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浮雲列車 ptt-第六百二十章 阿蘭沃的雪林間閲讀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来到奥雷尼亚前,她没走过这么久的路。夜空泛着灰色,天气越来越冷。微光森林里也没这么冷过。她开始后悔向南走了。听说南方也有微光森林,只不过当地人称其为雪原。
在霜之月,雪花不是紧俏东西。今年莫尔图斯的雪够多了,其中大半来自某个相关职业的元素使。然而南方一年四月有三个月都会下雪,帕尔苏尔不知道人们干嘛不逃离这种鬼地方。夏日和暖风给万物生机,严寒只会带来死亡。阿兰沃靠破碎之月的光辉熬过黑夜,她根本无法想象。
阿兰沃是精灵国度,起源于古老的神秘城市卡玛瑞娅。他们的祖先崇拜月亮,与狼人为伍。这是野蛮的行径,因为狼人的祭祀以血肉为主。帕尔苏尔本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与阿兰沃精灵有什么牵扯,没想到那居然成了唯一能收留她的地方。时世无常。看来我还是得夹起尾巴做人,以免被当成异类赶走。说到底,她生长在圣瓦罗兰,此外的每处对她来说都是异乡。
异乡总好过牢房。摆脱庄园的囚禁生活后,帕尔苏尔真切感受到了生命的活力。她制作弓箭,涂抹油彩,用植物编织腰带和绳索。逃亡的间隙,她还设下陷阱,意图迷惑追兵。这片森林对神秘生物而言还算不上危机四伏。森林种族与人类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帕尔苏尔努力适应过后者,结果她每次提出意见就像在无理取闹。帝国贵族喜欢被仆人簇拥,大多是凡人,他们的劳作可没法与神秘生物相比。
森林种族会给凡人成为神秘的机会,而不是给可有可无的岗位。浪费生命和火种是令人不齿的。她从自然获取恩赐,也将在寿终之刻为自然奉献出自我。这才是森林的秩序。
帕尔苏尔陶醉于久违的秩序时,只有一件事物令她扫兴。不用说是什么。骑过一座山坡后,她在松树下烧烤一只野鸡,却引来了骑士的讥讽。“你的希瑟怎不教你尊重猎物的性命?”但他的语气决不是在为火焰上半熟的鸟儿打抱不平。“还是说,不撒调味算是最高级别的尊重?”
一个无恶不作,依靠帝国贵族的手段摇身变成银歌骑士的家伙,他真明白尊重的含义吗?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人类误解希瑟的教义,这几乎是你们的特色了。”帕尔苏尔说。“感恩生命不意味着仁慈。有时候牧树人会烧掉抽芽的树枝,因为它们遮挡灌木获取阳光。自然有其规律。你们奥雷尼亚有独特的律法,连阿兰沃也一样。”
“世上只有一种律法,那就是胜利者为所欲为。”
帕尔苏尔打量他——虽然魔法能限制骑士的神秘力量,但他本人仍具有相当的危险性,因此她离开寻找猎物时,会提前作出防护措施。否则她自己就会变成猎物……只不过他们彼此都清楚有其他解决问题的方法,此等行为无非出于帕尔苏尔的报复心理。“或许你说的有道理。”她回答,“帝国践踏森林的规律时,秩序默默观望。”当然,本来就没人指望过祂们。不是所有神灵都是希瑟。“但我不像你们一样傲慢。”她吹口气,让火苗更旺。
帕尔苏尔不介意吃生食,可人类不同。凡人离不开火,神秘生物好一些,然而习惯难改。她舔舔嘴唇。其实也不是很难。庄园里没有太多植物,但帕尔苏尔仍怀念那里精美的食物。可惜我尝过自由的滋味,它远胜口腹之欲。
大多数时候,他们之间的气氛没有这么剑拔弩张。乔伊很少开口,把帕尔苏尔的问题当成耳旁风。照实说,这极大的减少了摩擦的发生。她每每对自己的心慈手软感到后悔,都是在不愉快的交流之后。我该把他留给野兽果腹,这样连希瑟也不会责怪我。
可她还是得说。“你还有家人吗?”
乔伊没回答。
这次与以往不同。帕尔苏尔并非期待他的回应,越往南风雪越大,在进入堡城的范围后,她终于开始恐惧。奥雷尼亚虽然迥异于苍之森,但好歹也属同种气候。而阿兰沃却是个可怕的寒冷之地,传说它的尽头与地狱相连,是苏维利耶的死亡神国。
“我曾有个弟弟。”她说,“但他只是凡人,无论如何也没法点燃火种。他在一百年前死于瘟疫……”
“……你母亲是圣瓦罗兰的大祭司,她还活着。你说过这些。”
帕尔苏尔盯着他,“我说过?”决不可能。恐怕是他利用某种特别手段知晓的。她知道乔伊在水妖精开口前就得知她的真名,还能操控哥菲儿的毒虫。他不是人类,起码有一半不是。但不论如何,她从没提起过自己的家人……
……只有一次例外。帕尔苏尔曾对希瑟祈祷,而莫尔图斯的庄园没有森林之神的位置,她只好幻想诸神的浮雕中有祂的一席之地。但乔伊怎会听见?
“雷戈和我换了班。”
好吧,她是后来才知道他听得懂精灵语。帕尔苏尔不快地割开藤蔓,然后拽了拽他的手臂。“你能闭嘴听着吗?”
“我不是那头鹿。”骑士甩开她。但他并非没有进步。
离开奥雷尼亚后,他变得沉默、紧张,和她一样。或许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脱离了某种早已习惯的束缚,不变的律法以全新的形式体现。荒野和丛林带来永恒的孤独,而孤独会令人恐惧、令人痛苦,但最终,他会安静下来,开始审视自己的灵魂。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浮雲列車-第六百二十章 阿蘭沃的雪林間分享
成为苍之圣女的那一晚,她独自一人在神庙度过。那是她最后的自由的夜晚。帕尔苏尔在祭台后的石壁上发现了一条缝隙,她毫不迟疑地钻进去,视之为希瑟的指引。她越走越深,石壁黯淡复又明亮,脚下陡峭复又平坦,唯有孤独是永恒的。她如同行走于梦中,经历一场朦胧的洗礼。她走到终点。
岩隙的尽头是光与影,是循环的时间,是高远的穹顶,是树梢上古老而苍白的月亮。帕尔苏尔从角落的罅隙中爬出来,与希瑟的神像面对面。
然而阿兰沃没有希瑟的神庙。帕尔苏尔不知道乔伊会在安静中找到什么,也许他仍会执着于原本的目的。她不敢再提起家人,只好另寻话题。“斯特林的实验是为麦克亚当准备的?”
“谁也不为。他是个疯子,只在乎神秘本质。”
“好大的命题。他为什么对这方面感兴趣?”
“因为他除了这什么也干不了。他的职业注定他不能成为军官,身为斯特林家族的次子,他也没有继承权……妈的,根本原因在于他是个疯子。疯子对什么感兴趣?反正我是不感兴趣。”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浮雲列車》-第六百二十章 阿蘭沃的雪林間
“你非常憎恨它。”帕尔苏尔说,“你要阻止巫师的实验。为什么?”他甚至不了解斯特林的真正目的。“湖之诗是森林的宝藏,珍贵但无害。就算巫师通过它的效果复刻职业,也不会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以初源的性命堆填出来的成果,希瑟信徒帕尔苏尔绝不会认可,但乔伊不同。这点障碍在力量面前等同于无。还是说,他只针对斯特林?
骑士瞥了她一眼。“你根本不懂。”
“因为我没有线索。斯特林复现了湖之诗的配方,我就能猜到他的打算。你做不到。”
优美都市小说 浮雲列車-第六百二十章 阿蘭沃的雪林間鑒賞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浮雲列車 寒月紀元-第六百二十章 阿蘭沃的雪林間推薦
精彩絕倫的小說 《浮雲列車》-第六百二十章 阿蘭沃的雪林間鑒賞
乔伊眯起眼睛,盯了她一会儿。怀疑。不信。成见难以消除。但这不是我的问题。帕尔苏尔觉得他也针对自己。可我之前只在冬青峡谷见过他一次,这到底能产生什么深仇大恨?
好在他最终开口:“伯纳尔德·斯特林改造了‘黑夜’,多半是用来提高火种对第二职业的接受能力。”
“‘黑夜’是什么?”
“有力量的图案。”
即便他的措辞很奇怪,但帕尔苏尔还是听懂了。“那是魔纹。”银歌骑士无疑是神秘生物中的佼佼者,想不到竟有人不了解魔纹的存在……可能作弊的家伙例外罢。“改造火种的魔纹?我似乎听说过。”
“它来自矮人的炼金术。最开始,圣堂把成品售卖给需要短时间增强体质的神秘生物。弄出人命后,审判机关将其定为违禁品,收缴并销毁。”
莫非水银圣堂的巫师在把产品投入市场前都不做质量检验?“我猜他们得处理投诉问题。”
“不,这见鬼的活儿由我处理,连同销毁作业一起。违禁品效果欠佳,斯特林却需要它。”
你留下了其中之一,是吗?帕尔苏尔早就不奇怪了。“我相信,这是银歌骑士的职责所在。”她语带讥讽。
骑士伸出手,尽管魔法效力还在,她却吓得心脏漏跳了一拍。乔伊没有抄起武器,他的手掌擦过肩头,在碰触前蛇咬般缩回来。“调去保卫圣堂的骑士不属于银歌骑士团。”
话虽这样,圣堂守卫仍佩戴银歌骑士的徽章……但他的徽章不见了。帕尔苏尔知道,现在最好别火上浇油。“我弄不清你们人类的军团规划。说说我能弄清的事罢。巫师获取失败的魔纹,用来协助他的实验?”
“如今的‘黑夜’能改变神秘职业。”骑士的声音又沉又闷,“通过躯体,改造灵魂。他把它变成了诅咒。”
“巫师要求你协助他?还是你们的皇帝陛下?”她拨了拨篝火,“你不愿意?”
“别以为你知道我的想法。”
“不论是谁,你都没法拒绝……我只提出建议,乔伊。你的长官与责任,你的顾虑与束缚,它们都不在这里。你是自由的,你想怎样就怎样,这里是阿兰沃,不是奥雷尼亚……你将永远与自由为伴,只要你再不回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