即便如此,他们或是居住在京中,或是游历在外,行踪却是要禀明皇帝的。
虽不是明文规定,即便不这么做也不能以此定罪,但平白惹了皇帝的猜疑却是大可不必的。
昭王不在昭王府,不仅如此,苏执派了人去城门问过,才知不久前苏涵瑞已经轻车简从出城去了。
此番出城,苏涵瑞没有告知任何人,甚至十分匆忙,这样的举动,倒是与叶衮突然到摄政王府相呼应了。
叶衮和苏执的怀疑越发有了依据,随即叶衮便派了心腹人出城去查探苏涵瑞的踪迹,苏执则是进宫去告知苏景佑这件事。
苏涵瑞失踪是一大清早便发现了,到了临近日落,宫里接到叶衮的消息,苏涵瑞从出城以后,忽然出现了四路一模一样的马车分开赶路,叶衮派出去的人马不够,最后也没有摸到苏涵瑞的踪迹。
不过那四路马车或绕道,或直行,大概都是朝着淮州的方向。
不知是不是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苏涵瑞这件事除了叶衮,苏执和苏景佑,再无第三个人知晓。
淮州战局仍是处于劣势,朝中为了此事焦头烂额,便也无人关心昭王府里头昭王还在不在。
沈落是不能参与到朝事中的,只是苏执忙了些日子,到了九月初,他这才告诉沈落,他会亲自领兵出征。
上殷的打算苏执也丝毫没有隐瞒沈落,他直说苏景佑这回与他所想一样,打算趁这个机会,一举灭掉大熙。
初初听到这个打算,沈落自是吓了一跳。
不说大熙好歹也是第二强国,便说上殷如今的境况,先是西宛之战,然后是鲁王谋反,国中诸事繁杂,尚未全然理清,他们兄弟二人竟是想着再灭大熙了?
平素两个人针锋相对,争权夺利,到了这样的时候,两个人却是分外像上殷皇室的子孙。
虽是难以置信,但沈落也相信苏执的本事,只嘱咐他小心。
九月八日这晚,是苏执出征的前一天晚上。
因沈落那日醉酒,两人夜里好一番折腾,到了八日晚,苏执不知是因为即将出征还是别的缘故,倒显出些少有的哀伤来,沈落提议喝酒送行,他便露出些了然的神色。
沈落立马反应过来,脸上一红,随即瞪了苏执一眼:“想什么呢你…没点正行……”
苏执哈哈笑了两声,往自个儿杯子里倒满了酒,却不给沈落倒。
沈落便又瞪苏执一眼,未及说话,苏执先叹了一口气:“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明天…九月九……
沈落笑起来,正要说是重阳节,话到了嘴边,她张开了嘴,却是未出声。
半晌她在自己杯中倒了一杯酒,又看向苏执:“逝者已逝,你…”后头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便只好举杯将酒饮尽。
“皇兄那时……”苏执顿了顿,似是觉得往事终不可追,但他仍是忍不住说道:“如果他还在的话,七哥或许不会谋反,大熙也不会同上殷开战。”
两人此时坐在朝露殿内院的石桌子边上。那石桌子不大,上头摆上两碟子的下酒菜,一坛子美酒,加上两小只芙蓉白玉的酒杯,竟是显得满满当当,再放不下别的东西。
入了夜,九月的夜风已经有了凉意,但许是饮了酒的缘故,苏执的脸上微微发烫,连方才叹息着说的话,也轻飘飘的好似醉言。
但夜风仍是凉的,一如从前诸般伤心事,即便溺死在醇酒中,伤痛也还是伤痛。
苏执眼眸中的哀伤并不真切,他甚至嘴角弯弯,是极好看的弧度。
“苏执。”沈落伸手握住苏执的手。
安慰的话到了嘴边,什么‘如果他还活着,也定不愿意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或是什么‘虽是他不在了,你如今做到的一切,他也定是十分为你骄傲的’,诸如此类的话,终究是说不出口。
到底人已死,到底他难过,这些话既不能令苏钰死而复生,在减少苏执的难过上面,作用也是微乎其微。
半晌,沈落才笑道:“苏执,你给我讲讲皇兄的事吧。”
有关苏钰的事沈落所知不多,她也并非十分好奇苏钰的往事,只是单纯地觉得,苏执这些年,有些话或许从不能对旁人说,他压在心里大概是十分难受的。
“怎么?”苏执挑眉看向沈落:“若是你听了觉得我皇兄太好,变心了怎么办?”
自是一句玩笑话,但苏执说得实在太过刻意,连桃花眼中隐秘的哀戚也来不及掩饰,这玩笑话便一点也不好笑了,沈落甚至提不起劲头白苏执一眼。
她只握紧苏执的手:“才不会,你皇兄也一定觉得,现在的你就是最好的你。”
说完沈落觉得自己有些矫情,明明方才说不出来,现在却是冷不丁说出来了,她想着便低下头去,又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苏执讲了许多苏钰的往事,而石桌边两人的手始终握着。
“阿落…”末了苏执开口叫了沈落一句。
“怎么?”沈落看向苏执,她澄澈的眼睛里头有微光一漾一漾。
“小骗子…”苏执道。
沈落:??
“今日的酒和中秋的一样烈,你喝了这么多,怎么还不醉?”
沈落:“……”
苏执:“你那天果然是装醉的……”
沈落红了脸,瘪瘪嘴:“那又怎样,反——唔!!”
唇上覆上一抹柔软,明明是绵绵深情,却又带着攻城略地般的强硬。
稍后,绵软的唇短暂分开了片刻,沈落被苏执打横抱起进了朝露殿。
许是情浓生暖意,虽是秋意渐深,可自打两人和好,朝露殿中便总是和暖得很,今日更是热火朝天,不见半分深秋萧瑟。
两情久长,与卿朝朝暮暮。
金风玉露,胜却人间无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